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六)

发布者: 戴镜兵 | 发布时间: 2018-9-15 16:29| 查看数: 16179|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纠结(六)

纠结(六)


李正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身,指向宫后。

“那当日你为啥就想不到?”小巧说。

“我总盼望着你在我眼前出现,怎么会想到你这么‘奸’。”李正说。

“你这直眼,就像电视里的‘小鬼子”,只看前面,不顾后面。”小巧半开玩笑地说。

“走吧,妈等急了,舅舅吃了午饭还要赶回香港去呢。”李正说。

“舅舅不是说好了参加我们婚礼后才走的吗?”小巧说。

“听说表哥在生意上碰到了麻烦,舅舅回去处理好事务后再回来。”李正说。

“哦!小巧应了一声。

纠结(六)

纠结(六)


当李正带着姚小巧回到家里时,李正妈已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午餐在等着他们。舅舅与司机也在,小巧一进李家,面带微笑,跟大家热情地打着招呼。这位十八岁的妙龄少女,她那股客家妹子特有的热情感染着在场的所有人。李家一下子活跃了起来。大家的言语也自然多了起来。

餐桌上,大家有说有笑,气氛非常地好。舅舅表示尽快赶回来为小巧主持婚礼。

午饭后,舅舅告别了大家,在司机的陪同下,离开了李庄。李正妈站在屋前眼送弟弟离去,一直到小车消失在眼前才不舍地回到家里。她坐在弟弟刚帮她买的木沙发上,怅然若失。

几十年才见面,本想好好跟弟弟相处一段时间。弟弟也说过帮姐姐娶完媳妇,过了年才回香港的。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唉,顺其自然吧!

“妈,你叹什么气?”听到妈妈叹气,李正急切地说。

“没事,你舅舅回去了,我心情不太好,所以……”。李正妈说。

“舅舅不是很快就回来了吗?别想太多了,我送小巧回家,马上回来。”李正说。

“去吧,我没事。”李正说。

纠结(六)

纠结(六)


“妈,我走了”,小巧也改口叫李正妈叫妈了。

“噢,好!好!再来哦!”李正妈被小巧叫了一句“妈”,还一时回不过神。

当夕阳西下时,小巧在李正的陪伴下回到了姚家村。

黄平镇是一个山区偏僻小镇,一百六十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有四分之三是山地。然而,人口却有三万多人,人多地少,有力无处使,致使这里的群众普遍较穷。穷,书也就念得少,群众文化素质偏低。改革开放虽然过去好几年,但敢于放下田园劳作,出去外面闯世界的还属少数。这些少数人就是社会变革中的精英。

黄平镇虽然偏僻,但群众照样需要买卖,所以,每逢四、七日就是集市日。每当集市日,分布在黄平镇的一百六十多个村的一些民众,把用来换钱买日用品的货物挑的挑,担的担运到镇上来。各地来收购山货的小贩也会夹着钱包,在黄平镇集市上转悠。

纠结(六)

纠结(六)


姚家老二姚帝锡也在赶集的人流中,他并不是来买卖的,他是接到了恋人丘嘉惠的信,叫他今天抽时间到黄平镇来,她有事要跟帝锡商量。

黄平镇的集市上,此时,已经是人头涌动了。讨价还价声充斥着集市的上空,一片繁荣景象展现在人们的眼前,集市的边缘站着一位少女,那女子一头秀发随风飞舞,如月的凤眉,一双美眸含情脉脉,挺秀的琼鼻,香腮微晕,吐气如兰的樱唇,鹅蛋脸颊甚是美艳,吹弹可破的肌肤如霜如雪,身姿纤弱,一如出水的洛神。她左顾右盼,好像在等人。一个又一个人在她身边擦过,她一点都没有心思去留意。

突然,她眼神一亮,那个苦苦等待的身影终于出现了。丘嘉惠快步迎了上去,在人流中抓住了姚帝锡的右手,帝锡也顺带反握着丘嘉惠娇嫩的手,两人挤出了人潮,来到了一个偏僻的草堆旁,

一对热恋的青年男女,分别了将近一个月。此时相会,有叙不完的绵绵情话;有说不完的相思之情;有看不厌的百般爱恋。

姚帝锡把跟丘嘉惠分开后家里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她,他带着几分激动向嘉惠说:“小巧下个月结婚后,聘礼我马上送来,然后,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锡,我们相恋了多少年?”嘉惠故意问。

姚帝锡抬头仰望天空,长长地叹了一声,他的眼角是湿润的。他何曾不知,四年的苦恋,迟迟不得结合,还不是因为嘉惠父亲造成的。

纠结(六)

纠结(六)


嘉惠一共五姐妹,她是老大。父亲看她生得最标致,总想让她留下招上门女婿。四年前,当姚帝锡跟嘉惠相恋的消息传到他父亲的耳朵后,父亲就对嘉惠说:“愿意上我家门,你们就来往,如果不愿意,不准来往。”

姚帝锡也曾经有过到丘家当上门女婿的想法,但兄弟及族人强烈反对,他只能放弃了这个念头。后来,他跟嘉惠的恋爱由“公开”转入了“地下。”

一直到二个月前,嘉惠的父亲又催嘉惠找个男人回家帮忙。嘉惠才把实情向父亲叙说:她跟娘锡一直都在相恋,他们无法分开,但,娘锡不可能当上门女婿,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一直不嫁。

嘉惠的父亲听到女儿如此说,只能放弃了以前的决定。但,他却要娘锡出五千元的聘礼,这五千元的聘礼,对于一个农民家庭来说是天文数字。

总之,同意了就是好事,车到山前必有路。于是,姚家前不久就去丘家过了“小定”。过“小定”后,一般就在近期过“大定”,然后迎娶。但,钱在哪里?一家人天天为了聘礼发愁。

天无绝人之路,李正舅舅的出现为他们带来了希望,只要妹妹一出嫁,聘礼的问题就解决了。

了解了近个月以来姚家发生的事情后,丘嘉惠也好像轻松了许多。她今天约娘锡来镇上相会,本来打算叫娘锡去公安局办边防证,然后去深圳打工,一段时间攒够了钱后,再论婚嫁的。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却给了她个惊喜。

其实,娘锡早就有去深圳打工的想法,但是,他舍不得。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0)
资讯推荐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