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炯明是“军阀”吗

发布者: 缘来缘去 | 发布时间: 2020-11-18 08:52| 查看数: 28968| 评论数: 6|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缘来缘去 于 2020-11-18 08:56 编辑

                           陈炯明是“军阀”

         ——探讨中国近现代有没有文人所称的“军阀”
          纪念陈炯明先生诞辰142周年(1878—2020)

               陈治赠  2020年11月18日

微信图片_20201118084529.png

      中国有没有军阀?谁是军阀?这是值得探讨的重大历史问题。

      拙文以近代中国辛亥革命元勋、粤军总司令、广东省长、中国致公党开党领袖陈炯明、及其同时代几位威名显赫人物为佐证,作出明确回答:中国近现代,只有优秀的军事将帅,没有文人所称的“军阀”。

      首先,探讨“军阀”一词的来龙去脉。

     “军阀”一词,最早出自《旧唐书·郭虔瓘传》。属于对具有高超战略思想、战术水平、雄居一方的优秀军事将帅的誉称。不知何因,“军阀”一词出现不久就不再使用。“军阀”一词始于唐代,废于唐代。但“军阀”一词流亡日本另寻生路,相当吃香,是地位和荣誉的象征。“军阀”在日本,足足扬威了1900余年。直到才上世纪20年代初,又被梁启超从日本“引进”。“军阀”流亡日本千年回归,变成辱骂军事对手的专用名词。中国带兵的将帅,谁被戴上“军阀”帽子,谁就臭名昭着,甚至永世不得翻身。

       据现有史料,袁世凯为总统的中华民国中央政府,最早被戴上“军阀”帽子,被称之为“北洋军阀政府”(见之梁启超的一份家书),中华民国首任总统,被称之为中国头号大“军阀”。随后就是中国发生的内战,被称之为“军阀混战”。再随后就是北伐战争“打倒军阀”。接下来就是独揽北伐战争成果的蒋介石及其军事集团,也没有好下场,成了“反动军阀”。连陈炯明这位“国民党的敌人”,也不能幸免,被拉入“反动军阀”的行列,至今仍是某些人口诛笔伐的对象。

      其次,寻找什么是“军阀”的标准。

      什么是“军阀”?梁启超“引进”后一直没有统一的认证标准。长期来是人云亦云,更多的是胜利者说了算数。现有公开问世的史料中,仅是显示不同时期有不同的界线,不同时期有面孔不同的“军阀”。

      辛亥革命后,以孙中山为界线。凡是与孙中山合作的军事盟友,都是革命战领,凡是孙中山的军亊对手都是“军阀”。

      北伐战争时期,以国民党为界线。国民党北伐时,曾对“军阀” 一词大加宣传利用,广而言之。凡系国民党的军事敌人均称为“军阀”。一旦“军阀”投靠国民党,则不再辱之为“军阀”,而尊之为“革命军将领”,如果“革命军将领”又改旗易帜,则复骂之为“军阀”。

      北伐战争结束后,以共产党为界线。蒋介石及其党军将领,除了“起义”、“投诚”者外 ,凡是共产党的军事对手,全都是“反动军阀”。如陈济棠,名义上奉命在江西“剿共”重兵围困江西瑞金中华全国苏维埃政权。但暗中同情、支持中共,秘密让道令中共中央以及中央红军绝处逢生,迈开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但始终无法改变“反动透顶的广东军阀”这一属性。还有不少在抗日战场中打得日本鬼子亡魂丧胆的国民党将领,也难以摆脱“反动军阀”的恶名。

       也有个别例外,如张学良,曾是西北“剿共”总指挥,既没有“起义”也没有“投诚”,但他在1936年12月12日,配合杨虎城发动了“西安兵谏”,促成国共第二次合作,联合抗日。因而,张学良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中放弃抵抗,致东三省沦陷,国门洞开,中华民族堕入整整14年屈辱的深渊,并不影响他是一位光荣的爱国将领。

      “军阀”没有统一的固定标准,但有几种说法可供参考。

      有人将中国“军阀”分为“民国军阀”和“国民党新军阀”。“民国军阀”是指20世纪初影响中国政治格局的主要力量,名义上服从“中央政府”的统治,但他们在地方上建立自己的势力并为扩大自己的势力采用各种手段,以军队作为主要政治资本的势力,而且依附外国政治势力。国民党新军阀如何界定,不明确。只说“军阀”的延续时间从中华民国成立到1949年,分为两大阶段,北洋军阀(“民国军阀”)混战阶段和国民党新军阀阶段(详见:百度百科)。

