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全国文明村里的一段红色故事

发布者: 戴镜兵 | 发布时间: 2018-10-27 20:01| 查看数: 8746|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wechat_upload15406417405bd453cc76736 wechat_upload15406417405bd453ccb304d

海丰县黄羌镇坑联村,不但是远近闻名的全国文明村,而且还是一个红色村。该村不但有罗輋大战旧址,而且还有广东海洋大学的旧校址。近日,该村老人观看了《彭湃》剧后,向笔者叙说了一段隐藏多年的红色故事。笔者根据村中老人的回忆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1923年春,黄羌双新官背洋余坤等六位农民,在海丰总农会的支持下,打赢了与海城地主朱墨的一场官司,使海陆丰农民看到了光明,许许多多迫切需要挣脱自身伽锁的农民,纷纷组建农会。

黄羌坑联村四周青山环绕,绿水长流。然而,黑暗的旧社会,这里只是一个道路不通,信息闭塞的穷山沟。村民大多为佃农,佃农们无论如何辛劳,总是让贫穷压得喘不过气。
坑联村的佃农为了改变自身的命运,在彭湃同志兴起的农运大潮中,于1923年6月组建了以钟祥进(又名钟水进)为会长的农会。

钟祥进,黄羌镇坑联村委黄坑村人,兄弟姐妹中的老大哥。这位刚刚三十出头的年轻人,胆略过人,为人耿直。自从当上坑联农会长后,他积极带领佃农们开展抗租减息运动,在群众中树立起了威望。

山村虽然偏僻,但不是世外桃园,外面的风吹草动,都会让平静的山村起涟漪。

海陆丰波澜壮观的农民运动,犹如狂风暴雨,坑联人感受着运动的成功与失败。

wechat_upload15406417405bd453cce6861 wechat_upload15406417415bd453cd27b27

1927年11月21日,苏维埃政权在海城红场宣告成立,坑联人奔走相告,载歌载舞,庆祝胜利。

然而,好景不长,1928年2月26日开始,国民党派出重兵进攻海陆丰。海陆丰大地一时之间,烽烟四起,战云密布。许许多多的革命人士倒在了敌人的屠刀下。尤其是彭家人,在白色恐怖下,四处逃亡,躲避敌人的报复。

1928年3月的一个深夜,天空下着蒙蒙细雨,山村的雨夜陷入一片寂静之中,人们在春寒中沉沉入睡。然而,钟祥进怎么也无法入眠,山外一天比一天严峻的时局牵动着这位血性男子的神经。正在此时,他听到了敲门声,钟祥进马上翻身起床,悄然来到门旁,低声喝问门外是谁人。钟祥进自从参加革命以来,深夜接到同志上门传递的信息已经不是一次二次了。门外传来了一个低沉而熟悉的声音"祥进,我是李安春,快开门"。钟祥进打开门一看,李安春身后站着一位抱着孩子的女子,女子身后还有三位荷枪的赤卫队员,其中两位赤卫队员手上还拎着包裹,另一位背着他向四周警戒。

除了警戒的赤卫队员外,其余的人很快闪进了钟祥进家。两位拎包裹的赤卫队员把包裹放置好后,马上出门参与警戒。屋里只有祥进、李安春和手抱孩子的女子。

李安春是平东里木另村的农会长,他跟钟祥进不但是革命同志,而且是好朋友。李安春在昏暗的灯光下,双眼注视着钟祥进,感情凝重,缓缓向祥进介绍说:"这位是彭菩萨的爱人蔡素屏同志,由于敌人己经发觉了素屏同志的行踪,我们从九龙撤退,途经日中,再上南门,然后到登下磜,辗转进入此地,接下来就由你负责保护好素屏同志娘俩的安全。如发现敌情及时与激石溪农军联系"。钟祥进静静听完老朋友的介绍后,频频点头,并对老朋友说:"此地暂时还是安全的,我会尽力保护好素屏同志的,你放心吧"。

wechat_upload15406417415bd453cd5faea wechat_upload15406417415bd453cd93659

钟祥进的爱人听到家里来人,早已经起床,帮着素屏把沉睡的小孩抱上房间棚上的床上安顿好,然后进厨房煮咸茶。不一会儿,一砵热气腾腾的客家咸茶端到了客人面前。蔡素屏同志和李安春等人一夜辗转多处,此时肚子也确实饿了。热气腾腾的客家咸茶吃在嘴里,暖在心上。

从此,蔡素屏同志带着三岁的小彭士禄隐藏在坑联黄坑村钟祥进家里。对外说是亲戚过家家,蔡素屏同志娘俩也极少出门,只有村里少数人知道祥进家来了"客人"。

有一天,蔡素屏同志在祥进家门前小溪边洗衣服,小彭士禄蹲在一旁。不远处有小朋友在小溪里捕鱼,小彭仕禄被吸引了,他向捕鱼的小朋友走去,小彭仕禄也想加入他们。素屏同志一时疏忽,没有留意儿子。当素屏同志洗完最后一件衣服,抬头找儿子时,小彭仕禄己经到了捕鱼小朋友的旁边。素屏同志跑上前去,抱起小仕禄,拎着洗好的衣服回家。

一个多月后,敌人不知那里得到了消息,准备到黄坑村来抓捕蔡素屏同志。此一情报事先被我地下人员获悉,钟祥进得到通知后,马上召集村里几位得力的赤卫队员,护送素屏同志娘俩离开黄坑村,撤退到上丰田农会长丘盆香家。

不久上丰田的形势也紧张起来,残暴的反动民团,到处烧、杀、抢、掠。为了素屏同志娘俩的安全起见,丘盆香农会长召集了赤卫队员叶娘华等人,护送素屏同志娘俩离开上丰田,撤退到激石溪,与撤退到此地的农军指挥部人员会合。

丘盆香等人护送蔡素屏同志娘俩刚回到家门口,民团分子气势汹汹来到了上丰田,丘盆香被抓捕。这位深山硬汉,至死都不吐出素屏同志娘俩的去向。

民团分子找不到素屏同志娘俩的去向,把怒气撤向村民,放火烧毁了黄坑村所有民房,黄坑村成了一片废墟,村民只能投亲靠友,四处逃亡。从此,黄坑村人去村空,杂草丛生,成了野兽出没的地方。

当年5月,钟祥进夫妇带着不满两周岁的小女儿桂招、丘盆香农会长的孤儿丘凤,准备逃亡南洋。当他们来到陆河新田时,感到此去路途遥远,前途未卜,钟祥进夫妇商量后决定,把自己的亲生骨肉小桂招托付给黄麻田一户人家,带着战友的儿子前往南洋。

1954年春天,钟祥进终于如愿以偿,他携带全家老小和长大成人的丘凤一起回归祖国怀抱。当他站在满目疮痍的故乡前,这位己经两鬓花白的汉子没有一点后悔,他以自己往日所从事的革命活动而自豪。他放下行囊,卷起裤子,与家庭成员们投入到重建家园的行动中。

站在风景如画的坑联村,真想不到这里还隐藏着这么一段可歌可泣的红色故事。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0)
资讯推荐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