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邮政储蓄银行
查看: 26206|回复: 4

[论汕尾] 陈炯明逝世及归葬惠州的经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3 10: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缘来缘去 于 2020-9-23 10:22 编辑

陈炯明逝世及归葬惠州的经过

                   原创:缷志 隆啊隆骑马去海丰。来源:林世典 2020年9月22日
                                                             转帖   陈治赠   2020年9月23日

今日(22)是陈炯明逝世87周年。

一些官方资料和媒体认为陈炯明1934年归葬惠州。
陈炯明死于1933年,为何到1935年才下葬呢?
五条人的《陈先生》也把归葬年份唱错了。

微信图片_20200923092458.png
▲缅怀拜祭陈炯明 2018  摄影:凌霖

   1933
      1月,陈炯明从北平回到香港。陈氏常北上与段祺瑞等人接触,这次回港是因为母亲病重。陈炯明表示等母亲痊愈后会再北上。
      6月,香港发生多起肠热症。
       8月,陈炯明感到身体不适,刚开始不以为意。因学习过中国医书,便自己做了一些调理,但发热一直不退。后请本港大学医学教授诊定血液中有杆菌,断定为肠炎病。于是进入马岛医院住院治疗。
(陈炯明退居香港后生活贫苦,常以街边小摊的东西果腹,这也是此次发病的起因。)
      9月初,病情渐有起色,精神也渐渐复原。医生称择日可以出院。
      9月10日,病情复发,且逐渐严重。
      9 月19日,病情加重,进入昏迷状态。并由重转危。
      9月21日,移回寓所:黄泥涌毓秀街二十五号定庐。晚12时左右,陈炯明忽然清醒,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家人问家事,陈对其女儿说“吾家事无可语”;马育航等人问国事,陈炯明连呼“共和”“共和”两语,之后所说的话则模糊听不清了。
      9月22日丑时,陈炯明在定庐逝世,享年五十七岁。
遗下妻子黄娥,女儿:宝瑶(卅四岁)、碧瑶、瑞瑶、淑瑶、美瑶,儿子:定夏(十七岁)、定炎(十一岁)、定炳(九岁),及八十三岁的母亲杨氏。
碧瑶、美瑶在圣士提反女校读书,1932年,英国一间音乐学院在港举行音乐(钢琴)比赛,陈美瑶得第一名。
长子定夏,在上海大同大学附属中学读书,接到电报即启程回港。
   定炎、定炳在史塔士道岭南小学就读。
      吴铁城从上海发电报给蒋介石:“顷接港讯。陈炯明今病故。谨闻”
      9月23日,在跑马地毓秀街廿五号,门前悬着白灯笼。灵堂前有一副对联:“以拨乱致冶为任,从艰难困苦做人”。
灵堂内,灵柩置于灵堂尾端,灵柩头端竖着红黄蓝白黑五色旗,两旁是致公党党旗(井字旗)。

      五色旗,1912年定为中华民国国旗,是陈炯明生平拥护的国旗,1928年,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取代了五色旗成为民国国旗;

微信图片_20200923092414.png
▲中华民国国旗--五色旗  图源:网络


      井字旗,基本底色为红色,旗尾上端是一蓝线方形,以黄色为底,衬起一蓝色的井字,寓意“耕者有其田”。1911年惠州起义时,陈炯明曾以此为旗帜;1925年致公党成立,决定以井字旗为党旗。

微信图片_20200923092419.png
▲中国致公党党旗--井字旗
制图:凌霖(参照中国致公党党证样式)