      有人说,中国“军阀”是指拥有武装部队,并能控制政治的军人或军人集团。中国旧时的军阀,拥有军队,霸占一方,自成派系,并多投靠某个帝国主义国家(详见:百度辞条)。

      有人对军阀的构成作了3点说明:1、军阀都是“爱兵如命,有军便有权”。2、军阀都是“注重地盘,扩大地盘,巩固地盘” 。3、军阀都是“口蜜腹剑,玩弄权术,贪婪、奢侈、荒淫”。并抬出了毛主席的最高指示:“辛亥革命之后,一切军阀都爱兵如命,他们看重了有军便有权的原则”(详见:陈风《中国八大军阀》2005年9月第二版 北京团结出版社)。

      有人引经据典,从古代的三国查到近代的民国,认定中国的“军阀”最基本的要件是武装割据(见之网络)。

      综合上述说法不难发现,中国近、现代学者所称的“军阀”,最明显的特征是:1、有地盘、有军队、有外国政治势力支持的地方军政领袖。2、武装割据,对抗“中央政府”的军事集团。

      第三,陈炯明拥有军队后的人生轨迹,见证他无资格做“军阀”。

      1、从辛亥革命到1922年4月隐居惠州。

      1911年10月武昌起义拉开辛亥革命序幕。11月,陈炯明组织、发动淡水起义,成了雄居一方的军政统帅。二次主政广东,二次容留了陷于艰难处境的孙中山,支持孙中山东山再起。

      陈炯明二次主政广东,致力建设模范省,政治、经济、教育、文化各项建设领先全国,广东成为中国革命的策源地。期间,曾率师保粤,建立闽南“护法区”被誉为模范小中国。

      1919年冬,陈炯明参与吴稚晖等创办被誉为中共领袖人物摇篮的法国“里昂(中法)大学”。拨出白银10万両,占建校总经费1/4。

      陈炯明鼎力支持中共广东组织的建立和发展。共产党的首任总书记陈独秀在广东省政府任职,是陈炯明的座上宾。而且,陈独秀曾亲临惠州,动员陈炯明参加共产党,领导华南地区的革命。

     支持彭湃开展海陆丰农民运动,为彭湃成长为中共早期领袖人物,以及为中共党人在危难时刻“奔向海陆丰”奠定了坚实基础。

      近11年的历程,陈炯明是举世共认的革命将领,“社会主义将军”、“中国的列宁”、中国“最伟大的领袖之一”。这个时候,有谁说过他是“军阀”?如果这时候让陈炯明做“军阀”,孙中山、法国的里昂(中法)大学、陈独秀、中共广东组织乃至彭湃及其海陆丰农民运动岂不是与军阀同流合污?

       2、从1922年4月隐居惠州到1925年11月解散粤军。

      因与孙中山在和平还是战争统一国家的问题上发生分歧,为避免与孙中山发生冲突,1922年4月20日,陈炯明辞去本兼各职离开广州到惠州隐居。由于孙中山不愿意兑现与徐世昌同时下野的承诺,阻碍了祖国和平统一,1922年6月,从广西回师的粤军将领被迫发动“6.16兵谏”。陈炯明与孙中山由合作走向分裂,成为国民党的敌人。国民党强加给陈炯明的罪名是“悖主”、“犯上作乱”,“叛党(国民党)”、“叛国(孙中山广州政权)”、“背叛革命”(內战)的“叛逆”。没有人敢给陈炯明冠以“军阀”之恶名。

      1923年4月23日,孙中山率国民党第一次东征;1925年10月6日蒋介石率国民党第二次东征讨伐陈炯明,曾有人试探性骂陈炯明为“军阀”。但与国民党宣称“讨逆”,苏俄宣称肃清帝国主义在广东势力的宗旨不相符。而且“军阀混战”方兴未艾。倘若让陈炯明做“军阀”,岂不是让孙中山、国民党、蒋介石、苏俄,以及参与东征的党派,也成了“军阀混战”中的“军阀”?故“军阀”的帽子仅仅是在陈炯明头上一晃而过。骂陈炯明为“叛徒”、“反动”倒是情有可原,毕竟陈炯明与国民党分道扬镳,义无反顾地反对国民党搞内战,致力祖国和平统一,反对苏俄模式,主张民主民治,铁证如山。

