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邮政储蓄银行
查看: 16184|回复: 57

[论汕尾] 以史为鉴,感恩习仲勋老书记对于海陆丰老区的关心与关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18 21: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有话就讲 于 2014-9-19 10:48 编辑

     以史为鉴,感恩习仲勋老书记对于海陆丰老区的关心与关怀!


     近期汕尾日报刊登了一篇“以史为鉴 启迪后人——《海丰文史》出版三十年风雨印记”的文章,当中说到“海丰在文革时期,受极左路线影响下,出现了毁红灭赤,损坏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红宫、红场,诋毁海陆丰这块革命根据地极端行为。”让在下了解到原来在1958年至1983年汕头专区代管海陆丰期间,尤其文革时期海陆丰发生了很多事情,经过借助网络搜索进一步深入的了解,了解到很多以前根本所接触不到的事情,感触很多很大,这里特别要向海陆丰的大恩人习仲勋老书记说声谢谢,感谢对于海陆丰的关心与关怀。感恩习老书记对于海陆丰的肯定与尊重,感恩习老书记的“拨乱反正”,冒大风险严肃处理反彭湃事件,从而翻开了海陆丰新的一页。
111.jpg
习仲勋(无产阶级革命家)
一、感恩习老书记“拨乱反正”,冒大风险严肃处理反彭湃事件!

  19784月,习仲勋接受中共中央的委派,从北京飞抵广州,主政广东,把守南大门。作为祖国南大门的广东省,历经十年“文革”,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习仲勋到广东工作后,深感自己责任重大。他主政广东作出的一项重大举措,就是按照中央的指示和实事求是的原则,对冤假错案逐一加以平反、改正。上任伊始就亲临海丰了解情况,并把“反彭湃事件”的平反案子放到首位亲抓,冒大风险严肃处理反彭湃事件为在反彭湃冤案中死难的和受迫害的干部群众平反昭雪。

1、亲临海丰了解大反彭湃的问题情况。  

   广东省是“文化大革命”期间林彪、“四人帮”严重干扰破坏的重灾区,习仲勋到广东之后,曾接到许多要求平反的信件和电话。习仲勋通过听取汇报,审阅案卷,深入各地调查研究,对广东一宗宗骇人听闻的冤假错案逐步有了认识。其中最令人发指的冤案就是在海陆丰制造的反彭湃的反革命事件,致死160多人,伤3000多人。海丰是中国共产党早期著名的革命家彭湃的故乡。彭湃出身大地主家庭,但散田散产,毁家纾难,周济农民。上世纪20年代,他在家乡海陆丰开展农民运动,是中国农民运动的先驱。有“农民大王”之称。彭湃是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的创始人,在“文革”中被诬陷为“叛徒”,其亲属和维护革命烈士英名的干部群众也遭残酷镇压。

  1978年七八月间,上任三个月之后,习仲勋开始了他为期一个月的梅县、汕头、惠阳之行。在汕头地区(时海陆丰归汕头专区代管),他考察了海丰县,听取了“文革”期间在海丰县发生的大反彭湃问题的汇报。习仲勋听罢大为震惊,并用骇人听闻来描述此次事件。他对这个事情非常气愤,非常激动,并把这个事情放到首位亲自抓。

  
据习仲勋在翌年春回忆:“去年七八月我到汕头,解决海陆丰反彭湃的问题,海丰县委常委19人中,有几个参与杀了人,他们手上沾了血。当时我同县委谈这个问题,叫不叫他们来?有的同志怕他们来听了会自杀,我说让他们来,如果自杀是他们自己的事。我对他们讲清楚,过去是过去的事,主要看今天认识罪行没有,对你们的评价,是看你们现在。我和他们谈话以后,没有出事,没有一个人自杀。事情弄清楚了,民愤很大,平不了民愤的,我再把你关起来。有的拿刀杀人的并不是最主要的罪犯,最主要的是幕后策划指挥的,责任在他们。”习仲勋指示汕头地委领导干部要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放手发动群众,彻底把海丰问题揭开,解决好这一问题。

  
关于文革时期反彭湃情况:“文化大革命”期间,林彪、‘四人帮’为了反(周)总理、反叶(剑英)帅,阴谋篡党夺权,直接插手海丰,他们在海丰大反彭湃烈士,诬蔑彭湃是“叛徒,迫害彭湃烈士的母亲及其亲属,搞掉红宫、红场,杀害彭湃烈士的亲属,残酷镇压群众,在海丰制造的反彭湃的反革命事件,把彭湃同志宣布成“叛徒”,迫害彭湃烈士90多岁的母亲,把彭湃烈士的儿子彭洪迫害致死,还残酷杀害彭湃同志的侄儿彭科、彭竞等同志,把彭科斩头示众。这一事件造成死160多人,伤3000多人。

2
、亲抓并严肃处理反彭湃事件!

