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十七)

发布者: 戴镜兵 | 发布时间: 2018-11-7 16:36| 查看数: 2716|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timg.jpg

通往铁头村矿厂的大路上,罗彩娥跟郑秀文一边走一边聊。

“大嫂,你能跟我说说家乡的变化情况吗”?郑秀文说。

“好的,我们村的大变化也就在最近这几年。四年前,村长郑大海领了一班外地老板来到了我们村,这班老板看中了我们村周围的几个山头的矿藏,他们开出了让村民欣喜的条件,所以,很快矿厂就办起来了”。罗彩娥说。

“什么条件”?郑秀文追问。

“首先,帮村民建造房子,按家中人丁建造房子的大小;其次,修建村子的道路;第三,娃娃从小学到大学毕业的学费全部由他们负责,还含午餐费;第四,建设老人服务中心,中午由他们负责午餐;第五,所有村民都可以到矿厂打工,按月领取工资。第六,每家按丁一次性贴补三千元”。罗彩娥一口气说出了当时老板开出的条件。

“原来如此,难怪我看到村子的房屋都是新的,结构差不多,但是,有高有低。我进村时还在纳闷,整个村子为什么静静的,连老人孩子都不见一个”。郑秀文说。

“你哥专门负责矿上的运输工作,我负责财务工作。我去跟老板说说,你到我办公室帮忙,看是否可以”。罗彩娥说。

“谢谢大嫂,大嫂娘家在哪里”?郑秀文问。

“我娘家在镇上,以前是教师,矿厂建成后,老板让我当财务,我就辞去教师职务,到矿厂上一干就是四年了”。罗彩娥说。

“难怪大嫂说话一套一套的,原来是老师。大嫂,你是怎么认识我大哥的?你们又是如何结合的”?郑秀文又说出了心中的一个疑问。

“说来话长,矿厂到了,以后我慢慢告诉你”。罗彩娥用手一指,结束了姑嫂的路上聊天。

郑秀文顺着罗彩娥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山下开阔的空地上,一排排白色的楼房呈现在眼前。楼房外停着各式各样的运输工具。

罗彩娥告诉郑秀文:“这是矿厂的办公大楼,矿厂还在山的背后”。

经过罗彩娥的努力,厂长终于同意了郑秀文在矿厂上班,并且就留在罗彩娥身边帮忙。从此以后,郑秀文在这个新的环境中一边做好罗彩娥的帮手,一边不断地学习。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四年。郑秀文在这四年里可以说过得非常愉快,除了在夜深人静时,想到远方的女儿们会使她黯然神伤外,没有其他事儿让她伤感的。矿厂的规模越来越大,罗彩娥已经升迁为部门主管,而她接替了罗彩娥的位置成了矿厂的财务。如今的郑秀文已恢复了她原有的风姿,每天忙碌的工作使她的人生过得很充实。

然而,平静的日子却在张德平的出现后打破了。

timdg.jpg

张德平是在郑秀文回娘家的第五个年头来到矿厂的。他还是郑大海书记引进来的大老板,因为矿厂面临被关闭的境地,矿厂在前几年只要向当地政府交足了税就可以,但是,最近政策有了大变化,如果没有采矿证的公司,将被关闭。这个矿厂关系到铁头村二百多村民的生计,村中的收入也靠矿厂维持。为了找到采矿证,神通广大的郑大海书记,通过朋友的介绍认识了张德平老板。这位张德平老板手上就有采矿证。但是,他的条件也够苛刻,必须拥有矿厂的百分之三十股份。为了各自的目的,双方的谈判进了二个多月。这期间,郑秀文一直都在参与这项工作。

张德平老板是五十出头的中年人,妻子前几年因病逝世,他们夫妻的感情非常好,所以,他一直都没有续弦的意思。再说,儿女也都长大成人了,续弦也不见得能得到儿女们的支持。但是,他见到郑秀文以后,这种念头改变了。因为郑秀文不但相貌跟他的爱人相似,尤其是那气质跟他的妻子更是相仿。他默默地留意着她,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秀文的身世后,他向郑秀文发起“全力追击”。