       桐棺上面铺着蓝色薄布,因为陈炯明的母亲还在世,用这种形式区分于普通丧事。
       陈炯明虽曾官居高位,但不蓄私财,又“向不事家业”,因此除了留下一大堆书籍,“身外已无长物”。
      这副棺木本来是陈炯明生前买来给他母亲用的,没想到最后因为家贫竟为自己所用。(旧时海丰有此风俗:人老了还没去世,会先准备好棺材。)
上午十一时,开始入殓仪式。
    定夏从上海回香港,本来预计入殓前可到,但由于台风影响,所乘轮船预计晚上九时才能到埠。终不能见上其父最后一面。
孙传芳等故交好友陆续发来电报吊唁。
       陈铭枢、翁桂清等到来致祭。
       马育航、钟景棠向到访记者说,陈炯明在港一直为国内战而忧伤,近年更是担心日本野心之大。
       9月30日,晨四时,陈炯明长子定夏去世,年十七。家人因为陈炯明是日出殡,因此当日没有对外公布。
陈定夏接电兼程回港,在船上身体已有不适,回港后即患痢疾,卧床不起,因终日悲伤,病亦日重,最后病逝于陈炯光私邸中。(陈炯光于1924年1月去世)
       正午,陈炯明出殡仪式开始,礼节较为单简,免除了各色仪仗。
    十二时起,陈炯明灵柩缓缓移出街外,灵柩上盖红黄白的三色旗。送殡人均臂缠黑纱,齐集举行公祭,亲属戚谊、旧日袍泽、致公党人、各界团体代表,参与者达三千余人。
       祭礼开始,先奏哀乐;乐毕,致祭人齐向灵柩肃立默哀一分钟,行三鞠躬礼。
       广东省府主席李济深,亦到场参与祭礼,礼成后便先行离开了。
    吊祭者还有李耀汉、朱卓文、徐傅霖、金章等等。
       祭礼完毕,开始举行出殡。『钟声银乐队』先行,跟着遗照、灵柩(由东华医院丧车载运)、花圈、『振声银乐队』、孝子定炎、定炳、五个女儿、陈炯明弟弟炯晖、内戚家属等,最后是陈之旧时袍泽、团体代表、来宾、执绋者等,多乘汽车缓缓随行。
       定炎、定炳本为降服子(已过继他人),因定夏去世,估计有了变动,当日担幡者是定炳。
       在洋乐队的引导下,灵柩渐渐的远离丧居,沿着跑马地电车路出湾仔峡道,出湾仔大马路,直向西行;交通警察沿途护送,维持秩序;
二时许,灵车抵达西环一别亭,已有来宾及主事者数十人先到亭中等候了,灵柩移入亭中后,孝子等伏跪在旁,举奏哀乐,由各来宾一一行礼辞灵。
       执绋者辞行,按习俗回礼一个封四角钱的“利是”,一条白毛巾。
    在场辞灵的有李济深的代表张文,李耀汉,何世光、陈廉伯、叶兰泉、林子丰、许宗武、梁弼予、刘子平、刘德谱、杜其章等数百人。
    来宾中有西人一名,还有日本天理教的足立宽一,皆不知与陈炯明是何关系。
       辞灵后,灵车载着棺木驶到东华医院义庄,棺木暂寄东华义庄。
    此前本来决定安葬在华人永久坟场,但治丧处讨论后认为陈炯明生前是叱咤一时的革命人物,不能随随便便安葬。但大陆是国民党的势力范围,情况比较复杂;在香港勘查了几处穴地,又还没找到适宜的,加上钱银所限,于是决定出殡后暂停东华义庄。
       当日接收挽联一二百副,还有众多花圈。在致送花圈挽联者中,有三个日本人值得注意:头山满、梅屋庄吉、河村寿重。此三人都曾大力支持孙中山革命,对陈炯明也很敬重,此次特从东京致电吊唁,并派在港代表送来花圈。(梅屋庄吉是反对日本侵略中国的)
       10月23日,陈氏旧属在青山相得一穴,待征得各方同意后,即将陈氏父子移葬该处。
陈氏部属及致公党同人决定择日召开追悼会,以表哀思。陈演生表示,因陈氏故交远在各处,祭帐很多还未寄到,可能追悼会迟一年半载也说不定。
陈氏子女自父亲去世后,现都在家中没有上学;本有眼疾的妻子黄娥因夫死子丧,悲痛过度,近来时感不适;陈氏母亲有风痺之症,精神亦不太好,仍住陈炯光家中。
       10月30日,香港当局认为青山是名胜区域,不便任人乱葬。陈氏治丧处便改往锦田方面选择墓地。
       11月6日,中国致公党驻秘鲁地方总部通告各党部:当日上午八时起下旗三天致哀,并要求在追悼会召开之前致公党员一律禁止娱乐。
       12月3日,中国致公党驻秘鲁地方总部召开追悼大会。