     1978
618日,习仲勋和省委有关负责人专项听取关于海陆丰问题的汇报。习仲勋结合所掌握的大量证据和事实,认为为彭湃及亲友平反的时机到了,下决心要为在反彭湃冤案中死难的和受迫害的干部群众平反昭雪。

    
彭湃之子彭洪的爱人陈平至今仍清楚地记得,1978年初夏的一天,她在省委珠岛宾馆第一次见到习仲勋。习书记手里拿着陈平数月前写给中央和省委的申诉信,信的前面就是周总理亲批的字条。习书记将周总理批条的来历告诉她,握着陈平的手关切地说:“彭洪同志的案子,中央很重视,省委一定会抓紧落实好,对案件进行调查。”

      1978
年七八月间,习仲勋考察了海丰县,听取了“文化大革命”期间在海丰县发生的大反彭湃问题的汇报。

    813日上午,习仲勋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议并作重要讲话,他在讲话中强调对海丰县严重违法乱纪的人要严肃处理。他说:“对海丰问题严重的人,我都找他们谈话,把政策交给他们,说不管过去问题多大,看现在的态度如何。要相信干部群众,把政策交给他们。对‘文革’中拥护彭湃的至今仍有400多人政策不落实。林彪对海丰的批示,谁反对毛主席,就打倒谁。很明显,打倒彭湃,就是打倒叶帅、徐帅、总理。问题不是那么简单。” 他指示有关领导和部门负责人,认真做好落实政策的工作。

  两天之后,815日,省委在广州举行全省落实干部政策会议。省委书记李坚真参加会议并讲了话。会议联系广东省的实际,揭发批判了林彪、“四人帮”破坏党的干部路线和干部政策的罪行。会议要求各级党委切实加强领导,彻底肃清林彪、“四人帮”的流毒和影响,加快落实干部政策的步伐。这次会议的召开,是省委和习仲勋推动全省平反冤假错案、落实干部政策和其他各项政策的一个重大步骤。

    10
30日,习仲勋主持召开的省委常委会议决定,“要加快清查和落实政策工作的步伐,对错案、假案、冤案,要大张旗鼓地平反昭雪”。

   11月初,习仲勋赴京参加中央工作会议。会上,他对文革中广东的冤假错案,进行了揭发批判。结合视察海丰时了解到的情况说反彭湃问题:他们在海丰制造的反彭湃的反革命事件,把彭湃同志宣布成“叛徒”,迫害彭湃烈士90多岁的母亲,把彭湃烈士的儿子彭洪迫害致死,还残酷杀害彭湃同志的侄儿彭科、彭竞等同志,把彭科斩头示众。这一事件造成死160多人,伤3000多人。全省不少老革命根据地的党员、群众也受到类似的迫害。

     1978
1110日,海丰县委为在“文革”中遭迫害致死的彭洪举行了追悼大会,省委、省革委会、汕头地委、地区革委会都送了花圈。彭家获得平反昭雪之后,海丰全县有3200多人也被平反。被开除出队或被迫退职的干部、教师、职工有1300多人获重新安排工作。纪念彭湃烈士的遗物遗迹全部恢复。参与迫害的人,受到了严惩。

  197918日至25日,广东省委召开四届二次常委扩大会议,习仲勋在会上宣布:“文化大革命”中,海丰发生的反彭湃事件,这是林彪、“四人帮”篡党夺权阴谋的一个组成部分,矛头指向周总理、叶副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一次反革命事件。在这个事件中,著名的海陆丰农民运动遭到诋毁,彭湃同志被打成“叛徒”, 彭湃烈士的亲属和维护革命烈士英名的干部和群众遭到残酷的镇压,激起了广东人民以至全国人民的无比愤慨。今天,海丰冤案得到了彻底平反昭雪,被颠倒了的党的历史重新恢复过来了。

     2
11日,广东省委、省革委会决定:严肃处理反彭湃烈士事件。犯有严重罪行的原汕头地委副书记孙某已被捕;残杀彭湃烈士亲属及群众的反革命分子洪某等交司法机关严惩。

3
、冒大风险,在阻力重重的情况下平反彭湃烈士冤案

   
“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给广东制造了大批的冤假错案。在习仲勋到广东之前,中共广东省委已经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开始了局部的落实政策,开展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但是,由于受到当时中央主要领导人“两个凡是”思想的影响,党的指导思想和各条战线的拨乱反正工作处于徘徊状态,广东的平反冤假错案工作步履维艰。习仲勋老书记当时可是冒着大风险冲破重重阻力平反彭湃烈士冤案。

      
关于彭湃烈士冤案的平反当时简直是阻力重重。如在冤案发生时,周总理得知彭湃烈士的老母亲周凤被折磨得一息尚存,立即下令抢救,这些凶手竟攻击周总理“为地主婆周凤翻案”;周总理下令收缴枪支,停止杀人,不准围捕上山群众,凶手们竟上街游行示威,张贴“猛揪国务院后台老板”等反动标语。1974年,叶剑英派出解放军总政治部工作组,去调查海丰事件,也是受到百般阻挠破坏,掩盖罪行。