      1925年10月10日,陈炯明创建的中国致公党宣告成立,陈炯明两届(8年)荣任中国致公党总理。至今没人敢说陈炯明为“军阀总理”,诬蔑中国致公党为“军阀组织”。

      1925年11月,为了生灵免遭途炭,实现祖国的和平统一,陈炯明下令解散退驻福建境内和驻防高、雷邓本殷部,共计3万多粤军,率先实践政党不私拥武装的诺言,开创了政党不拥有武装的先河。这是中国近代一件值得大书特书的壮举,中华民族引为自豪的典范。

       3、从1926年7月9日国民党发动北伐战争到1933年9月22日陈炯明病逝。

      1926年7月9日,国民党发动的北伐战争,是苏俄支持下的一场中国大内战。期间,“打倒军阀”的口号铺天盖地,锋芒指向张作霖、段褀瑞,革中华民国中央政府的命。这时候的陈炯明,是中国致公党总理,在香港率领全党,疾呼停止内战,组建联合政府,主张国家和平统一。这时候,陈炯明手无一兵,足无地盘,身边只有致力为公的致公党人。陈炯明不是国民党北伐对象,当然不属“军阀”之例。

      1927年8月,国共分裂,拔刀相向。陈炯明是致力于祖国和平统一大业的政党领袖。对处于之中危难之中的中共党人寄以深切的同情,帮助中共党人逃亡避难。陈炯明一生,从未与中共兵戎相见。

      1931年“九·一八”事变,陈炯明率领中国致公党支持东北抗日义勇军抗击日本强盗。组建抗日大同盟,号召各党各派齐集抗日救国旗帜下投入民族抗战。1932年1月28日,十九路军在上海抗击日寇,陈炯明率领中国致公党捐资输将,支持一·二八淞沪抗战。陈炯明是全国第一个投身民族抗战的领袖人物。

      从辛亥革命到“军阀混战”,陈炯明曾3次主动放弃了广东的行政权和粤军的指挥权,放弃广东“地盘”。没有武装割据对抗中华民国中央政府,逝世后以中华民国五色国旗和中国致公党三色党旗盖棺。没有与任何外国政治势力发生任丧权辱国的政治交易,坚决拒绝苏俄送上门的军援。陈炯明不是近现代文人所称的“军阀”。

      第四、谁是军阀。

     辛亥革命后,中国社会发生的内战,连续不断。以孙中山、国民党、中共为界线来确认谁是“军阀”,显然不能自圆其说。

     辛亥革命后,孙中山一口气发动多次革命,内战成了他唯一的职业。中华民国的历任总统,中国军队中反对孙中山或没有与之合作的著名将领,被孙中山视为敌人的,全都是军阀,唯独孙中山不是军阀。问题在于,孙中山战罢袁世凯、吴佩乎、段祺瑞、张作霖,再战陈炯明。作为内战的双方当属“军阀”之列。否则,近代“军阀混战”之说就无法成立。

      可能有人会辨解,称孙中山是在打倒“军阀”,不属“军阀混战”的范畴。但两次直(吴佩孚)奉(张作霖)战争算不算是所谓“军阀混战”?如果属于“军阀混战”,孙中山与张作霖、段褀瑞结成三角联盟,参加直奉战争。交战中的张作霖、段褀瑞与吴佩孚都是“军阀”,那么,孙中山又该称作什么?

      辛亥革命之后,较为大型的内战有:“护国战争” 、“南北战争” 、“直皖战争”、两次“直奉战争”、两次“粤桂战争”、“北伐”、“东征”、再东征再“北伐”。孙中山及国民党成了参战的一方。如果孙中山不是“军阀”,何来“军阀混战”?国共两党争天下也是内战。如果内战双方有一方不是“军阀”,“军阀混战”也就无从说起。如果不叫“军阀混战”,中国近代也就不存在“军阀”。

      近代乱世,群雄竞起,各竖旗帜探索求国之道属于无法避免的社会现象。中国只有带兵的优秀将帅,没有近现代文人所称的“军阀”。

      第五、“军阀”的提法,是对近代文明的贬渎。

      长期来极端的阶级政治漂染,近代中国的军队将帅,甚至连国家
领袖都被丑化为“军阀”,变成了口诛殊笔伐的反动派。这就抺黑了辛亥革命以及辛亥革命之后的历史,是对近代文明的贬渎。

