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市民网

搜索
中国银行
查看: 19048|回复: 5

[深汕区] “深汕特别合作区”挂牌运作 属“自由恋爱”(组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9 11:5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深汕特别合作区”挂牌运作 属“自由恋爱”(组图)




晶报记者实地探访“深汕合作区”

  年轻人返乡找机会,地价翻番,当地村民对未来发展充满信心
1.jpg
刘丽香

  深圳新闻网

  讯 深圳多了一个“区”5月21日,深圳往东80公里,463平方公里的“深汕特别合作区”正式挂牌运作。是什么样的因缘催生了这个新“区”?深汕如何“合作”?有哪些“特别”?对深圳而言,它究竟是机会还是包袱?5月下旬,晶报记者赴汕尾实地探访,力图为读者了解这些问题提供更多视角。我们希望通过合作区内一对姐弟和两座村庄的生动故事,折射深汕合作区的挂牌对深汕两地携手发展的巨大意义。

  鲘门,深汕特别合作区中距离深圳最“远”的镇,从福田中心区出发,也仅需一个半钟头的车程。对许多深圳人来说,鲘门是一个熟悉的名字。它位于深汕高速的中间,在路的两侧建了规模庞大的休息站,往来粤东、福建、浙江的车辆经常在这加油,乘客也在这些歇息、休憩。现在,在休息站北边几百米外,与高速公路平行的厦深铁路正热火朝天地施工,这条计划明年通车的高速铁路的鲘门站已初具雏形。

2.jpg
当地捕鱼业发达。

  不愿离乡的餐厅经理

  新东饭店,一个因修建厦深铁路而迁址重建的饭店,与知名的东成饭店分立鲘门收费站西东两侧,面积数千平方米,拥有十几亩自产自销的“特供”菜园,是当地“上档次”的宴会场所。30岁的刘丽香,就是这家餐厅的楼面经理。

  跟许多本地女孩一样,刘丽香刚上完高一就辍学了。但她并没像大多数汕尾年轻人一样,离家到经济发达的珠三角闯荡,而是留在老家从事餐饮业。这一干就是12年,从服务员当上了经理,也从女孩变成了妈妈。

  “鲘门是个安静的渔村,我们本地人都安分守己。”或许是要纠正外地人“天上雷公,地上海陆丰”的成见,在谈话过程中,刘丽香多次重复说,这些年来鲘门治安一直很好。

  “搬过来后面积扩大了几倍,生意比原来好很多。”刘丽香说,从去年底到现在,她接待过的前来考察的团队有几十个,近段时间更增加不少,从谈话中她知道,“很多客人都是从深圳来的”。提到深汕特别合作区,这位餐厅经理有一个朴素的愿望:“更多深圳客来吃饭,生意更好。”她现在的月收入大概是3600元左右,丈夫是一名厨师,收入比她高出一截,住自家的房子,有一个3岁的小孩,没有房贷也没有车贷,生活过得悠然自得,与客人讲话的笑容一点都不“职业”,更多的是自然的喜悦。

3.jpg
鹅埠镇畲族小朋友。

  回乡创业的“深圳客”

  刘泽生,今年27岁,是刘丽香的弟弟。与姐姐不同,刘泽生高中毕业后在珠三角闯了几年。回汕尾之前,他在深圳华强北通天地手机城卖了两年手机,直到去年底才把档口盘给别人。回汕尾之后,刘泽生的生意依然是卖手机。

  “闯深圳”,可以说是汕尾人的一个传统。目前汕尾300万人口中,约有50万人在深圳。以陆河县为例,人口不到30万,却有三分之一长期生活在深圳。到深圳见见世面,是大多数汕尾年轻人必经的成长历程。

  为什么不在深圳呆下去?刘泽生的理由是:他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不想跟以前一样继续在外面漂着,而且,回来后不用愁房子的事,店铺租金只是深圳的零头,经济压力没那么大,天天可以跟家里人在一起。“这两年一直在传言四个镇(记者注:鲘门、小漠、赤石、鹅埠)要划给深圳管理,去年底听说基本定了,就想回来博一博。”

  与刘泽生“博一博”不同,许多大机构从中发现了实实在在的商机。从提出“深汕特别合作区”构想到挂牌成立以来,资本、技术、人才一直悄然而强劲地涌入。中关村(汕尾)科技园、灏芯微电子、信利4.5代AM-OLED、天洋太阳能光伏、雅芝TFT-LCD生产线、科亮特环保电池、恒兴水产科技、中恒药业基地等几十个项目相继入园,至2010年底投资总额已达563亿元。基于园区的发展势头,负责园区前期开发的泛华建设集团进一步扩大投资范围,融资300亿元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两座村庄的复苏

  看到机会的人很多。从去年底开始,合作区内的四个镇都刮起了地皮炒风。“几个月前也就两三百元一平米,现在都一千出头了,而且有钱不一定买得到。”吴智强,小漠镇的副镇长,对地皮涨价已有所预料,但没想到会这么疯,几乎每隔两个月就翻一番。