      1978
年夏天,中共广东省委常委举行整风扩大会议,担任省委第一书记的习仲勋提出,应对这起骇人听闻血案中的死难者平反昭雪。有些人就明目张胆地说,彭湃这个事件是不能搞平反昭雪,否则就上告党中央。习仲勋勃然大怒,对这个“杀人有理”的家伙说:“你要是不上告,你就是王八蛋!”这才揭开了海丰问题的盖子。还有一次是省委开会,也是谈到反彭湃事件,要作为一个反革命事件,要大张旗鼓地进行平反,要派工作组去。那时候下面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地来抵制这个事情,但总是阳奉阴违,不够爽快地做这个事情。有一次,他就“啪”地拍桌子,拍了桌子,大发雷霆。

     
今日,在广东省档案馆还收藏着一份习仲勋同志在汕头地委的讲话记录,这份讲话一开篇就直指反彭湃事件。习仲勋指出:林彪、“四人帮”为了反总理、反叶帅,阴谋篡党夺权,直接插手海丰。他们大反彭湃烈士,迫害彭湃烈士的母亲,杀害彭湃烈士的亲属,残酷镇压群众,搞掉红宫、红场,这完全是阶级报复事件,是惊心动魄的阶级斗争,要为死难者昭雪。但是,虽然有广东省委的支持,联合调查组的工作依然是困难重重。到了那里去以后,阻力是很大的,当时的地委啊、县委啊,制造了很大的阻力。讨论的时候,地委书记,是非常牛的。他们当时就找一些理由,找一些各种各样的理由。讲到彭科被杀的事,又说是自杀,这个那个,总想把大事化小。

    平反彭湃烈士冤案除了阻力重重外,当时冒的风险是很大的,当时的习仲勋书记已经65岁了,他刚结束了16年的文革牢狱劫难(19629月,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习仲勋同志因所“《刘志丹》小说问题”,遭康生诬陷,在“文化大革命”中又受到残酷迫害,被审查、关押、监护前后长达16年之久。他始终保持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得到彻底平反。),刚刚出来工作,刚刚到广东来主政。这就要求习仲勋老书记非常有智慧,非常有勇气。

    
虽然平反面临着重重的阻力,面临着大的风险,习仲勋老书记依然决定要彻底解决好这个问题。根据习仲勋的指示,广东省委、省革委会同广州军区党委组织了一个专门的队伍,一共出了三十多个人,组织了一个联合工作组进驻海丰,协助汕头地委彻底清查海丰反彭湃烈士事件。担任组长的就是时任广东省公安厅长王宁同志。王宁同志按照中央和省委部署,做了大量扎实细致的工作,带领联合工作组历经半年多的明查暗访,工作组收到群众来信八千多封,接待来访群众五千多人次,彻底查清反彭湃事件的真相。最终在广东省委主持下,彭湃烈士亲属及大批群众获得了彻底平反。原汕头地委副书记孙某,和疯狂进行阶级报复的反革命分子洪某,及其他民愤极大的杀人凶手,受到了专政机关的严惩。稍后,那个靠打砸抢上台的罪恶累累、又一直拒绝对这起大血案进行平反昭雪的县委书记叶某也得到了应有的下场。彻查这一事件,是习仲勋主政广东两年期间抓的一桩在全国具有深远影响的冤假错案,由此被记入史册。  

      
对于习老书记上任伊始就亲临海丰了解情况,同时把“反彭湃事件”的平反案子放到首位亲抓,冒着大风险冲破重重阻力平反彭湃烈士冤案;对于习老书记“拨乱反正”,为被残杀迫害的彭湃烈士的亲属和大批革命群众平反昭雪,纪念彭湃烈士的遗物遗迹全部恢复,相关人员得到处理。

     
感恩习老书记对于海陆丰革命老区的肯定与尊重,肯定海陆丰革命老区为党和国家做出的贡献,尊重海陆丰人民,正是由于习老书记的肯定与尊重才在初来广东执政的第一时间就着手平反彭家冤案;感恩习老书记的“拨乱反正”,严肃处理反彭湃事件,平反了一批批老干部冤假错案,翻开了海陆丰新的一页,要知道这么严重的冤案平反要推翻多少事情,牵扯多少多少官员,这在当时冒着何等大险啊!海陆丰人能不感动感激感恩吗?

