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丰县农运死难诸烈士史略

发布者: 戴镜兵 | 发布时间: 2019-4-30 09:43| 查看数: 16794|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1926年8月18日在海丰全县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上,时海丰县农会执委叶子新在大会作的报告)

微信图片_20190430094018.jpg


  我们回忆去年九年政变,陈炯明、钟景棠、陈丙丁、杨秉为等逆贼,祸我海丰,吾海[丰]农民,大受摧残,大遭杀戮,言之不禁泪下,闻者莫不心痛。现将五十三烈士死难惨状,略报出来,为我们永久不忘烈士之死,永不忘逆贼之仇,永不忘军阀之祸国殃民,永为我们所当反对,所当打倒者。兹将各烈士之死因死状,被何人残杀及何时遇害,分报于下:

       李烈士劳工,捷胜人,是一个革命的中坚,最力于农运,最中于农民者,感我农民的痛苦,对于农民非常注意,我海丰农运经二次失败,他愈失败愈热烈。他在黄埔军校毕业回来,任海丰农军总队长,又选为县农民协会执行委员,兼宣传组织部。因去年九月政变,劳工在陆丰召集农民,联乡御敌,方在率众开战沟,不料张和军变,我农军退省,劳工知事不可为,跑至七区城林埔,被陈帽、陈禄、陈妈遮等拿解田墘,惨于旧历八月初七,被陈丙丁、何仲缄等枪毙,李烈士临枪杀时,慷慨对众演说一小时,痛陈无产阶级被压迫之痛苦,嘱农民继续他死后奋斗,遂唱革命歌,饮十三弹而亡。

       蔡湘烈土,捷胜人,在陆安师范毕业,任农运宣传员,去年旧历八月初八日,因陈友引线被拿,被陈丙丁、陈大头、陈班场等枪杀,腹部胸部足部均中弹,蔡烈士临枪毙时,毅然对众曰,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遂饮弹而亡。

       蔡毓坤烈士,捷胜人,任农军小队长,去年旧历十月三日阵亡。蔡烈士当时在陆丰与逆兵作战,因寡不敌众,足部中弹,仍卧地激战,时有两农军欲扶坤归,坤叫两农军先走,两农军不忍弃坤,致与坤同时阵亡,蔡毓坤死状甚惨。被逆贼罗一东、罗觉庵分割其尸。

       黄伯驹烈士,三区金盘围人,广东工业学校化学科毕业,第三区党部执行委员兼教育会主任,去年九月政变,被黄迓等迫走,逃至香港,遭林枝缉解汕头惨于旧历八月廿六日,被钟景棠枪毙,临枪杀时,沿街高声朗唱革命歌,视死如归。

       叶集朗烈士,三区上墩尾人,国民党党员,任该乡农会执行委员长,他对于农会工作极努力,对于农运极热诚。十二年该乡凿水道,利田园,会佃辞田要求减租之胜利,多由其力,祸因去年政变,集朗闻钟景棠制刀杀人,异常愤激,遂召集联乡,指挥反抗逆兵勒枪谷,故黄迓、陈致祥等带十余兵到该乡勒抢两次,均被集朗率农民武装反抗,不获一枝。旧历八月十八日,银溪农军通信各乡,约攻驻梅逆军,尚敦美乡悬农旗为各乡先。该乡因被逆兵围抢,掳去会员七人。将集朗禁在乐天校舍,断绝饮食,集朗受尽冤苦。始终对逆党不屈,惨于八月廿三日,被林枝、林一声、江若珍、江中月、施九等枪杀。集朗临枪杀时,对众大声曰,我是为无产阶级革命牺牲,你们应努力奋斗,在街路中毙死逆党李线,遂吞弹而亡。

       曾瑞南烈士,二区西坑东布寨人。任乡农会执行委员长,平生以剦鸡为业。勇敢奋斗,对于农运工作极努力。去年九月政变, 曾瑞南指挥联乡反抗逆兵摧残,召集勇敢农民,每夜开会,预备作战。自县农军离海丰数日,该乡犁旗,仍见飘飘于青天白日之下。旧历八月十三日,被戴子贤、戴启俊、戴光良、戴炯等围捕,时瑞南方早饭,因无备被拿,瑞南死状最惨,先剜目割耳割舌,再用枪击碎其尸。

       张桃烈士,三区古居寮人,农会会员。桃是一个贫苦农民,因去年八月十九在沙埔与逆军激战,冲锋陷阵被掳。当时逆贼骂张桃为土匪,桃怒曰,汝是土匪,我是农民,逆贼谓桃犹不知死,张桃壮声曰:我们革命党不怕死的!临难骂贼不绝口,竞吞数弹而死。

       黄晓元烈士,第一区东城社人,是陆安师范学校学生,曾与同学组织新生社,反对陈炯明及一般豪绅污吏,十四年海丰农会恢复,他出任农民运动工作,为二区特派员,因干涉张和驻防军队包庇烟赌,被该不法军队挟怨寻仇,窥黄烈士在途中截击,弹入胸而出背,于十四年四月遇害。