  深汕特别合作区的热度,不仅迅速烘热地价,还传导到两座山中僻静的村庄。位于小漠镇的新田坑和九香群,是新云村辖区内的两个自然村,外人很难从地图上找到这两个村的名字。九香群村至今仍然没有一条像样的公路,小车无法进出。

  30多年前,它们跟海陆丰沿海地区的其他村子并没什么不同之处,一样是靠海、靠田地吃饭。不一样的是,这些年来其他地方一直在发展,而这里却成了被遗忘的角落。村里人纷纷外出谋生,渐渐地,两个村子的人都迁走了,只留下一座座砖瓦房子,等到过年过节才有人回来贴春联拜祖先,平常连人影都难得一见。

  “去年底就有人想回来盖房子。就在前两天,报纸上说(深汕特别)合作区挂牌了,想回来的人就更多了,村里人还特别送来了村子重建的规划图。”作为小漠镇的副镇长,吴智强对这两个村的情况比较了解:许多村民聚居在毗邻的以制鞋业闻名遐迩的惠东吉隆、黄埠两镇,与小漠只隔了一条小河,经济水平却有较大之别。深汕特别合作区的设立,让村民们看到了未来的发展前景。

  新区速览:比深圳“关内”还大

  深汕特别合作区位于深圳以东80公里处,面积463平方公里,比深圳原“关内”四区(396平方公里)还大。合作区毗邻惠州市惠东县,下辖鲘门、小漠、赤石、鹅埠4个镇,人口7.3万人,依山傍海,风景秀丽,资源丰富,交通便捷,是粤东和珠三角的衔接地,区位十分优越。

  深汕两地的渊源久远。历史上,汕尾曾长期与深圳、惠州、东莞、河源、新丰等地同为惠州府属地。抗战时期著名的“东江纵队”,就长期扎根和活跃在深莞惠河汕等地。据合作区的负责人马智华介绍,目前已经初步完成了合作区的整体规划,将依托合作区的现有优势资源进行整合和提升。

  主要规划思路是:合作区将重点发展包括高端电子信息、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等现代产业。

  中部小漠新城区主要发展交通门户、商业、商务、物流仓储、核心居住;

  东部的鲘门为特色旅游区,主要发展特色餐饮、滨海旅游、休闲居住等;

  南部填海区为临港工业区,以新能源、精细化工、临港工业为支撑;

  西部的鹅埠主要是高端产业区,以电子信息、先进制造、高新产业为特点;

  北部的赤石为生态建设区,主要发展生态屏障、生态旅游、会议研发等。

  目前遇到的最大困难都与“土地”有关,一方面是“征地”问题;另一方面是“用地指标”问题。合作区将探讨采取农民以“土地入股”的模式,与农民共同分享发展成果,以解决“征地”问题。在合作区发展的过程中,将不搞“土地财政”。

  按照双方的分工,深圳主要负责投入、开发、招商、管理等,主导开发经营;汕尾则是负责社会管理、征地拆迁等,主导社会环境。方案规定了特别合作区的利益分成机制,合作区的财政体制执行“省直管”模式,委托深圳市全权代管,并授权深圳市管理和审批合作区的财政预决算,报广东省财政厅备案。方案明确,合作区对深圳市、汕尾市(含海丰县)的体制关系是:合作区产生的地方级税收在扣除省按体制规定的获益部分后,由深圳市、汕尾市和合作区按25%、25%和50%的比例分成。2011年—2015年,深圳、汕尾两市将各自所得分成收入全额返还合作区;2016-2020年,深圳、汕尾两市将各自所得分成收入的50%返还合作区。

  深汕特别合作区大事记

  2008春

  全省推进产业转移和劳动力转移工作会议上,作为破解广东发展难题的重大战略部署,“双转移”号角全面吹响。时任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刘玉浦一行来到汕尾考察,谋划深汕两市经济合作发展方向。刘玉浦提出,汕尾在最靠近深圳的鹅埠、赤石、小漠、鲘门四个镇与深圳联手共建合作区,探索区域合作新模式。

  8月6日

  省委书记汪洋对深汕特别合作区问题发表第一次讲话:“建立深圳汕尾特别合作区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创意,干好了,对于落实科学发展观,实现以城带乡,区域协调发展意义重大,省委、省政府支持深圳和汕尾进行这样一个特别的合作。”深汕两市立即启动,建立两市之间多层次、高规格的协调推进机制和一系列启动措施。

  2010

  8月25日—26日

  省委书记汪洋率队到汕尾市就深汕特别合作区建设进行专题调研。汪洋强调,推动深汕特别合作区建设要进一步解放思想,为全省区域协调发展创造经验、提供示范。

  11月18日

  副省长刘昆主持召开省推进深汕特别合作区建设协调小组第四次会议,研究合作区基本框架、行政架构和财政体制等三个方案,协调解决深圳、汕尾两市对方案的分歧意见。

  2011

  1月13日

  两市联合上报方案。

  1月21日

  省政府办公会议通过。

  2月18日

  省委常委会批准。

  5月21日

  深汕特别合作区授牌仪式在广州隆重举行。

  赤石镇

  位于汕尾市海丰县西北部,海丰第二大河流赤石河贯穿全境。区域面积293.5平方公里,占海丰县的六分之一。赤石镇辖11个行政村,总人口1.9万人。该镇是原东江纵队第六支队和海陆丰中心县委所在地,是红二师、红四师和徐向前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战斗过的地方,是著名革命老区镇。

