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丰县苏维埃政府裁判委员 黄添的故事(完结篇)

发布者: 戴镜兵 | 发布时间: 2018-10-10 17:36| 查看数: 3730|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微信截图_20181010173519.jpg

十四、家乡遭血洗,去向无定论

1928年11月11日凌晨,冬日的寒风卷着尘土,在伍狮埔村的上空飞扬着。一队二百多人的武装民团,正在悄悄地来到伍狮埔村。这群荷枪实弹的武装队伍很快就把村子包围了。

一位肥头大耳的敌军指挥官,正在对士兵发出命令:“所有房屋烧毁,十七岁以上男青年一个不留”!随着敌指挥官一声令下,伍狮埔村的所有房屋被点着火,许多村民在睡梦中惊醒,有的顾不上穿外衣,看到房屋着火,拼命往门外冲。一时之间,伍狮埔村的上空交织着哭声、喊声、房屋被火烧着发出的噼噼啪啪声。

冲出火海的村民,看到村子被敌人包围了,刚想大声疾呼,敌人的枪声响了,一位位从火海中逃出来的青壮年村民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下。鲜血与烈火一起煅烧,冬日的寒风无情地卷着血腥向四方扩散。

2013128122157862170.jpg

从火海中逃出来的一位位失去男主人的妇女,只能挥泪逃离家园,投亲靠友或改嫁了。

据后人记载,当天伍狮埔被烧毁的民房八十多间,学堂一座二十多间,黄氏祖祠一座。从火海中逃出又被反动民团枪杀的有四十一人。此后四年,伍狮埔人烟断绝,成了一座无人涉足之地。

民团屠村之时,正是国民党大举进攻海陆丰各革命根据地之际。黄添也是被通知到朝面山开会,研究应对敌人新一轮进攻的对策,否则他也在劫难逃。

147414.jpg

当天下午,黄添才得到消息。当他站在养育他的故乡土地上时,他看到的已经是被大火吞噬过的家乡了。到处残垣断壁,连一丝生气都没有,只有寒风在吼叫。往日美丽的村庄消失了,孩子们读书的学堂不见了,连祖祠都被大火烧得只剩下断墙在流泪。这位铁骨铮铮的汉子双拳紧握,两眼圆睁,脖子上青筋突暴,大声嚎哭。那哭声在伍狮埔的上空盘旋,随着初冬的北风,越过大山,飘向远方。

冬日的黄昏夕阳,如血一样斜铺在大地上,满身仇恨与内疚的黄添,拭掉人生少流的泪水,跨上战马,渐渐消失在黄昏中。

黄添后来去了哪里?他的最终结局如何?民间众说纷纭,因无确切证据,笔者不敢妄下结论!

7TFE-fxytqax6772870.jpg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0)
资讯推荐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