      陈保烈士,第一区塍头乡人,农会会员,因助党军作战,弹中腹部,旧历九月七日留医而死。

      李壮积烈士,第三区将军帽乡人,农会会员,因去年八月十九日沙埔农军败战,逆兵欲追入银溪,途逢壮积,掳积引路,积不从即遭枪毙。

      叶罩、黄世水二烈士,均是三区尚墩美乡勇敢农会员。

      陈康、刘士二烈士,均是三区埔仔乡勇敢农会员。

      赖辉烈士,是三区老虎石乡勇敢农会员。

      陈娘昭烈士,三区黄涂岭乡人。朱火金烈士,三区白芒洋人;郭火烈士,三区苦瓜山人。此三位烈士皆是勇敢农民自卫军。

      叶罩、黄世水、陈康、刘士、赖辉、赖娘昭、朱火金、郭火八烈士,因十四年旧历八月十九,反抗逆兵,在沙埔作战,冲锋阵亡,皆是为:我被压迫阶级奋斗流血而死,死得最有价值者。

       第三区新厝仔乡黄茂、黄娘来、黄炎、黄旦、黄永群、黄永允、黄永纯、罗屋、陈林氏、李江氏、李土、李助,此十三烈士皆是农会会员。因去年八月十九三区农民在沙埔与逆兵血战,该乡附近战场,尽出助战,不幸农军失败,被逆兵围乡掳掠,惨哉十三烈士同时尽行枪毙。

  第三区锡坑乡农会会员黄聪、黄谭松,官山围乡农会会员郭庚、曾华清,金岗围乡理发工人王庚,此五烈士或在途遇害,或在乡被缉,同于八月十九日,被钟杨逆兵枪毙。

       第二区彩头塘乡农会执行委员林仁赐烈士,围山乡农会裁判委员王木英烈士,兴陇乡农会员郑戌烈士,此三烈士因去年政变,二区联乡开会,反抗逆兵,于旧历八月初七赴会,路由公平,惨遭黄家纪、黄七秀、陈昌文、蔡伯周等拿获,同时枪毙。

      第二区罗峯乡钟梅,任河田区农会执行委员,塘房乡农会员陈谭隆,此二烈士同在陆丰作农民运动,因去年九月政变,旧历八月初六日,均被余祥夫拿解陆丰,遭罗觉庵、罗一东枪毙。

      第一区莫厝乡农会员莫柳,由沙埔作战后,在他处被逆兵拿获枪毙。

      白石乡工人吴木妹,去年旧历八月初五日,被逆党枪毙。

      三区古居寮乡农会执行委员长张瑞标,因沙埔战役致病而死。

      二区石山乡农会员赖新妹,去年旧历八月二十三日被陈谭喜以刀刺腰部而死。

      二区坑塘肚乡农会员张来昭,去年旧历八月二十三日被戴子贤等通逆捕拿枪毙。

      二区下坡塘乡刘协庭,系出席海丰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代表,去年旧历九月七日被杨铁扶枪毙。

      第一区安东乡卓林氏,叶厝寮张周氏,关后乡黎吴氏,此三农妇因去年政变,逆党抢掠农村,故三农妇皆于旧历八月初七日,同时被压入水溺死。

       我农工兄弟们,此次海丰农工会,受逆党的摧残,其财产损失之大,姑不论,在此五十三烈士之无辜受摧残,我们须毋忘五十三烈士之惨死,应如何为五十三烈士复仇,应如何为五十三烈士殉难的纪念……。

       呜呼!我农运的同志,与逆党何仇,或开会被拿,或悬旗被掳,或在乡被缉,或途中被掠,尽归逆党之毒手毒枪。我农民入会何辜,开会悬旗何罪,遭此惨杀。逆党之残暴至是,惨无人道已极。我亲爱的农友兄弟们,尔知军阀贪官污史劣绅土豪地主等,对我农工会胡为如是之仇恨呢?彼盖恐有农工会监视,恐农民工人觉悟,终不能吃我们的肉,吮我们的血,所以要摧残我农工会,思扑灭我农工会,于此可知我们不起来革命,不打倒一切反革命派,我们是终受压迫,终受摧残,终受剥削,终无宁日!若此五十三烈士中,或冲锋阵亡,或反抗遭害,或被拿枪杀。是为何而死呢?是为我农民谋解放而死,是为我被剥削阶级而革命而斗争而流血而死,诸烈士死得其所,死亦荣誉乎哉。彼诸烈士者,能临死演说,临死高唱,临死骂贼,盖深知革命非流血不能成功,所以不怕死而乐于死,此诸烈士之精神所以不死,精神不死死亦尤生。吾为五十三烈士之死悲,吾尤为五十三烈士之死快,快其血染海丰农民运动史,鲜红光彩,快其名驰龙山烈士碑,天地良存。诚如诸烈士之死,死亦何悲,死其快乎,以故我希望我后死的同志兄弟们,继续五十三烈士之精神而奋斗,继续五十三烈士之勇敢而奋斗,继续五十三烈士之牺牲而奋斗,以期革命之成功。我的未死兄弟们,果个个有如诸烈士之精神之勇敢,个个能如诸烈士之牺牲之奋斗,不特国民革命可于最短时期成功,而全世界革命成功之期,亦在不远。

(原载一九二六年八月十八日《海丰全县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会场日刊》第七号)

[清廉姐姐按《海丰英烈》(P299—304)原文照录]

(转自清廉姐姐)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0)
资讯推荐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