     
诚然那是个特殊的年代,但何以汕头代管的海陆丰偏偏是特别严重的,这是广东改革开放30年闯关路平反的广东第一大冤案,这不得不让人深思啊!如此第一必然有其特别的地方,改革开放初期,稳定与发展是第一前提,那时候不深究,但和平年代的今日有必要深入探讨一下,以为今日经济社会发展借鉴!(另文探讨)

二、以史为证
维护老区历史地位和尊严底气来源于习老书记。

   
“以史为鉴 启迪后人——《海丰文史》出版三十年风雨印记”的文章中“以史为证 维护老区”写到“岂料自1982年以来,广东有些党史工作者竟不顾中央早已论定的决议,不理《中共东江特委文件选编》的记载,以“转移论”否定中央决议,又提出“不同概念论”说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只存在四个月等等,以学术研究继续抹煞这块红色根据地。”

   广东有些党史工作者以学术研究抹煞这块红色根据地的此类不实的结论严重地损坏了海陆丰人民革命根据地的形象,伤害了海陆丰根据地,特别是海陆人民的革命感情,更对不起英勇牺牲的先烈们,这般行为和海丰在文革时期,受极左路线影响下,出现了毁红灭赤极端行为同出一辙,意在诋毁海陆丰这块革命根据地,攻击彭湃同志和海陆丰农民运动。此般行为必然是受到省里高官的授意,不然有些党史工作者何以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作出否定历史、否定中央已论定的决议的事情,为此,海丰党史工作者携手文史人员进行了有理有据地反击就有所风险,试想海丰县的党史工作者相对于省里高官,那根本就是扭不过大腿的胳膊,分分钟职位不保,身陷囹圄。虽然有所风险,但因为有底气自然也不怕,而底气应该来源于当时在中央任职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的习老书记。

  一是习老书记尊重海陆丰人民,肯定海陆丰为党和国家所做的贡献,刚为反彭湃冤案中死难的和受迫害的干部群众平反昭雪,广东有些党史工作者在习老书记调离广东不久就以学术研究抹煞这块红色根据地的行为根本就是否定习老书记关于彭湃烈士冤假错案的平反,因为这无形说明习老书记为平反彭湃烈士冤案是错误,严肃处理反彭湃事件中犯有严重罪行的相关人员也是错误!

     二是习仲勋老书记此时已经调任中央,但他在广东任职时很关心政协工作,重视文史资料的整编。他提醒说:省参事室、省文史馆的老人是活材料,很有用处,要弄些人把他们知道的历史材料写出来,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要做这个工作。当汇报到省政协、文史馆、参事室的干部年老体弱的多,要求从当年大学毕业生中分配十多个给他们时,习仲勋答应说:可以,分配一些人给他们。当省革委会副主任杨康华谈到王作尧、莫雄可以安排为省政协副主席时,习仲勋说,有什么人物要在政协安排工作的,你们老同志知道情况,可以向统战部提出来。王作尧(原武汉军区空军副司令)可以安排嘛,但要在省政协第二次全体委员会议选举决定。廖似光同志可以到政协去工作,参加政协党组。不要老说她有什么缺点。这些人是老人了,要给他们一些荣誉职务。对人要三七开,就是倒三七,也要看到他的三分成绩。习仲勋说:统战部要管政策,要通过政协这个组织做联系各方面群众和人士的工作,向他们宣传新时期的总任务,宣传党的方针政策。

     源于来自习老书记对于海陆丰革命老区的关心与尊重,源于习老书记对于广东文史资料整编的重视,相信习老书记不会任由广东有些党史工作者以学术研究抹煞这块红色根据地,故海丰党史工作者携手文史人员才有大的底气与勇气进行了有理有据地反击。根据大量的我党在各个时期的文件、革命历史资料,进行查证,捍卫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历史地位和尊严。充分证明和肯定了创建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革命历史意义,敢为天下先的首创精神和斗争勇气,这些都是彪炳史册的!

222.jpg

三、海陆丰脱离汕头专区,回归惠阳专区,必然有习老书记的一份意见,再次感恩。

  1983713日,中共广东省委决定:撤销汕头地区建制,实行地市合并,市领导县的体制,汕头市为省直辖市(国务院1222日正式批准)。汕头市管辖区为揭阳、饶平、澄海、潮阳、南澳、普宁、惠来、揭西、海丰、陆丰、潮州市等101市以及安平、同平、公园、金砂、市郊5个市辖区和一个经济特区。27日,省委通知,从91日起,海丰、陆丰两县划归惠阳地区管辖。

      1983
1222日国务院【国函字269号】批复的第2条:撤销汕头地区。将澄海、潮阳、揭阳、揭西、晋宁、惠来、饶平、南澳8县划归汕头市管辖;将海丰、陆丰两县划归惠阳地区。撤销潮安县,将潮安县的行政区域并入潮州市。

     
1983年广东省委决定还有国务院的批复可见,1983713日广东省委关于地市合并的行政区划调整的决定中海丰陆丰两县还是汕头管理,只是广东省委的这个决定上报到国务院后遭到反对,才在不到半个月就另行通知,91日起海丰陆丰两县从汕头专区划出划归惠阳地区管辖!国务院不同意广东省委的决定而把海丰、陆丰两县划归惠阳地区管辖必有其用意!

