改写历史的黄羌农民

发布者: 戴镜兵 | 发布时间: 2018-7-13 11:02| 查看数: 7479|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改写历史的黄羌农民
作者:戴镜兵

改写历史的黄羌农民

改写历史的黄羌农民

      1923年的中国,注定不会平静!曹琨连总统都敢贿选,难怪黄羌农民敢改写历史!
      极富反抗精神的黄羌人,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发生过许许多多的动人故事。黄羌官背洋余坤等六位农民勇斗海城地主朱墨的故事,一直以来在民间流传。
朱墨是海城的一位恶霸地主,平素里勾结官府,仗势欺人,鱼肉百姓,无恶不作。
      余坤等六人只不过是黄羌双新村委官背洋村的普通农民,其先祖们跟朱墨的前辈租田耕作,当时已经交付押金给朱墨的前辈并有约在先,如果不欠田租,不得加租,更不能收田。
       但是,财迷心窍的朱墨,想扙势欺人,不守诺言,向余坤等六家农户擅自加租。
      

改写历史的黄羌农民

改写历史的黄羌农民

       余坤等农民此时已加入了农会,往日弱势的人群结合在一起,无疑增强了力量,也给了他们胆量。所以,当朱墨通知加租,他们置之不理。朱墨于是唆使手下打手前来余坤等农民家里闹事。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使原本老实宽厚的余坤等人奋起反抗。他们首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海丰总农会,海丰总农会全力支持余坤等农民的正当反击。然后,余坤等农民把朱墨欲加租的田退还给他。朱墨知道,农会会员退耕的田,没有农会的同意,没有任何人敢租种,这样,余坤等农民退耕的田就成了荒田、废田。朱墨一气之下,把余坤等六位农民告上法庭。告余坤等农民的理由非常可笑,说
余坤等六人“佃灭主业”,就是说余坤等交出的耕地,不足丘额,被其所偷。
       次日,法院推事张泽浦派了三位法警来到官背洋村,村民平素未经世面,看见法警,四处奔跑,慌里慌张。三位法警见民众惊恐,更是狐假虎威,张牙舞爪,向余坤勒索各种名称的费用,余坤一时拿不出法警所需钱财,法警便向余坤拳打脚踢,并把余坤抓到公平圩,余坤脱下身上的衣服当了钱给三位法警当茶钱,又恳求一位相熟的店老板担保,余坤方脱身回家。
       第二天,余坤把东挪西借的钱带在身上,来到海丰总农会。总农会领导告诉他,传票钱给法警,如要其余的钱,请他们到总农会来拿。如果下次再传讯你出庭,请到总农会来传,无须到官背洋。
      

改写历史的黄羌农民

改写历史的黄羌农民

余坤等农民在农会会员的陪伴下,来到法院。朱墨也在庭上,但是,朱墨告余坤他们偷占其田产,提供不了任何证据,当庭被张推事指为诬告,朱墨不死心,口口声声说证据在家,下次带来。第一次庭审,余坤等安然无恙。
朱墨第一次庭审失败,如斗败的公鸡,到处煽风点火,发动地主劣绅组建“维粮会”,威迫张泽浦扣押余坤等农民。张泽浦被迫无奈,第三天再次传讯余坤等到庭。法庭上,张泽浦对余坤等六人不加详审,即扣押之。
       海丰总农会得知这一消息后,连夜发动县城周围六千多农会会员集合,上午十点,六千多农民兄弟手举标语,高呼口号,向县法院进发。
张泽浦看到这架势,被吓得魂飞魄散,连连向彭湃求情并把扣押余坤等人的责任推缷给他人,答应马上放人。
      当余坤等六人从看守所出来时,六千多农会兄弟欢声雷动,把余坤等六人抛向空中,又接在怀里!整个场面一片火爆!
     

改写历史的黄羌农民

改写历史的黄羌农民

       这是海丰农民自有农会以来,跟地主恶霸所进行的第一次斗争,看似强大无比的旧恶势力,在农运大潮面前一触即溃!经过此次斗争,大大加强了农会的影响力,也使农民兄弟看到了农会的凝聚力与战斗力。从此以后,海丰农会以惊人的速度发展。至1929年,仅黄羌镇就有农会会员3800人。
       余坤等六人在法庭上所取得的胜利,改写了“贫不与富斗”!的历史。以至后来,黄羌全镇农民不用交租,所有的地主老财们对黄羌农民另眼相看!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0)
资讯推荐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