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勇的吹号手——林子平

发布者: 戴镜兵 | 发布时间: 2021-4-7 14:20| 查看数: 17713|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微信图片_20210407141853.jpg

1928年4月27日早晨,大雾弥漫,十步开外难辨东西。

海埔圩通往池兜村的小路上,地下党员秀姑正全力往前跑,她要把刚刚获得的情报及时送给七区领导人陈庆广。

习惯早起的陈庆广刚到农会馆,秀姑到了。

接过秀姑递过来的情报,陈庆广飞快地看了一遍,来不及跟秀姑打声招呼,匆匆赶到吹号手林子平的家。

急促的敲门声把还在睡梦中的林子平吵醒了。

陈庆广用命令的口气对林子平说:“情况紧急,马上吹集合号”。

微信图片_20210407141857.jpg

寂静的池兜村上空响起了螺角声,这是万分火急的号令,所有共产党员、赤卫队员,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农会馆前集合。

陈庆广用严肃的声调对大家说:“刚刚获得情报,敌人怀疑红军藏在池兜村,马上就要进村围剿了,请大家抓紧行动,带领乡亲们撤退,林子平负责垫后,确保所有村民安全撤离。”

微信图片_20210407141901.jpg

全村共产党员、赤卫队员分成三队,分别到村中各条巷子动员乡亲们往海边撤退。

林子平再次吹响了螺号,他怕有乡亲听不到撤退的号角声,一条巷一条巷地走进去。当来到家门口时,只简单地对妻子说:“你带上节儿(仅两岁的小儿子)从村西边走田间小路去外湖亲戚家躲躲,你要照顾好自己(陈氏此时已经有了六个月的身孕)和节儿,等我来接你。”说完,摸了摸小儿子的头,走出家门,继续吹响螺号。

微信图片_20210407141859.jpg

池兜村有九条大巷,八百多人,因事发突然,时间又紧,一时之间,很难让所有村民撤离。林子平负责垫后,只要还有一位村民留在村里,他是不会离开的。

一小时后,池兜村民全部撤退完毕,林子平正想离开村庄时,敌人已经进村了,同时所有进出村口的路被敌人封锁了。

林子平直奔池兜小学而来,他想借着浓雾的掩护,向田沟仔冲出村庄再向海边转移。敌人进村后发现人去村空,气得火冒三丈,到处寻找目标,发现有人正往村口突围,全力围捕,希望获取一点收获。

林子平对地形非常熟悉,一路狂奔,跑过了乌番埔(沙地名)、后海角(小山名)、七沙(沙滩名)、东海仔角(小山名),藏在东海仔(沙滩名)的小石堆里。

时过晌午,雾气渐渐散去。失去了浓雾的掩护,林子平被从海上开来的敌船发现了。四周都是敌人,再跑也没有去路,反抗只有被当场击毙。林子平急中生智,马上吹响螺号,向战友传递他已经被敌人逮捕的信息。

微信图片_20210407141907.jpg

恼羞成努的敌人看到林子平在吹号,挥起大刀,朝林子平的右手砍了下去。随着敌人的大刀落下,林子平右手臂和海螺号应声落下,鲜血染红了四周的海沙,林子平痛得晕过去。

当林子平苏醒过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棵大树上,敌人对他百般折磨,迫他说出共产党员、赤卫队员的去向。英勇的林子平无论遭受怎样的折磨,始终一言不发。

敌人看到无法从林子平的口中获取情报,几个敌人决定同时对林子平下手,他们有的用刺刀,有的用大刀、有的用红缨枪,同时向林子平刺杀过来。

林子平牺牲时年仅28岁。

惨无人道的敌人把林子平的尸体抛向大海。

林子平的妻子陈氏在外湖亲戚家苦苦地盼望着丈夫来接她与孩子回家,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丈夫不幸牺牲的消息。

第二天拂晓,陈氏挺着大肚子回到丈夫牺牲的地方,沿着海边疯狂地寻找林子平的尸体。她从后海找到七沙再寻到东海仔,她一边哭一边呼唤着丈夫的姓名,一整天,来来回回,找了几遍。她泪流干了,声音也哭哑了,但是,丈夫的尸体依然没有找到。

第三天,风起浪急,陈氏顶着海风依然在海边寻找丈夫尸体。时近中午,陈氏终于在七沙角(沙滩与小山连接处)找到了没有了右手臂、浑身伤口的丈夫尸体。她用尽力气,想把丈夫的尸体抱上岸,但是,本就瘦小的她,如今还身怀六甲,那有这般力气?无可奈何,她狂奔回村,找来好心的邻居帮忙。但是,风浪太急,两人用尽了力气,也只能把尸体拖到海滩边。把丈夫草草埋葬。后来,因海浪的冲击,林子平的尸骨再也找不到了。

微信图片_20210407141904.jpg

陈氏带着两个幼儿艰难度日,1937年因病逝世,留下了两个尚未成年的孩子。

两个失去了父母的孩子(林节12岁,林木兴10岁),开始过上了流浪乞讨的日子。有一天,兄弟俩乞讨来到厝辽村,村中大户人家把林节留了下来,让他帮助放牛。弟弟继续过着乞讨的日子,不久,弟弟饿死在野外。

1943年,林节回到池兜村,被林开英收留。

解放后,林子平同志被评为烈士,人民政府对烈士后人给予了生活照顾和工作安排,林节当上了民兵营长,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0)
资讯推荐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