      
国务院反对这个提案,应该有了解广东,了解海丰陆丰情况其时又在中央的高官的意见,而这个人应该就是习老书记,1983年习仲勋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负责中央书记处的日常工作。1978-1980时他任广东省委书记,习仲勋在广东工作了两年七个月。为广东的改革开放事业和特区建设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习仲勋领导广东排除了“左”的干扰,冲破“两个凡是”的束缚,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有错必纠,开创了平反冤假错案、落实干部政策工作的新局面。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国内政治形态进入深度地“拨乱反正”,平反了一批批老干部冤假错案,翻开了政治协商、民主监督新的一页。通过平反昭雪,调动了社会各个方面的积极性,为广东的改革开放事业创造了重要条件。同时文革时期海丰反彭湃的冤案就是习仲勋在广东执政时亲抓平反的,他亲临海丰了解地方情况,了解地方矛盾。

     
当时处于改革开放的前沿广东是全国的焦点,那么广东省委的这个区域调整的决定,不可能不报或者隐瞒习老书记,要知道习老书记原任广东省委书记,他是在改革开放的历史转折时刻不负重托,平反冤假错案,大胆探索,试办经济特区,为广东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使广东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开路先锋。另外关于海丰陆丰二县区域调整方面也不可能不咨询习老书记的意见,因为习老书记是最了解海丰陆丰情况的人,故广东省委关于海丰陆丰二县归汕头管理决定没能通过,自然有习老书记的一份反对意见,也许更全然是习老书记的态度使然。所以国务院把海丰陆丰两县单独划出汕头划归惠阳地区管辖应该和习老书记大有关系!幸好是国务院的反对,不然在广东省委的决定中,海丰陆丰还属于汕头!

      
那么国务院反对广东省委的这个决定,而把海丰陆丰两县单独划出汕头划归惠阳地区管辖,这应该有两方面的原因,一、出于尊重地方历史沿革的缘故,海陆丰一直以来都是属于惠阳地区范围,直至1958年至1983年短暂时间才由汕头专区代管,所以尊重历史沿革把海丰陆丰二县划归惠阳地区管辖;二、出于地方海丰陆丰地方矛盾的考虑。汕头代管海陆丰的文革时期,造就广东第一大冤案,直至习老书记1978年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时这才揭开了海丰问题的盖子,彭湃冤案才得以平反,这也是改革开放30年闯关路平反的广东第一大冤案,1983年海陆丰脱离汕头专区回归惠阳专区和此案应该也有很大关系。从冤案的造就到平反,双方矛盾尖锐,如还一直属于汕头专区管理,矛盾难免再次激化!

     
至于说把海丰、陆丰两县划归惠阳地区管辖,为什么说感恩习老书记呢?这里不说原因,只看从民众对于再次回归惠阳专区的态度可见,198391日凌晨0时,没有任何一级政府官员放话,海陆丰老百姓家家户户燃放鞭炮,庆祝海陆丰回归惠阳专区。鞭炮代表喜悦,只有春节的时候家家户户才会放鞭炮的,可91日这个非节日的日子放鞭炮意味着什么呢?意味这个非节日的日子比春节还开心,意味着苦日子终于挨到头了!

   
这里用新年除夕放鞭炮的传说来代表这种放鞭炮:很久很久以前,在大海中,生活着一种十分可怕的怪兽,叫年。年在每年的除夕夜,都会出来,吃人或家禽家畜,弄得民不聊生。人们都十分害怕他。除夕夜的前一天,一位老乞丐来到了一位老太太家,向老太太乞讨。老太太好心的给了他一碗饭,一边悲伤地说:“唉!明天年就要来了,我们一定活不成了!”老乞丐摇了摇头,看着老太太的红色衣服说:“年害怕红色和爆竹声,明天你穿上红衣,在家门口贴上红色春联,年一来,就放鞭炮,可避免灾祸。”第二天,年来了,大家便把鞭炮一起点燃,鞭炮的声音吓跑了年。以后,人们年年的除夕都放鞭炮,年再也不敢来了。现在,人们放鞭炮,有辟邪,吉祥,保平安,喜庆,招财之意。

四、感恩习老书记对于海陆丰的关心关怀,这里特摘要说说
1983年后海陆丰发展情况,相信今日在天之灵习老书记很有兴趣!

  1983
91日起海丰陆丰二县正式划出汕头划归惠阳地区管辖。结束了25年的汕头专区代管历史,再次回归惠阳地区!汕头代管海陆丰期间,被强硬地划入揭西县的五云和上砂、下砂并没有一起回归!