    12月10日,美洲金门(金山)致公党总部召开追悼陈炯明总理大会。同日,南洋吉隆坡华侨召开追悼陈公炯明大会,到者极众。

微信图片_20200923092424.png
▲美洲致公党总部追悼陈炯明总理大会  图源不详

微信图片_20200923092427.png

▲吉隆坡华侨追悼大会   图源不详
南洋吉隆坡华侨追悼大会祭堂挽联:
问公难解答,能拨乱反治,能除暴安良,何以南中留大憝。
举世都昏淫,有鬻爵卖官,有贪赃枉法,已难泉下起斯人。

   1934
      1月12日,陈氏家属透露,陈炯明拟葬新界元朗,但又有一部分人主张在家乡安葬,所以仍未最终决定。
      8月27日,余杭章炳麟(章太炎)为陈炯明作墓志铭,题为“定威将军陈君墓志铭”。
      9月22日,陈炯明逝世一周年纪念日,当日十点余钟,其内部戚友及乡人并致公党等多人,齐集跑马地毓秀街陈宅,举行祭礼。祭毕,陈演生作报告,表示得到粤当局协助,择定葬地在惠州西湖,并讲述了与周醒南等数人到惠州西湖相度葬地的经过。初择惠州西湖葬地有黄塘等处,并未最终确定。设立葬事筹备处,推陈演生等多人为董事。
       第一集团军总司令陈济棠通令各该管地方文武官员,必须保护陈炯明葬事顺利进行。
       陈炯明旧部同僚发起募捐活动,徐傅霖写了《徐傅霖为陈竞存择葬惠州西湖募捐启》。
       10月27日,中央政府司法院长居正来函挽唁,并请列名参加陈炯明葬礼。

       1935
      1月19日,陈炯明葬地择定惠州西湖紫薇山之原,并已购买该地。陈开庭邀集筹备处人员,商定本年四月三日(农历三月初一日)为运柩回葬日期。并推:陈卓雄、马育航等负责交际事务,张友仁、周醒南等负责工程事务,陈承宽、吴小铭等负责收支事务,邓伯伟、陈演生等负责文牍事务。
      2月25日,钟景棠、马育航、钟秀南、熊略、邓伯伟 联名致电 蒋介石:“陈竞存即世,其长子奔丧,复以毁卒。倏忽逾年,乏资归葬,权厝于香港东华义庄,拟运归故乡安葬。窃念竞存一生廉俭,营葬同人等秉承遗志,一以简约为归。惟工程虽极从省,而葬费尚有待筹,其家属拟以治丧余款数千元悉充葬费。同人等以其家中所余只有此数,其太夫人一息奄奄,其夫人经年卧病,幼子弱女,又须教养,势不得不另行筹集。恳公矜裇为怀,慨予赙助。”
杨永泰3月16日呈蒋介石:“陈竞存应否酌予赙助,请核示!”蒋介石批复“赠…三千元…丧葬之用”(…看不清,省略)
      2月27日,筹备处发出陈炯明归葬惠州西湖紫薇山的通告,并在惠州西湖荔晴园设立招待所。
      3月28日,刊登陈炯明归葬讣闻并一则启事,讲明归葬具体流程及坐车等相关事宜。
牔仪收取处二:香港·承宽公司陈承宽先生;广州·海丰旅省公会林晓东先生。
      4月1日,上午十时,在香港东华义庄举行公祭,到祭者有徐傅霖、黄居素、陈演生、钟秀南、金章及其他僚属亲戚世好五六百人,
十二时一刻公祭完毕。东华义庄用灵车将柩运送到油麻地码头,搭小轮渡海,转运至尖沙咀广九车站。扶柩送行的有亲友、陈演生等僚属及大中女校学生共百余人。
       到达广九车站后,即将柩运入车厢内,这车厢是筹备处一早便租好的。
       本港警察当局,派出警探多人,到场保护,防止发生意外。
       当日,第一集团军总司令陈济棠,特派副官曾强到惠州,对葬事妥予料理。
前十九路军参谋长黄强,厦门土地局长周醒南、厦门要港司令林国赓代表王宗世诸人,乘广九午车离港先行赴惠筹备葬礼事宜。
       4月2日,灵柩由广九慢车运到樟木头,然后转汽车到惠州。
    4月3日,农历三月初一,广东禁赌纪念日,陈炯明归葬紫薇山。
       由省港前来参与葬礼的人们,乘广九快车直达樟木头,再由樟木头转惠樟公路汽车到达惠州西湖。樟惠公路是陈炯明提议修筑的,所以当天给予所有乘客免费乘坐。
        祭棚搭建在西湖边上,由湖岸搭出湖中。棚外入门处搭有一牌楼,横额是“魂兮归来”,两旁对联是“湖山合埋骨,赢博共归魂”,皆是黑白布匹。进入是祭堂,中间置长桌祭台,台上正中是陈炯明遗像。