      “现代军阀的老祖宗袁世凯”和“段褀瑞、张作霖、吴佩孚、孙传芳、阎钖山、韩复榘、白崇禧”,被列为成色十足、国家级的“八大军阀”(不知蒋介石于何时摘帽?)。再加上“广东军阀陈炯明”等一系列省级“军阀”,连同钟景棠,这位仅仅是粤军数百战领中的其中一名普通师长,也被冠以“海丰军阀”,即县级“军阀”。全国究竟有多少“军阀”?谁也无法说得清楚。近代仿佛成了“军阀”的天下。在某些文人以及某些史家看来,中国的“军阀”愈趋繁多,就愈加凸现革命者的日益伟大。近代中国愈黑暗,就愈能证明革命者的四射光芒。但他们恰恰忘记了,抺黑历史,最终是抺黑了自已。

      袁世凯曾经是清未重臣,中国北洋军队的统帅。他顺应了时代的潮流,和平结束了家族政治,建立中华民国所作出的殊勋,得到了举国、举世的承认。不仅受到黎元洪、黄兴为代表的南方独立各省的真诚拥戴,而且得到世界的承认,成为中华民国不朽的第一位总统。他在职不到5年,形成了全国大团结、大统一的政治局势,推行新政,民主气氛高涨,举世瞩目。他为国家长治久安,在政治上实行两次惊心动魄的政治改革。第一次是否定了一盘散沙的“四制共和”,否定了执政权终身、世袭制。创立了崭新的中央集权制。第二次是试图改中央集权制为君主立宪制,可惜他失败了。袁世凯不仅被描绘成“窃国大盗”、“卖国贼”,而且再加戴了一顶“军阀”的帽子,在他死后,又因北洋将领内斗,自成派系,袁世凯又被升级为“现代军阀的老祖宗”,成了中国“军阀”的开山鼻祖。袁世凯在辛亥革命前后以及他当上了国家领袖后所作的一切,被一概否定。辛亥革命以及辛亥革命之后,曾经是阳光灿烂的历史全被“军阀”的恶名所遮掩。辛亥革命后遍地开花的民族文明被全盘否定。这绝不是近代中国的历史!

       阎锡山作为国家级的“大军阀”,是从什么时候算起?什么时候才是军阀?什么时候才不是军阀?无法清楚。在这里,要郑重提醒3件事:(1)他治理山西30多年,山西的各项建设举世闻名,是山西人民钦仰的军政领袖。(2)他曾是北伐军赫赫有名的军长。北伐一路高喊“打倒军阀”, 如果阎锡山是军阀,北伐也就成了“军阀打军阀”。(3)山西曾是民族抗战的坚强堡垒。在国共合作抗战的8年中。当年的八路军,归属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也是阎长官的部属。在计算阎锡山的“阀龄”时请万分小心,以免一个疏忽,将八路军也列入阎钖山“军阀”军队的序列。

       随着政治昌明,中国社会逐步回归理性,历史上的是非曲直日渐清晰。被尘封的中国近代文明正在不断呈露光芒。众多被丑化了的中国军人、社会政治人物的形象正在逐步恢复原貌,闪现光辉。

      彻底清除“军阀”一词,无疑还中华民族之文明,走向民主政治的重要标记。

(陈炯明先生诞辰日:1878年1月13日、农历光绪三年、丁丑年十二月十一月。拙文純学术探讨。成文于2020年4月29日)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6)
回复 血色河山 发表于 2020-11-18 23:10:12
或许是,或许不是
回复 缘来缘去 发表于 2020-11-19 22:15:08

多谢关注点评。
回复 村民甲 发表于 2020-11-19 22:45:31
以历史的态度探讨历史问题,拜读了……
回复 缘来缘去 发表于 2020-11-20 22:22:06
村民甲 发表于 2020-11-19 22:45
以历史的态度探讨历史问题,拜读了……

离开历史事实谈历史问题,是最大的愚蠢。

多谢关注点评!
回复 普陀寺 发表于 2020-11-22 00:51:20
凡事都要经得起历史的推敲,真实的历史是由人民写的。
回复 缘来缘去 发表于 2020-11-22 16:23:30
普陀寺 发表于 2020-11-22 00:51
凡事都要经得起历史的推敲,真实的历史是由人民写的。

多谢关注点评
资讯推荐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