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762|回复: 0

[文学] 壮哉,赤山(十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19 23: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wechat_upload16005290605f6622a457f69

壮哉,赤山(十二)
图文/黄振雄   戴镜兵
为有牺牲多壮志


上一章说到海丰县总农会组织六千多农友到县法院示威请愿,解救余坤等六位农民出狱,胜利后冒雨狂欢。待到雨过天晴,日已西斜,农友们才带着胜利的喜悦尽兴散去,各约农会带领大家回归乡里。而赤山约农民在途经龙山天后宮和龙雨庵时,都驻足停留,久久不愿离去。天后宫是县总农会会址,灵雨庵是赤山约农会会址,两处仅一墙之隔。往日赤山人到海城总喜欢在这里歇脚。此时众人聚在庵前的大榕树下,不由想起九个月前,也是在这个地方,彭湃孤身一人在这棵树下宣传农运,号召农民们组织起来,与地主抗争,那情景如在眼前。当时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亲眼目睹,谁都不会相信彭湃说的话能够成真。可如今,彭湃一声令下,六千多农民把千年古城搅了个地覆天翻。彭湃那时说的话竟然句句应了验!有农民看着庵里的神龛忽有所悟,竟高声喊道:彭湃!彭湃就是菩萨,活着的菩萨!“对!彭湃是活菩萨!”赤山约农民纷纷激动起来,大榕树下呼声越来越高。彭湃在天妈宮内听到外面人声嘈杂,步出门来看到这个感人的场面,便站在台阶上挥手向农友们致意,趁机演说道:“我们农民千百年来都受地主绅士官府的冤枉和压迫,总不敢出声。今天能够把六个农民放出来,这是谁的力量呢?”农民们听到此言,一时议论纷纷,说法不一。彭湃接着说:“今天得到的胜利,不是我彭湃一个人的力量,是农会能指导六、七千耕田佬团结在一块,有一致的行动。集中六、七千人的力量,为一个大力量,使官僚不得不怕,不得不放出农民来!我们在今日得到这个经验,大家应该自今日起,更加团结,加紧扩大我们的势力!” 彭湃的这番话拨亮了农友们心中的明灯,他们的心一下子敞亮了!斗争的实践让农友们对彭湃心服口服,他们从心底里认准了彭湃。从今以后,他们将决心跟着彭湃上刀山下火海,为谋求翻身战斗到底!。   

wechat_upload16005290605f6622a48686f

赤山约农会会长黄凤麟在请愿大会上提出的 如若地主作怪我们就“不交租”“掘田坣”的战斗宣言,直接击中了地主们的软肋,成为县总农会的战斗口号,使得地主们噤若寒蝉,不敢乱说乱动了。粮食维持会的会长陈月波见势不妙,想一走了之,便心生一计。数日后他约上一班与他同是求神拜佛之人,到城老爷庙中扶乩,说是请菩萨赐个良方妙策来对付农会。请来的扶乩者自称是元天上帝,他一下乩便写了几个字:“农会必定胜利”,旁观者见了大惊失色。次日,陈月波召集粮业维持会开会,煞有介事地说“昨日扶乩,元天上帝的乩文是:农会必定胜利。并有一首诗,最后一句是: 任凭汉育去生机(汉育是彭湃的旧名),我又问元天上帝我该怎么办,元天上帝叫我去香港,天意不可违,所以我过二三天就要过香港去”。隔了两天,陈月波果然金蝉脱売辞职去了香港,粮食维持会也就作鸟兽散了。

wechat_upload16005290605f6622a4c2f89

彭湃领导的农民请愿示威行动取得了完全的胜利!农民们从这次斗争行动中认识到农会是代表农民的利益并为此奋斗的组织,于是要求加入农会者络绎不绝,每天都有三五百人。一时农会如日中天,如火如荼。同时此次请愿示威行动的胜利亦推动了广东农民运动的迅猛发展。农会的声势远播附近各县,紫金五华惠阳陆丰诸县农民加入农会者逐日增多,不两月海丰县总农会改组为惠州农民联合会。到了七月潮州普宁惠来亦发展了起来,于是广东省总农会成立了!赤山约农民在海丰农民运动中的出色表现,及其在示威请愿行动中的斗争精神给海丰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赤山约农会会长黄凤麟(黄正当)被选为省总农会执委委员。但是,反动势力却从此对赤山人民恨之入骨了。1928 年3 月4 日,囯民党反动派为推毁新生的红色政权,攻占了海丰县城。次日,敌人报复的屠刀便迫不及待地砍向了赤山人民。1957 年在 《纪念海陆丰苏维埃三十周年专刊》的大事记中特地记载此事:1928 年“3 月5 日(农历二月十四日)敌军搜索农会发祥地一一赤山约,逮捕男女农民140 多人,全部被枪杀” 。

wechat_upload16005290615f6622a50ae80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赤山人民并没有被国民党反动派的白色恐怖所吓倒,在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不同历史时期,他们都紧跟中国共产党,不怕牺牲,前赴后继,为民族解放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1938 年8 月海陆丰中心县委命令原红49 团战士黄贡回其家乡赤山大池村设立地下交通站。这个交通站在离县城仅三里的地方,坚持战斗十一年没有暴露,并于解放战争时期成为海陆二县的交通情报总站。它发展壮大的根本原因在于赤山有着良好的群众基础。当时屿仔八村都有接待游击队和地下党留宿的保垒户,出现了很多主动为交通站送物资送情报的编外交通员,甚至用生命和热血保护交通站。如烈士卓潭香、卓样被敌逮捕后,受尽酷刑,仍至死不渝,没有出卖地下交通站。他们的英雄事迹在赤岸河畔广为传颂。1945 年1 月,日本鬼子侵占海丰县城后,赤山约池坣村共产党员陈宇根据党的指示,利用赤山乡长的身份,在赤山屿仔村组织了海丰县人民抗日救乡大队,陈宇任大队长,柯克洲任副大队长,成为抗战时期我党领导下的第一支抗日武装。该部队於1945 年4 月编入东纵第六支队。  

wechat_upload16005290615f6622a53b9a6

滔滔黄江水奔腾不息,它见证了赤山人民在艰难的战争年代,如何倾尽全力支持子弟兵。赤山与其它根据地一样,也流传着“最后一升米,送给亲人作军粮;最后一床被,送给亲人御风寒”的佳话。不少人家的房屋因给子弟兵提供住宿而被敌人烧毁。很多当年的老同志都说,赤山的番茨养育了我们,赤山就是我们的第二故乡!五十年代,在外地工作的老战士每逢回到家乡,总不忘重返赤山吃个番茨,为的是找回当年的感觉!历史告诉世人,赤山人民没有辜负彭湃当年的信任和期望!        

wechat_upload16005290615f6622a59bce5

1957年,在庆祝海陆丰苏维埃政权成立三十周年的活动中,时任广东省副省长的古大存同志在会议上的讲话用这样的语言表达了他对赤山人民的褒奖,他说:“彭湃同志最先建立农会的赤山乡就被誉为一支永不褪色的红旗”。
                                    
壮哉,赤山!壮哉,英雄的赤山人民!                           
(全文完)

楼主热帖
[城事报料] 专家学者到海丰县黄羌革命老区调研
[文化天地] 陈新
[文化天地] 戴子良
[文化天地] 彭陆
[文化天地] 董良史
[文化天地] 刘克礼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