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叶帅为彭湃中学题名经过

发布者: 戴镜兵 | 发布时间: 2020-6-2 14:10| 查看数: 7553|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微信图片_20200602140840.jpg

请叶帅为彭湃中学题名经过
作者:曾昭群

这是一段尘封了四十多年的往事,这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经历,我们先从那段灾难的日子说起。“文化大革命”期间,林彪、“四人帮”一伙为了反对周恩来、叶剑英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海丰大反彭湃,疯狂迫害彭湃烈士亲属及无辜群众,制造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反革命事件,整个反彭湃事件造成160多人死亡,受伤的达三千多人。在那个“左”倾思潮恶性澎涨的年代,彭湃所著、周恩来亲自题写书名的《海丰农民运动》被定为黑书,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红宫红场被改名并涂上黄色,彭湃中学被改名为海丰中学,校舍改为医院病房,操场改为农场,重新迁往海城南门湖畔。

微信图片_20200602140844.jpg

一九七八年夏,主政广东的习仲勋,以一个革命家的胆识和黄土高坡铁汉的气魄,大刀阔斧、重拳出击,使冤案终于见了天日。红宫、红场得以修复,重新焕发出夺目的光彩,饱经“文革”动荡、遍历岁月沧桑的彭湃中学也于1978年7月复名复址,巍然屹立于五坡岭畔。在拨乱反正的日子里,许多老教育工作者感恩叶帅在海丰危难之时伸出的援手,忘不了叶帅派总政治部干部到海丰了解彭湃亲属的冤案,忘不了叶帅在习仲勋赴任广东时,亲手递交周恩来总理生前关于海丰问题的批示,从而在彭湃中学迁址过程中,萌发一个强烈的愿望:请叶帅为彭湃中学题写校名!我父亲曾永籤,时任海丰县教育局局长,呼应广大教育工作者的要求,于1979年底委托彭潮、蔡绪浓两位同志赴京,彭潮是彭湃五弟彭泽之子,是彭士禄的堂弟,当时在彭湃中学任教师。委托彭潮等赴京,就是想通过彭士禄请叶帅为彭湃中学题写校名。

微信图片_20200602140852.jpg

1980年元月一日,彭潮、蔡绪浓面见彭士禄,向彭士禄道明进京重任,彭士禄非常热心,几次与叶办联系,叶帅答应抽空题字,但不巧那几天叶帅太忙,加上身体欠佳,故嘱彭、蔡两位同志先回海丰,待题字后寄广东省委转交。彭潮返回海丰后,即向我父亲汇报进京情况,并转交了彭士禄致我父亲的亲笔信。后来,也未知什么原因,海丰县教育战线没有收到翘首以盼的题字。1997年10月,在北京的一次汕尾乡贤座谈会上,我有幸见到了彭士禄同志,由于参加座谈会的人数比较多,我没机会向彭老问询当年的情况,此乃一大憾事。

微信图片_20200602140849.jpg

注:我父亲的名字中的“籤”字,彭老误写为谐音的“忏”字。

微信图片_20200602140846.jpg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0)
资讯推荐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