微信图片_20200923092432.png

▲陈炯明遗像 白町村亲属陈本祝提供

[size=18.6667px]    灵前陈三牲果品,左右伴有花篮花圈。陈炯明父子灵柩并列于像后(稍侧是定夏像)。礼堂四周壁上,满悬各界挽联。
十二时正,开始举行祭礼。省港两方陆续到祭的约有三百人,均荷上“陈竞存先生公葬纪念”襟章,齐集祭堂肃立致祭。

      祭者之中,有西南政委黄季陆,云南代表但懋辛,第三军长李扬敬代表何家瑞,前广东司法界名人徐傅霖等多名政界人士。
陈炯明的妻子因痛忆亡夫,身体时罹疾病,眼疾至今仍未痊愈,故没有到惠治葬。
      主祭人陈启辉主持祭礼:鸣奏哀乐;敬献鲜花;颂读诔文;行三鞠躬礼;默哀三分钟;奏哀乐、鸣鞭炮;礼毕。
       祭礼行毕,便运柩到紫薇山安葬,众人随上。三时礼成,来宾分返省港。
       惠州,是陈炯明的故乡(海丰旧属惠州),也是陈炯明军事力量的起聚之地。陈炯明钟爱惠州,钟爱西湖,1922年3月,陈炯明曾委任马育航为修理西湖督办,并为治理西湖发起募捐。与孙中山决裂后,陈炯明退隐西湖百花洲。
陈炯明之墓,在惠州紫薇山之原,前临鳄湖(传为苏东坡命名),
    面朝西湖,向着百花洲。泗州塔(西湖景区内)、白鹤峰(桥东,近东江沙公园),皆历历在目。环西湖周边,有叶少保墓(叶梦熊), 江孝通孝子墓,苏东坡妾侍王朝云墓。陈炯明能归葬于西湖之畔,也可谓择得其所了。

微信图片_20200923092448.png

       陈炯明的墓碑是章炳麟所题,为篆体字,曰:“陈竞存先生墓”,旁署章炳麟题。

微信图片_20200923092443.png

       陈炯明去世后,收到赙金挽联众多。
       陈总司令济棠送赙金一千五百元,并允诺每月补助陈炯明的子女教育费一百五十元。
       军事委员长蒋介石赙金三千元,行政院长汪精卫赙金五百元,段祺瑞赙金五百元。
       其他致送赙/挽者有陈立夫、陈汉光、陈伯南、陈维周、蔡腾辉、樊宗迟、黄任寰、黄植南、黄居素、黄绍雄、居正、林永谟(沪海军司令)、林向今、林知渊、林国赓、林文庆、林虎、刘玉麟、李道轩、李海云。梁翰昭,罗祯符、马君武、彭智芳、齐公恪、丘国珍、唐少川、翁桂清、翁照垣、徐桴、熊克武、叶肇、钟荣光、邹殿邦(广州市总商会主席)及各军政商学各团体等。
本港方面,有何东爵绅(何鸿燊的伯祖父)、何棣生(何东同母异父弟,李小龙母亲养父)、邓肈坚、岑伯铭、马叙朝、黄茂林、陈达三、陈大球、陈承宽、侨港惠阳商会等。
         据治葬处的办事员说,陈氏的坟墓,建筑费四万余元,希望在可能范围内,使其具相当规模,但目前所收到的助金还不多,将来能否依照图则完成,还是一个问题。
微信图片_20200923092453.png
▲陈竞存先生坟茔平面布置图(原始规划图)  图源不详

