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尚未成功,得子何欢?

发布者: 戴镜兵 | 发布时间: 2018-7-22 17:24| 查看数: 12599|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革命尚未成功,得子何欢?

革命尚未成功,得子何欢?


1929年春节刚过,春寒依旧,大地还在冬眠中,生机待发时,正如黎明前的黑暗。
初春的太阳还没露脸,通往黄羌镇井头村的羊肠小道上,一位健壮的青年男子正在赶路,他口中吹着悦耳动听的口哨,迈着轻松的步子。他就是张继贤烈士的同乡好友张喜。今天清晨,他按上级的要求刚刚送达了一封情报到邻乡。完成任务后,他走在路上,想到自已即将成为人父,心情一下子舒畅了许多。口哨声伴随着他踏进了家门。

这是一座传统的客家民房,上三间下二廊中间一天井。上三间与下二廊中间过梁的椽子很大,这是一座凝聚了先辈血汗与智慧的大宅子,祖先们费尽心机打造房子,为的是让子孙们有一个遮挡风雨的地方。

张喜踏进家门,看到爸妈与妻子正围坐在八仙旁吃早餐,他肚子也饿了,正想拿碗盛饭,村头的李嫂惊慌失措地跑来告诉张喜:“民团的人进村了,你快跑吧!”李嫂说完马上离开了张喜家。张喜看看爸爸他们,对他们说:”你们吃饭,千万不要惊慌,民团已经到了村口,走,反而更容易暴露。”他说完一跃身藏在了椽子后面。

革命尚未成功,得子何欢?

革命尚未成功,得子何欢?


民团来到张喜家门口,看到一家人正在吃早餐,左瞅瞅右望望,没有发现可疑之处,灰溜溜就跑了。

张喜一跃从椽子上跳了下来,吃完早餐又去找张继贤他们讨论下一步的革命行动去了。

张喜的父亲叫张成位,打小在石头坪卖鱼,人们叫他“卖鱼位”。他老实巴交,三十多岁才娶妻,女子是邻村的一位寡妇,还带着一个小张喜。张成位一点都不觉得亏,结婚后生意做得更红火。特别是这两天,“卖鱼位”春风满脸,看谁都满脸笑容。大家都知道,他当爷爷了。然而,他的儿子一点都不快乐。因为张喜从各方面情况获得了我党所领导的军事斗争正处于低潮,他忧心重重,喜得贵子也高兴不起来。接生婆告诉他喜得贵子时,他说“革命尚未,得子有何欢?”

1928年9月夜里的那一把大火,井头村人铭记于心,那一晚,村子被烧毁了,全村人被被捕。出生还不满三个月的小名罗也被押送到海城国民党看守所。一个多月的非人生活,小名罗变了“小萝卜头”。

时光如流水,冬去春又来。时间并没有让国民党放弃反共,白色恐怖更加沉重地压在人们的心头。1931年的夏天,一群全副武装的民团分子,来到石头坪“卖鱼位”的档口前,不由分说,将“卖鱼位”抓走了。从此以后,人们再也没有见过这位一生以卖鱼为生的老实人了。一直到解放后,他的曾孙才得知,曾祖父当年在牢房里受尽折磨也不出卖革命同志,死后连尸骨都找不到。

革命尚未成功,得子何欢?

革命尚未成功,得子何欢?


革命形势越来越糟糕,但是,张喜一点退缩之心都没有,他照样全身心投入到革命运动中。1931年8月的某一天,张喜接到一个从茶园洞送情报到圆顶背的任务。他跟以前一样,小心地藏好了情报,想以最快的速度把情报送达。但是,跟踪他多日的国民党特务,已经在塘尾村埋伏好了等他的到来。张喜看到自己被包围,急中生智,首先把情报吞下肚子。国民党特务把张喜押运至海城看守所,百般抽打也得不到丁点信息。后来,恼羞成怒的敌人杀害了他。

张喜牺牲时,他的儿子小名罗才三岁,家中接连牺牲了两位男人,生活陷入了困境。小名罗的妈妈无法坚持下去,改嫁了。小名罗只能与奶奶相依为命。那年深冬,北风呼啸,小名罗犯病了,奶奶求神拜佛,四处寻医,但是,病情一点都没有好转。又一个带血的黄昏即将来临,奶奶看到小名罗只剩下一口气,只能放弃治疗了。就在奶奶绝望之际,一位好心的乡亲来到了小名罗身边,她抱起即将咽气的小名罗,用传统的青草药救了小名罗一命。小名罗终于从死亡线上存活了下来。过了四年,奶奶也辞世了。族人感于张喜为了党的事业而牺牲,决定把烈士的血脉抚养成人。从此,小名罗能跟着族人生活。

解放后,张名罗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了一名解放军战士,复员后在生产队参加劳动。有一天,张名罗正在劳作中,忽然听到有小孩溺水的消息,他毫不犹豫地下水救人,并用人工呼吸抢救落水孩子,可惜发现太晚了,孩子终究没有醒过来。从此以后,张名罗总感觉喉部有鱼刺,一直都没办法康复。

幸运的是张名罗生了四个儿子,革命的后代人才辈出,红色精神正在传承。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1)
回复 arun 发表于 2018-7-28 01:10:55
资讯推荐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