郑秀文自从回娘家后,一心扑在工作、学习上。对感情,她心如死水,因为她生命中的男人给她的只有痛苦的回忆,那块易痛的伤口,她一直都在故意回避着。

初见张德平,她只是工作组的一个小角色,只有仰视的份,那敢有什么非份之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张德平老板总是用各种借口与她单独相处。渐渐地,他们由陌生变成了熟悉,由熟悉变成了相恋。

厂里的领导们也在密切关注着张德平与郑秀文的感情发展,他们想方设法给他们提供方便。特别是罗彩娥,极力支持郑秀文,她对秀文说:“小姑,你的好日子就要到来了,好好把握,张老板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对象啊!爱钱有钱,爱权有权,只要你们一结婚,矿厂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就是你们的了,你比我清楚百分之三十的矿厂股份值多少钱吧”?

“大嫂,你可能理解错了,我真的不看重他的权与钱,我只要一个有情有义的丈夫”。秀文说。

“张老板应该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否则,按他的身份地位,妻子逝世这么多年,早就续弦了”!罗彩娥说。

“但愿吧”。郑秀文淡淡地说。

郑秀文跟张德平老板经过近半年的相恋,他们终于结婚了。郑秀文毫不隐瞒自己的身世,将自己的一切过去告诉了张德平老板。张德平老板也为了慎重起见,吩咐他的律师去为郑秀文以前那段痛苦的婚姻做了法律上的了断。

郑秀文跟张德平结婚的前夕,也跟矿厂达成协作。看在秀文的脸上,他最终只要了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矿厂的所有领导都对郑秀文千恩万谢。

郑秀文现在已经是矿厂最大股东的老板娘了。她不用再到矿厂上班了。张德平老板就在铁头村为她盖了一幢别墅,还专门为她请了两个保姆。

tidfmg.jpg

日子过得真快,春去秋来,花开花落。不知不觉,郑秀文跟张德平结婚已经过去了五年。这五年来,矿厂的生意越来越好,矿厂的资产成倍增值。矿厂的生意已经遍布了亚洲各国。张德平作为矿厂的董事长,一些重大的合作必须由他出面决定。

前几天,张德平老板为了跟日本一个矿业公司谈生意,必须到日本去。他邀约郑秀文一起去,顺便到日本观光。这几年来,郑秀文也经常陪丈夫出差。这次去日本出差她也想去日本走走,丈夫邀约,她顺水推舟就答应了。

没想到,日本观光回来后,她看到了也听到了儿女们的呼唤声。郑秀文如何面对阔别多年的女儿们呢?

花开二朵,各表一枝,暂且不说郑秀文的故事,再来看看陈秀英发展如何?

常言道;“命里有终须有,命里没莫强求。”陈秀英接下姚小巧夫妻经营的食品公司食堂的业务后,很快就掌握了其中的奥妙,食堂运转得非常好。陈秀英多次被公司领导表扬,也得到了公司全体员工的认同。看似一帆风顺的事业,没想到因为食品公司私营化、市场化的需要,公司在一个月前做出了解散的决定。所有公司职员自行下岗。其实,员工们一点都不怕下岗,深圳各项事业蓬勃发展,那个公司都需要人员。苦就苦了陈秀英这样的人,从乡村来,脚跟都没站稳,又要重新再来。

姚娘锡也感到非常懊恼,从乡村来到深圳,辛辛苦苦,一路拼搏,刚拼到一个较理想的位置,却碰到了公司解散的事。虽然公司中的高层人员有特殊的安置费,但,要从头再来,确实让人不舒服。

