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赤山(十)

发布者: 戴镜兵 | 发布时间: 2020-9-2 17:09| 查看数: 12069|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微信图片_20200902170941.jpg

壮哉!赤山(十)
文/黄振雄   戴镜兵

由黄羌农民引起的一场斗争<1>

上回讲到,彭湃在赤山约点燃的农运之火终成燎原之势。一片大好的农运形势,令地主豪绅大为震惊。农运开始之时,他们并不在意,认为彭湃是弄不成功的,是"车大炮"的。如今看到农民运动已成气候,这令他们坐卧不安,便纷纷商讨对策。

就在此一节骨眼上,海丰黄羌官背洋余坤等六位农民与海城恶霸地主朱墨的一场加租与反加租的斗争,激化了农会与地主豪绅之间的正面冲突,拉开了海丰大地上两个阶级殊死斗争的序幕。

微信图片_20200902170951.jpg

为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先从朱墨说起。

朱墨是海丰县城里的一个恶霸地主,平日交官结府,豢养流氓烂崽,横行乡里。他看到余坤等六位佃农,自加入农会之后,对他的态度大不如前,甚至公开抗缴粪船捐。在农会的大小集会中,这些佃农表现非常活跃,特别是余坤,总是在大会上带头高呼"农民万岁"等口号。朱墨看在眼里,气在心上,早就想给这帮"穷鬼"厉害看看。

微信图片_20200902170958.jpg

春耕开始,朱墨迫不及待地跑到黄羌官背洋,亲自对余坤等人声言加租。

余坤等人来到海城,找到彭湃、杨其珊等农会领导人,把朱墨欲加租一事告知农会。彭湃明确表示,农会全力支持余坤等农友的斗争。

余坤他们在农会的支持下,同时向朱墨辞田,实行"同盟非耕"。

微信图片_20200902170956.jpg

朱墨"虎威"被打,怒火中烧,立即指派手下流氓打手到余坤等人家中寻衅捣乱,同时向法庭起诉,诬告余坤等人向他辞田退佃,所退田亩不足原耕面积,是"佃灭主业",要求予以惩办。

法庭推事张泽浦在审理此案时,因考虑到余坤等人都是农会会员,有农会作后盾,不敢袒护朱墨,判朱墨无理,属于诬告。余坤等人胜诉。

朱墨第一堂讯失败,大失体面和尊严,于是奔告各地主,尤其是陈月波、陈开庭等大地主豪绅。在这些"大人物"面前煽动说:"地主自来与农民打官司未有失败的,这次我竟失败,一定是农会作怪,我们如不乘机早日扑灭农会,实为将来之一大危机!"

以陈月波为代表的海丰封建地主们,本来肚子里早就窝着一把火,如今又因朱墨败诉而火上加油,这把火烧得更旺更烈了。尤其是陈月波,他与彭湃已有过多次较量,如娘伞风波,为林干材立像,拆毁城墙的官司,教育局长的任免等等,除撤销教育局长职务一事外,其余他都被彭湃一一挫败。现在彭湃组织农会十多万"穷鬼"起来同自己作对,往后的日子更为堪忧。因此他认为必须趁彭湃等羽翼未丰,把农会彻底铲除,否则自己永无宁日。于是,陈月波在城内朱祖祠大摆酒席,宴请地主绅士及保卫团局长等500多人,陈炯明的六叔父陈开庭也应邀出席。

微信图片_20200902170953.jpg

酒过三巡之后,陈月波即言明此次宴请的缘由,接着宣布农会罪状:"实行共产共妻,并运动法官,欺负地主;吾辈以钱买地,向政府纳粮,业从主管,天经地义。何物县蠹彭湃者,煽惑无知农民,希图不轨,若不早为对待,吾业主之损失,抑政府之危险有二,小则粮不能完,国库恐慌;大则他们随便可以作反……。"陈月波为了维护其地主阶级的利益,以及发泄他对彭湃及农会的刻骨仇恨,危言耸听,大放厥词,煽动与会者联合反对农会和彭湃。他话音刚落,王作新便极力支持,并提议马上成立地主豪绅的组织,以便和农会对抗。

在场乡绅大表赞同,余墨提议将组织名为“田主会”,经斟酌,陈月波改田主会为"粮业维持会",这样便于取得政府和社会舆论的支持。与会者一致同意并推选陈月波为会长,王作新为副会长,陈开庭为财政。陈月波又提出会费问题,主张按田租多少交纳会费,他说:"全县田租就附城方面有10万余租,如每担租纳1元,则其数亦有10余万元,我们实可以将银片去埋葬了他。"于是,两个阶级营垒的摶奕便由此有组织有计划地展开了。

粮业维持会扬言要用银片埋葬农会,他们的企图能得到实现吗?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分解。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0)
资讯推荐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