  汕头专区代管海陆丰期间的1965年成立揭西县时,尽管陆丰五云籍干部群众极不赞成,但一纸公文下来,还是强硬地把五云和上砂、下砂划入揭西县。1988年陆河建县的时候五云和上沙、下沙三镇好象有一次回归陆河的机会,但由于地方当局的阻挠,罔顾并扭曲民意导致无法回归陆河,海陆丰区域不能再次完整,还请相关部门彻查是否有此事!五云是一个特殊的地方,自秦朝南海郡博罗县(含今惠阳、海陆丰等地)算起,五云就从属于陆丰(现陆河),清朝时属陆丰县吉康都。他是广东革命老苏区。先烈彭湃曾亲临五云领导农民运动,使反动派闻“五云洞”之名而胆丧。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这里又是陆丰县地下党活动的据点,曾培养过不少革命志士,光是为海陆丰的解放就牺牲过38位五云籍同志。陆丰县的党史将永运记载他们的历史功勋。

  1988年海丰陆丰二县的基础成成立地级市汕尾,正式与惠州分开。汕尾原为海丰下属的一个镇,一跃为整个海陆丰大地的新名称,由于新的市名只用市址所在地为市名,罔顾了地方历史文化;再由于汕尾“汕”与潮汕与汕头的“汕”相呼应,汕尾经常被说成潮汕或汕头那边,汕尾人也经常被说成潮汕人!连广东省党报《南方日报》多年来也多次犯错误,多次把汕尾说成汕头!故汕尾这个市名并得不到广大海丰、陆丰、陆河人的认同,以至汕尾建市以来恢复海陆丰原名的呼声不断!相信党和中央也不愿意见到为党和国家做大贡献的海陆丰声名的淡化,当时市名取法实在无理,因市址为市名。试想49年建国的时候如因为首都在北京,而把国家名字成为北京国,那对地方历史文化是何等否认呢?且汕尾建市后城区一直没取名,导致汕尾这个市名成为城区的代名词!

  汕尾是一个本不应该落后的地方可是却真实的落后着的地方。汕尾是沿海城市,南海物丰之地资源丰富,比邻港澳台的区位优势更是明显,身处改革开放前沿地带的广东,本应大有作为,可由于东西两不就的原因错过改革开放大好机遇,经济却发展异常缓慢,并且基层矛盾激化,在广东且经济社会发展异常迅猛高速发展的今日,还是广东省经济最落后的地方。

  汕尾建市前25年来倾海陆丰资源大力发展汕尾城区,25年后看着深圳与汕尾合作大力发展深汕合作区(海丰四镇)。海丰望眼欲穿,偏离根本的发展,高速铁路的绕道,幸千年历史名城有一定底蕴,今方尚存一丝元气,皆先烈之保佑,然陆丰就实在不堪啊!走私、洋垃圾,冰毒横行,治安混乱!

  20144月为提升潮汕文化品位、培育岭南文化品牌、打造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在广东省委宣传部牵头组织下,汕头、汕尾、潮州、揭阳四市已正式启动《潮汕文库》大型丛书编辑出版工程。如此征集简直乱来,这是海陆丰,不是潮汕,征集潮汕历史跑来海陆丰征集!太乱来!有必要问问省委宣传部的庚部长究竟对广东,对海陆丰历史文化沿革了解吗?难道省委宣传部也许也因为汕尾的“汕”字而把汕尾当成潮汕的一部分。

  2014年的717日广东省政府同意汕尾市按“3+1”(深莞惠+汕尾)模式参与深莞惠经济圈建设、参与相关联席会议,按照政府推动、市场驱动的原则确定相关合作事项,承接深莞惠地区辐射转移。汕尾市与深莞惠经济圈之间将主要依托深汕对口帮扶,重点加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产业转移园区建设、社会民生事业、区域环境治理等方面的对接合作,逐步带动经济社会的全面融合发展。
  当前广东省政府关于《广东省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正在广征公众意见918号就结束!这也是本文所发表的日子,那么未来海陆丰路在何方呢?上层建筑是否会充分考虑民意,考虑海陆丰人民的感情与归宿感则拭目以待!相信习老书记在天之灵依旧会默默关注并保佑海陆丰。

  关于海陆丰发展情况当前告一段落,至于未来的路在何方,还看如何再走!反正活在当下,把握每次的机会,因机会稍纵即逝,为自己的生命找到出路……城市的发展也是一样!

333.jpg

  综上所述:习老书记对于海陆丰的深情厚谊让人感动,这里再次向海陆丰的大恩人习老书记说声谢谢,习老书记对老区人民的关心与关怀海陆丰人莫敢为忘,当必感恩载德并将这段历史铭刻于心以让更多年轻一代感恩习老书记。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海陆丰人不是忘本之人,今日习老书记逝去已经12年啦,但还有后人在,其后人一旦来到海陆丰,海陆丰人一定夹道欢迎,虽然海陆丰今日在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发展不济,声名也不复,但南海物丰集天地灵气之地,物产资源丰富,海丰莲花山的养生茶不错,还有虎噉的金针菜营养价值也是很高,海鲜更甚是美味,一定会尽到东道主本份让其后人大快朵颐,满载而归!
                                 海陆
                             2014918

该贴已经同步到 海陆的微博

楼主热帖
[城事报料] 强烈要求海丰县委县政府公开1.4亿元都用在什
[城事报料] 海丰母亲河龙津河:是在清淤还是借清淤之名偷
[三维论点] 关于违建楼盘的拆除,先要做到让老百姓心服口
[城事报料] 海丰广富路,一边封路修路,一边仍然做停车位
[城事报料] 海丰龙山公园内建养鸡场全国奇葩,烈士哭啼
[城事报料] 聚亲情,畅家事!热烈祝贺“海丰彭氏宗亲新春