幸运的是妹夫负责的“香港电器公司深圳分公司”即将开业。李正也跟他商量好了,让他到公司担任一个部门的负责人。

陈秀英也找李正商量过,准备到他的公司来上班。但是,陈秀英身后却是一班人,能安置陈秀英却无法安排其身后人。

李、姚、丘三个家族的人来到深圳工作的已经不少,大家都以李正为胆,也以李正为荣。此时,遇到了面临下岗的事,大家都把眼光投向李正的身上。

李正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公司开业的事宜,又碰到陈秀英他们下岗再就业的事,他忙,但他并不慌,毕竟对于现在的李正来说,这点已经难不倒他了。

今晚,月明星稀,和风习习。夜来香随风飘来,让人神清气爽。李正跟姚娘锡、陈秀英夫妇在娘锡的家吃完晚饭后,正围坐在一起聊天。

“大哥、二哥、嫂子,今晚我过来是想找你们商量一件事”。李正首先打开了话匣子。

“你说说看”,陈秀英接了李正的话。

timdfdg.jpg

李正正要接着说,门铃响了,邱嘉惠马上起身去开门。门外走来了二个青春靓丽的大姑娘。她们一进门,院子里的气氛马上就热闹了起来。其中一个长发披肩,着一身西装裙,右手拎着一个小包的,看见李正他们都在。进门就嚷上了:“大姐,你今晚家里有大餐,怎么不通知我们一声?”

“叫你们来时,总说加班,今晚也是家常便饭,所以就没有通知你们了”。邱嘉惠说。

“嘉丽、嘉妙,你们来得正好,一起说说我们以后的路子怎么走吧”。陈秀英招手向两位刚进来的女孩说。

“嘉丽,你先说”。秀英指着拎包的女孩说。

“总是打工不是办法,我想自己做生意”。嘉丽扬起那张充满青春气息的脸,很大气地说。

“说得好,嘉妙,你有什么想法”?秀英又问一直静静站在嘉丽身后的嘉妙问。

“我听我姐姐的,她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嘉丽小声地说。

“刚才嘉丽说得对,打工不是长久之计,做生意才是我们的出路”。姚娘锡说。

“做生意当然比打工好,但是,我们没有本钱又没地方,怎么做”?姚娘帝一直都坐在陈秀英的身后,此时才说出了她内心的想法。

“我也想做生意,但是做什么生意呢?如何操作呢?本钱哪里来?今晚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陈秀英的发言总是带着领导人的味道。

“这样吧,你们都回到我们的家乡去创业,因为深圳生意确实不容易做。我们的家乡有更多的发展空间。你们看如何”?李正说出了他的主意。

“我才不回去,要回你们回”。嘉丽马上插嘴说。

“我也要跟二姐在深圳”。嘉妙也附和着嘉丽说。

正在大家热烈讨论着何去何从时,楼上的电话铃声响了。嘉惠快步冲上楼去接电话,好彩就在二楼,当她拿起听筒时,对方传来了一个让嘉惠盼望已久的声音:“喂,你好,我是郑秀文,请问你是哪位”?

“妈,我是嘉惠,你在哪里”?嘉惠听到妈妈的声音非常兴奋。

“我还在山西,我过二天就到深圳来看你们。你们到机场来接我吧,我坐后天十点的飞机过去”。郑秀文在电话那头说。

“好的,妈,我会跟娘锡还有嘉丽、嘉妙一起去接你”。嘉惠说。

“好,见面再说”。郑秀文说。

嘉惠放下电话,快步走下楼来,边走边对大家说:“我妈后天就回来了”!

“好事,大好事,我们好好准备一下,后天一起去接亲家母,”陈秀英站了起来,也感到很兴奋。

“妈还说了什么”?嘉丽问嘉惠。

“没说什么,只是说见面再聊”。嘉惠回答嘉丽。

“这样吧,后天车辆我来安排,九点就从这里出发,大家准时到”。李正说。

当郑秀文回家的消息传来后,大家都非常兴奋,虽然在座的大部人都不认识她。但,她却是嘉惠的妈妈,跟在座的都是亲戚了。

郑秀文回来后又有什么故事呢?陈秀英她们的路子走向何方?请看下章。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0)
资讯推荐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