共收到挽联两千多幅,摘录部分。
吴敬恒(字稚晖)
     一身外竟能无长物,青史流传,足见英雄有价;
     十年前所索悔过书,黄泉送达,定邀师弟如初。
吴佩孚
      世谛本虚无,岂生不逢辰,忧患伤人竟至此;
      去来大乾净,看家徒四壁,英雄本色有余哀。
尤   烈
   循吏传直可编,禁赌禁烟,七里域中,万古当留遗爱;
   党人碑那堪读,谁毁谁誉,百花洲上,千秋自有公评。
黄绍雄
      慷慨历戎行,功罪他年付信史;
      萧条归旅榇,英灵此日奠佳城。
徐傅霖
      生惠州,归葬惠州,遗爱难忘,远胜桐乡朱邑;
      覆楚国,能兴楚国,至死不变,再为公孙包胥。
张友仁
      为辽沈痛遗黎,为淞沪吊战士,为赣边哀流民,更来香海哭公,故国正黄花,还多洒一掬老泪。
      于光复见勋劳,于闽粤见政绩,于禁赌见主义,未必英魂竟死,南通七百里,愧难慰卅年知己交情。
朱庆澜
      于戏陈公,俭助恕成,风规高洁,丕着廉声。
      摩仁渐义,必得其名,归真返璞,极乐永生。
周善培(与邓铿有师生之谊)
   孝乃可为子,义乃可为夫,伦纪方坠,几辈能如公笃。
  廉足以儆贪,勇足以儆懦, 是非未定,千秋必使人思。
后学女弟子 黄桂枝,万玉莲,冯杰仪,叶焕珍,梁桂馨,林巧芳,叶月红,黄美珍,江月莲, 方月英,曾莉芳,沈云清,陈玉梅,梁琼英,方月琼,姜信爱
      实现女子参政,树立东亚先声,革命具远大眼光,拈丝愿绣平原相。
    首创华侨议员,不愧民国元老,至死呼共和口号,纪念应同三保公。
中国致公党中央干事会,中央监核会
      是革命家,是政治家,是道德家,操虑危深,天不□遗,浩劫茫茫悲后死。
      为同志哭,为民族哭,为国家哭,公忠廉洁,世难俦匹,尘寰落落失先生。
黄三德
     为洪门再建功勋,是老友心期,岂料中途遽撒手。
     当民国初年时候,在佗城夜话,不堪往事溯从头。
中国致公党广州湾支部同仁敬挽(笔者增补)
      中国失元勋共说生死关大节    千秋传信史谁能成败论英雄。
微信图片_20200923092503.png
▲缅怀拜祭陈炯明 2018  摄影:凌霖


       在陈炯明去世后的三年之内,其母杨氏,妻子黄娥、幼子定炳,也相继去世。
       1935年8月10日,陈炯明之母杨太夫人在港寓逝世。
      8月16日,运柩回海丰原籍安葬。由毓秀街至千诺道广荣码头下轮,沿途殡仪单简,一如寒素,没有仪仗扎作,只有音乐一队,花圈数十,送殡汽车卅余辆,送丧男女宾客三百余人,都是陈炯明的旧部友好及同乡戚族,一路表示哀荣,甚为整肃。
所有丧费也多是戚友赙助。
      段祺瑞为陈母题墓碑。
      陈炯明妻子黄娥,逝世时间不详,葬于陈炯明墓左侧。