0
发表于 2014-9-18 23: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4-9-18 23: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4-9-18 23:45: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老实人:记海丰县委书记郑佳;陆丰市委书记陈增新(2/7011) (转载)
http://www.swsm.net/thread-320941-1-1.html
;P
发表于 2014-9-19 09:2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太长了,海陆兄。是原创么?
发表于 2014-9-19 09:3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长了啊。习仲勋的后代习老板要是来海丰,海陆兄负责接待吧?
发表于 2014-9-19 10: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
发表于 2014-9-19 10: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4-9-19 10: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剑指蓝天 发表于 2014-9-18 23:45
两个老实人:记海丰县委书记郑佳;陆丰市委书记陈增新(2/7011) (转载)
http://www.swsm.net/thread-320 ...

发表于 2014-9-19 10: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剑指蓝天 发表于 2014-9-18 23:45
两个老实人:记海丰县委书记郑佳;陆丰市委书记陈增新(2/7011) (转载)
http://www.swsm.net/thread-320 ...

发表于 2014-9-19 10: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104613553 发表于 2014-9-18 23:16
顶起!永远怀念习仲勋书记,海陆丰人民永远是一家

对那段史实不熟悉。
发表于 2014-9-19 10:51:43 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老习养个小习救中国,惊死贪官污吏佬
发表于 2014-9-19 11:30: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年头都没了毛爷跟邓爷啦。。。。。。。。。。。。
发表于 2014-9-19 12: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关注!很好很好!
希望早日真正并入“深莞惠经济圈”(惠州府)!
这时历史必然规律!
发表于 2014-9-19 13: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4-9-19 13: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听老一辈子说,在文革期间,我们海陆丰人民被汕头的官员欺压的很惨,
把海陆丰的粮食供应汕头,在海陆丰大地大搞文革。
楼主所说的彭湃亲属冤案就是典型的事件~~~
我听我爸说,很多潮汕籍的知青来到海陆丰,都是被人排斥的!!
至于建市在汕尾,很多老一辈都是觉得是个错误,很多老一辈都以为建市会在海丰~
建市在汕尾,导致我们一直被认为我们是潮汕人,有头就有尾!!
发表于 2014-9-19 16:4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彭湃事件
       1979年冬天,一个骇人听闻的案件——广东海丰县彭湃烈士的亲属,及忠于革命正义的海丰县乡亲父老惨遭血腥屠杀的严重事件,也得到了公正处理。
      在1966年春天,原中共汕头地委副书记孙敬业等人,就把彭湃烈士的九十五岁老母周凤打成“黑旗”。孙敬业说:“不砍倒周凤这面黑旗,毛泽东思想就进不了海丰!”“文革”开始,汕头地区和海丰县的林彪、“四人帮”的追随者又直接写信给林彪,恶毒攻击彭湃同志和海陆丰农民运动,并说海陆丰起义是“盲动主义”,纪念海陆丰苏维埃就是“抵制毛泽东思想”。他们叩求林彪:“我们日夜期待你的指示,盼望你的支持。”
  不久,反彭湃的黑浪便不断涌起。孙敬业等人大肆攻击海陆丰的三次武装起义是“不必要的”,“路线是错误的”。他们甚至利用当年国民党反动派诬蔑海陆丰农民运动的反革命宣传材料,攻击彭湃同志和海陆丰农民运动;而且还对这个有六位亲属惨遭蒋介石集团杀害的革命家庭,继续进行屠杀迫害:彭湃烈士的儿子彭洪被秘密害死,尸骨被秘密毁埋;彭湃烈士的侄儿彭科被用篾刀连砍带割地砍下脑袋,挂在海丰县城闹市区“示众”三日;彭湃烈士的堂弟被枪杀后,彭湃烈士的九十五岁高龄老母也被秘密监禁,直至摧残折磨而死。他们还暗中组织“彭湃专桉组”,要把彭湃烈士打成“叛徒”。
