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七)

发布者: 戴镜兵 | 发布时间: 2018-9-18 17:47| 查看数: 31991| 评论数: 2|帖子模式

纠结(七)

纠结(七)


冬天是威严的,冷酷无情的。然而,梅花就开在冬天,它对冬天仿佛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你看,它迎着风雪开放,而且开得那么美,那么艳。你一定看到了吧!那凌霜傲雪的铁骨,那疏影横斜的劲枝,那喷吐幽香的花蕊是多么令人钦佩,多么使人心醉啊!梅花的美,不正是冬天赋予的吗?

梅园里,小巧与李正在赏梅。对于小巧来说,这段时间是她有生以来最为幸福的日子。屋后的这片梅林也成了她跟李正的乐园。她常常对着梅花发呆,总感觉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本想为了二哥的聘礼,嫁个能解决燃眉之急的男人就算了。谁曾想,这位男人却是暗恋了自己两年的人,而且还是帅哥!除此之外,还是有华桥背景的家庭,多少女孩,梦寐以求的幸福,却在自己的怀抱里了。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还有十多天就是自己跟李正的大喜日子了。一想到那天的到来,少女特有的羞涩之感油然而生。

李正的舅舅回香港十多天了,但一点信息都没有。李正妈这几天总是往村委会主任家里跑,有时整天就呆在主任家里。因为只有村主任家才有一部手摇电话机通往外面的世界。

当时,李正的舅舅离开时也交代清楚了,如果有什么事就打这部电话。一天又一天,等待是最让人烦的。

正当李正妈等得心烦意乱时,一个从香港来的长途电话,让李正妈这段时间充满幸福的希望破灭了。

她接完电话,久久站在原地。

她心里空洞洞的.她感觉到好象全世界都抛弃了她,孤独,寂寞,失落、无助将她压的喘不过气来...她好想逃,逃到另一个世界去...

但是,现实不允许她逃,她必须面对!

怪只怪自己命不好,几十年杳无音信的弟弟难得团聚,牵肠挂肚的媳妇也过了“小定”。一切都在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时。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弟弟只是说回香港办完事就回来帮她娶媳妇,还打算帮她在镇上买一间店。

电话那头是李正妈侄子悲哀的声音,侄子告诉李正妈,:“他父亲几天前因脑出血,抢救无效,今天早上与世长辞了”。

一切的打算都付之东流了。

李正妈脑子里一团乱麻,她如何从村主任家回来,她自己都不知道。

李正跟小巧刚从屋后梅园归来,看到妈妈那失魂落魄的样子,连忙上去扶妈妈坐下。

小巧马上进厨房冲了糖水给李正妈喝!

“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身体不舒服吗”?李正对妈妈说。

纠结(七)

纠结(七)


“你舅舅逝世了,刚才你表哥从香港打电话告诉我的”。李正妈说出了原因。

“什么?舅舅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逝世了”?李正感到不可思议,接连问妈妈。

“舅舅脑出血,抢救无效,今早走了”!李正妈说完,控制不住自己悲伤的情绪,毫无顾忌地放声大哭起来!

李正妈悲伤的哭声随风飘荡,哭声中寄托着她对弟弟离世的伤感,也寄托着对自己身世的自悲。她年纪轻轻就失去丈夫,孤儿寡母,岁月难熬,好不容易儿子长大成人,又苦于生活困难,无法为儿子娶得媳妇。刚刚得到好转机,眼看苦尽甘来,谁曾想,天不遂人愿,一声霹雳,打破了她所有的希望!她的哭声久久在空中激荡,好像要穿过中英街,传递给她弟弟。

“妈,注意自己的身体,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小巧轻声地劝说李正妈。

渐渐地,李正妈的哭声停了。冬日的黄昏带着血一样的残阳又一次降临了。

深冬季节,北风说起就起。呼啸的北风在寂静的乡村的夜晚显得更加刺耳,嗖嗖的风声传递着阵阵寒冷。

夜深了,人静了,山村陷入了死一样的沉闷,只有李正家的窗外还透出微弱的灯光。李正娘一刻也无法入睡,往事如潮向她袭来。

三十二年前,也是这么一个隆冬季节,夜深人静时,门外传来几声狗吠声,接着有人急促地敲门。李正爸连忙起身前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冷得浑身颤抖的小伙子,小伙子见门打开,马上闪身进了屋里头。昏暗的灯光下,只见一个脸带菜色,骨瘦如柴的小伙子显得好是可怜。                              

纠结(七)

纠结(七)


小伙子用低沉的声音问李正爸:“姐夫,我姐呢”?

“秦浩,这么晚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李正妈披了件补满补丁的大衣从房间出来,看到小伙子,照样用低沉的声音说。

“姐,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我今晚就跟几个朋友准备到‘那边’去闯一闯”。

“什么?你不要命了?多少人都有去没回,秦家就你一根独苗,万一有个三长二短怎么办”?李正妈用低沉而严肃的声音对秦浩说。

“姐,我都几天没吃了,就是不走,也不见得有命,反正烂命一条,你就不要拦我了”。秦浩也是很认真地对李正妈说。

此时,李正爸从厨房里拿了几个硬黍粄出来摆在桌子上,这也是他能拿出来招待小舅子最好的东西了。

秦浩也不客气,见有食物马上就抓了一个往嘴里塞。

边吃边对李正妈说:“姐,你放心,我一到那边就想办法告诉你”。

“你都决定了,看来姐也没办法阻止你了,你把这些都带上,路上千万小心”。李正妈看弟弟如此坚定,只能让他带上剩下的那几个硬黍粄上路了。

外面北风呼啸,伸手不见五指。秦浩一去就音信全无。

“妈,你还没睡吧,起来吃点稀粥吧”。小巧端着一碗稀粥走进李正妈的房间。

小巧第一次在李正家里过夜,因为她实在走不开,李正妈那悲痛欲绝的样子,让她决定留下来。从村委主任家里回来后,李正妈什么东西都不吃。小巧看李正妈没吃晚饭,就到厨房煮了碗稀粥让李正妈吃。

李正此时也跟着小巧走进了李正妈的房间。李正妈看到没过门的媳妇如此体贴,好是激动,从床上坐了起来,用温存的眼光看着小巧,激动地说:“小巧,你有心了,妈感谢你!”

“应该的,妈这样说就见外了”。小巧说。

“妈,乘热吃点吧”!李正插嘴说。

外面的北风依然猛烈,屋内的温度也没有变,但李正妈的心里却是温暖了许多。

李正妈吃着小巧煮的热粥,从未有过的一股暖流从心底升起。吃了粥,她拉着小巧的手,让她坐在床沿,用母性慈祥的手抚摸着小巧,柔弱地对小巧说:“孩子,你们的婚礼要从简了,你同意吗”?

“妈,我听你的安排,我理解”。小巧说。

“你的聘礼是不能少的,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其他的就委屈你了”。李正妈说。

小巧使劲地点点头,她强忍着心中的痛!世上哪位女孩不想自己的婚礼风风光光?但是,碰到这样的事还能怎样?

“妈,不早了,体息吧”!小巧说。

“好,你们也早点睡,一切有妈,你们不用担心”。李正妈看着李正和小巧说。

夜已深,风,仍然在吼。明天还会有好天气吗?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2)
回复 冬藏 发表于 2018-9-29 11:31:00
不要纠结哦
回复 arun 发表于 2018-10-6 15:48:20
资讯推荐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