      陈炯明幼子定炳,逝世时间不详,葬地不详。

【资料错误】
“1934年归葬”
       多年来,不少官方资料都写着陈炯明1934年归葬于惠州紫薇山,使得很多媒体也跟着写,错误越传越广。
这个错误估计最开始来自康白石《陈炯明传》引香港《循环报》的《陈炯明葬礼一瞥》一文,旁注一九三四年。
但查香港旧报纸,陈炯明归葬惠州讣闻登在1935年3月,《陈炯明葬礼一瞥》也是在1935年4月4日被各大报纸发表,因此1934年是错的。
“禁烟纪念日”
       在《陈炯明葬礼一瞥》一文中,记者写道“原来咋日旧历三月初一日,就是陈炯明当年下令『禁烟』的日子”。
查历史资料,并无三月初一禁烟纪念日。
       三月初一倒曾是禁赌纪念日,1935年4月2日香港《工商日报》发表《陈炯明与赌》一文便已说明“三月朔日”是禁赌纪念日。
陈演生《陈竞存先生年谱》也明确指出“农历三月初一广东禁赌纪念日”。
但有的媒体虽然把禁赌写对了,却说是1921年陈炯明主粤时的禁赌纪念日,这也是一个错误。
       三月初一的禁赌纪念日源于清宣统三年,时为咨议局议员的陈炯明是禁赌提案的大力支持者,是力促政府定期禁赌运动的领袖。
       1911年1月,新任总督张鸣岐到粤,在陈炯明等人的禁赌呼声下,张鸣岐上奏定期禁赌,2月得到允准,并定三月朔日起大小赌博一律禁绝。张督 饬 各衙署局所于是日一律悬旗张灯以志官民共祛恶俗之盛举。
       三月初一(新历3月30日)当日,合省各界举行禁赌纪念大巡游。陈炯明等人筹办的《可报》也于这一天出版以为纪念。这便是三月初一禁赌纪念日的由来。
      陈炯明主粤期间的禁赌纪念又是何日呢?
       1920年,广东省长兼粤军总司令的陈炯明主持制定《广东赌博治罪暂行章程》,最高刑罚为死刑。
并决定12月1日起“无论何项赌博,悉即禁绝”。
      陈炯明一生嫉赌如仇,无论财政任何拮据,皆不肯开赌筹饷,得到粤民的称赞和拥戴。
【陈炯明的岁数】
       陈炯明生于1878年1月13日(农历丁丑·一八七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卒于1933年9月22日(农历癸酉·一九三三年八月初三)。
       按周岁计算,陈炯明逝世为55岁。
       按习俗以农历按虚岁计算为57岁,因此在讣闻中写的是“享年五十七岁”。
【陈母岁数】
       陈炯明逝世时,媒体报道陈母为八十三岁,这个岁数有疑问,因涉及陈母寿辰,留待《民国洋楼系列--陈炯明将军府》再做讨论。
另外还有一疑问,肠炎与肠热是否一样,杆菌能证明是何种?有了解的朋友可以说说。

陈炯明主题相关链接:

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去评价他(陈炯明),
尽可能地接近历史事实。
(段云章·语,中山大学孙中山研究所教授)

参考资料:
      香港《华字日报》、《工商日报》、《工商晚报》、《天光报》
      陈演生《陈竞存先生年谱》
      陈竞存先生治丧处《陈公竞存荣哀录》
      陈定炎《陈炯明研究》
     康白石《陈炯明传》
     唐不遇《煌煌生前事,寂寂身后名》
     本文资料参考以陈演生《陈竞存先生年谱》及各媒体当时报道为主,其他资料为辅。
若有错漏或疑问,欢迎提出、交流。
文 / 凌霖

(转帖时段落略有调整并删减图片)

微信图片_20200923092437.png

楼主热帖
[三唯论点] 温暖滋润社会 仁爱广被民间
[三唯论点] 社会监督 是汕尾公安自查自纠的切实保
[三唯论点] 祝贺海丰县妈祖文化交流协会成立
[三唯论点] 举报人变被吿人 谁是背后推手
[三唯论点] 习近平总书记广东之行第一站为何首选潮州古城
[三唯论点] 构建生态文明 需要造声势 更需要常态化

0
发表于 2020-9-23 12:50:28 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点击进入微信
缅怀先烈
发表于 2020-9-23 22:21:00 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浪官方微博
还原历史,缅怀伟人!
发表于 2020-9-25 09:38:18 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含冤莫辩的陈炯明!
发表于 2020-9-28 10:5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史料丰富多彩,行为感天动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