  孙敬业公然宣布:今后谁再收藏海陆丰农民革命史料,就以“反毛泽东思想、反革命分子”论罪。他们把彭湃烈士所着、周恩来题写书名的《海丰农民运动》一书,以及新华书店发行的宣传彭湃烈士和海陆丰农民运动的书籍,统统诬为“黑书”予以没收;与海陆丰农民运动密切相关,被国务院颁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红宫、红场也被改了名,红宫与红场的大门被捣毁,红色围墙也被涂成了黄色,大革命时期沿用下来的“赤坑”、“红草”两个地名也被换掉。广大干部群众愤慨地说:当年还乡团反攻倒算,就是这样“毁红灭赤”的。
  许多干部群众挺身而出,愤怒声讨孙敬业等人大反彭湃烈士的罪行。孙敬业们遂疯狂叫嚣,“海丰的事情,血不流,事不止”。他们秘密调动武装民兵进城,于1967年8月26日开始,制造了骇人听闻的血腥镇压和长达半月的“围剿”:一百多名干部群众被杀害,八百多人被打成残废或重伤,三千多人被打伤。其中行凶作恶最歹毒的,用篾刀连砍带割、把彭湃烈士侄儿彭科的头颅砍下、挂在闹市区“示众”三日的,正是其父乃血债累累的伪乡长和日伪维持会长、其叔祖父在大革命时代被起义农民镇压的伪区长的杀人凶手洪桂文。
  他们还假借“清理阶级队伍”,把过去跟随彭湃闹革命的老同志,成批地打成“叛徒”、“反革命”,把大革命时期牺牲的烈士家属打成“反革命家属”。
  周总理得知彭湃烈士的老母亲周凤被折磨得一息尚存,立即下令抢救,这些凶手竟攻击周总理“为地主婆周凤翻桉”;周总理下令收缴枪支,停止杀人,不准围捕上山群众,凶手们竟上街游行示威,张贴“勐揪国务院后台老板”等反动标语。1974年,叶剑英派出解放军总政治部工作组,去调查海丰事件,孙敬业仍百般阻挠破坏,掩盖罪行。
  1978年夏天,中共广东省委常委举行整风扩大会议,担任省委第一书记的习仲勋提出,应对这起骇人听闻血桉中的死难者平反昭雪。有人当即表示不能平反昭雪,否则就上告党中央。习仲勋勃然大怒,对这个“杀人有理”的家伙说:“你要是不上告,你就是王八蛋!”这才揭开了海丰问题的盖子。接着,省委会同广州军区派出工作组,协助汕头地委彻底清查海丰事件。
  经过一年多的深入查访,工作组收到群众来信八千多封,接待来访群众五千多人次,彻底查清了反彭湃事件的真相。被残杀迫害的彭湃烈士的亲属和大批革命群众被平反昭雪,纪念彭湃烈士的遗物遗迹全部恢复。原汕头地委副书记孙敬业,和疯狂进行阶级报复的反革命分子洪桂文,及其他民愤极大的杀人凶手,受到了专政机关的严惩。稍后,那个靠打砸抢上台的罪恶累累、又一直拒绝对这起大血案进行平反昭雪的县委书记叶马恺也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发表于 2014-9-19 16:4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海陆丰是一个种植水稻的鱼米之乡,人少地多盛产水稻。1958年12月至1983年8月,海陆丰两县隶属于汕头专区。这是海(陆)丰建县一千多年来首次被潮州(汕头)领导。这二十五年间,海陆丰两县成了不产粮食的汕头市(专区所在地)大米专供县。调拨大米达到极点,以至海陆丰农民只能辅以种植番薯充饥。汕头人得了便宜还卖乖,说海陆丰县是番薯县。四清运动时,汕头专区为了解决潮汕(除海陆丰之外)地少人多养不活自己的难题,将许多潮汕农民美其名曰“潮汕老农”(有的潮汕老农才十几岁),移民到海陆丰。这些腰缠潮州巾的潮汕老农千方百计用潮汕精耕细作的高产技术改造海陆丰的低产良田,其结果是成了千古笑柄,产量越种越低。九十年代这些老农大多迁回老家。文革时,汕头市的知青大量涌入海陆丰。这两次人口迁移,造成的恶果是——每隔几个月,这些人回家探亲,带走了大量的大米和三鸟,还给过往的汕头汽车司机带去信息,让他们疯狂采购海陆丰的大米和三鸟。使得海陆丰人本来不富裕的生活雪上加霜。为了自救,海陆两县“不约而同地”在广汕公路国道绝无仅有地设立三个粮食检查站。在海丰境西设立的鹅埠检查站检查出境往广州方向的车辆,在海丰境东设立的可塘检查站和陆丰境东设立的铜锣湖检查站负责检查出境往汕头的车辆(广汕公路国道仅此三个检查站真悲哀!),限制汽车往广州和汕头方向带走粮食三鸟,超过限额没收。笔者那一段时间常随货车来往广州、海丰、汕头三地,多次亲眼见到了严查的场面。文革后期至1983年,汕头市又出了新招,用面粉换海陆丰的大米。于是,本来海陆丰城镇居民每个月二十一斤半大米的定量供应,又缩水成十四五斤大米和几斤面粉。南方人哪有吃面粉的习惯,这真的苦了海陆丰人。那时的海陆丰人不吃面粉,主要原因是同重量的面粉,吃了容易饿,还伴随带来身体的湿气。1983年9月,海陆丰隶属惠阳专区。这个月,汕尾港务局收到汕头来的一轮船面粉,被汕尾港务局毫不客气的退回去。至此,海陆丰与汕头市不再有任何瓜葛,海陆丰两县不再是汕头专区的龟孙子(潮汕各县是汕头专区的儿子;海陆丰连孙子也不如,是龟孙子)。从此,海陆丰与潮汕各县是平起平坐的兄弟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