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苦耐树”

发布者: 郑海潮 | 发布时间: 2018-8-9 20:31| 查看数: 6439|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童年的“苦耐树”
文/郑海潮


阳春三月,偕家人回乡下扫墓。日落时分,自家先祖祭扫完毕。即到“前山公”——正直遯守公墓祭祀(墓地为狮地)。暮然发现公墓前左侧长着一棵“苦耐树”,犹如一位全副武装的武士笔挺地站在那里,守护着三世祖老太公。感觉这树似曾相识,当我看到它身上有两支枝干被折断的痕迹时,我心不由一怔,这不是30多年前被我砍伐过的“苦耐树”吗?现在居然长成参天大树了,看着它,我的思绪不由飘到30多年着那段艰难的岁月 ……


上世纪70年代初,中国改革开放的号角还未吹响,中国处于贫穷落后的状态。农村地区生产力低,技术落后,农民生活贫困,大多数人生活在贫困线下。我的家乡也是如此,记得当时整个村子设了几个生产队,负责管理农业生产,以记劳动工分方式分配口粮。这样一些人口多、劳动力强的家庭工分就多,分的口粮就多,日子就比别人好过得多。我家分的口粮很少,因为工分少。我爸在外地当校长,无暇顾及家里的生产劳动,哥哥在省里读书,姐姐又小,我只有9岁。家里就靠妈妈和两个姐姐,妈妈除了在田里劳作外,还要帮人缝纫衣服补贴家用,辛苦极了!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老想着能帮上什么忙。一次秋收季节,我看见有一个大人在田埂上推着一部手推车(一种用木材做推手,用铁滑轮作轮子,中间用横木固定二个推手的小推车)截着4篓番薯回家,既实用又省力。我眼前一亮,我不是可仿效他吗?但这必须有木材,铁轮刚好家里有。于是我开始到山上找树干。一天中午,我来到“前山公”墓这片山岗上,这里树木茂盛,灌木丛生,生长着诸如桉树、“友加利”等不知名的乔木。每到夏季,这“友加利”就开花了,雪白一片,象冬天里飘逸的雪花,香气扑鼻,引来无数的蜜蜂和“知了”,每到这时,我常和玩伴来这里玩耍、捉“知了”。这天我到这里,依然看到雪白的“雪花”,依然听到蝉鸣和闻到醉人的香气。但我没心情欣赏,只想寻找目标。我寻着、寻着,终于发现“前山公”墓前这棵适合做推手的“苦耐树”,那手腕大的枝桠刚好适合做小车推手。我好兴奋,顾不上回家拿刀具,就爬上树干,吊在一人多高的枝桠上,依靠自身的体重,往下拉,最后如愿以偿斩获两支树桠,只是弄到手、脚都破皮流了血。经过几天艰辛,终于把“手推车”造成。等到收番薯时,我把“手推车”拉到地里。开始,妈妈、姐姐不相信它的能耐,等我把3篓番薯放上车,在田埂上奔跑的时候,她们会心的笑了。都夸我聪明能干,小小年纪就发明“小推车”,懂得为家庭分忧。以后,我用这小车不知为家里拉了多少稻谷、番薯......


这是我孩童时在乡下生活的几年中最为自豪和引以为荣的一件事。我曾用它作为吃苦耐劳的正面材料来教育我的孩子,只是我至今都不知“苦耐树”,“友加利”树的学名叫什么?我也不曾去问乡下的村民,只知这是它们的俗称。但不管怎样,它们是我的记忆之树,将永远长在我的心坎上......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0)
资讯推荐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