  鹅埠镇

  鹅埠镇地处汕尾市海丰县西部,东与园墩乡接壤,西与惠东县交界,南毗小漠镇,区域面积86.7平方公里,总人口约1.8万人,少数民族(畲族)两百余人。

  小漠镇

  位于汕尾市海丰县西南部,西与惠东县黄埠镇接壤,东南临海,北与赤石河为界与鲘门镇沙埔村相隔。地形自南向北早三角形片状。区域面积34.45平方公里,有17个自然村,总人口1.2万人。该镇有较美的沙滩,渔业也发达。

  鲘门镇

  位于汕尾市海丰县南部,地处红海湾畔,区域面积37.5平方公里,海岸线长23公里,现有居住人口3万多人。厦深铁路、324国道(广汕公路)、深汕高速公路贯穿全境。该镇地处交通要道,加上是著名渔港,所以餐饮业较为发达。

  深汕合作不是“拉郎配” 而是“自由恋爱”

4.jpg
汕尾市市长郑雁雄。(《东岸》杂志供图)

  汕尾市市长郑雁雄接受晶报记者专访:

  为了深入了解深汕特别合作区的成立背景,解答深圳市民关心的问题,晶报记者专访了汕尾市委副书记、市长郑雁雄。

  晶报:“深汕特别合作区”的设想最早是怎样提出来的?

  郑雁雄:2008年春,深圳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带领深圳市党政代表团30多人考察汕尾,一看到汕尾距深圳近,土地富足(5271平方公里,粤东第一),与深圳的资源、区位、产业互补性强,时任深圳市委书记的刘玉浦同志当即提出建立合作区的动议,得到汕尾的热烈响应。

  晶报:在推进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郑雁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困难,深圳市有深圳市的困难,汕尾市有汕尾市的困难,在省委、深圳市的大力支持下,我们都一一克服了,合作双方没有哪一方是坐等的。目前这个阶段,最大的困难有两个,一个软,一个硬。软的是,双方的合作机制、运营机制、管理机制能否超越前人,进一步创新出彩,用好的机制实现双方利益的最大化,从而实现合作积极性的最大化、持久化;硬的是,合作区用地指标要得到国家支持,实行单列供地。

  晶报:深汕两地的干部到位后,会不会有针对性地组织一些专门的培训活动,以加快双方的磨合?

  郑雁雄:这个当然,但主要由合作区自己主导去做,深汕两个市只是支持配合。

  晶报:有深圳网民说合作区是“拉郎配”,汕尾这边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郑雁雄:深汕特别合作区不同于扶贫、救灾,不存在所谓“拉郎配”的背景。省委、省政府在这项创新合作中起了重要作用,但没有一句话、一个文件是指定性、限制性要求的,所起作用是点拨、指导、撮合。就像当年中央要求广东创办深圳特区一样,就是指望广东闯出一条新路来,也不是硬塞给广东的“拉郎配”(一定程度是广东争取来的)。

  深圳市在这个合作中占据主导地位,包括倡议合作、提供规划、帮助起步等,特别是合作机制的起草更是以深圳的智慧为主导的,这充分体现了深圳的大哥风范。汕尾作为后发市,能与深圳“特别合作”,当然要感谢深圳,感谢省委、省政府,感谢我国的制度优势。但是,汕尾提供的是最富潜力的土地,愿意把70%的产值和一半的收益归深圳,愿意把经济权限归深圳,自己承担社会管理的责任,这也没有白占便宜,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合作,这种合作与其说是“拉郎配”,不如说是前生注定,今生一见钟情,更有好父母、好媒婆的撮合,应该算是“自由恋爱”。

  晶报:有一种声音认为成立合作区是深圳拿钱帮扶汕尾,对此汕尾如何回应?

  郑雁雄:深圳市民关心这个问题我很理解。但是,办特区30多年了,深圳已经到了拿钱出来谋求更大发展的时候了,这是必然的,问题是花到哪里?花到汕尾,一是在广东省内,回报当年广东的贡献;二是这样花钱是有回报的,如果动真格,搞得好,回报还会很高,当然搞得半汤不水的话肯定就回报少了。我判断,深圳市财政要拿出的钱也不需要很多,关键是要能够撬动市场,形成良性循环。今时今日,深圳市的名气、经验、信用、产业配套能力、城市服务功能,要比金钱重要得多、管用得多。而且,有了上述的利益安排机制,双方完全能实现互利共赢。

  晶报:许多深圳人关心,“深汕特别合作区”究竟可以给深圳带来什么好处?

  郑雁雄:经济发展的第一要素是土地,开辟发展空间甚至开疆辟土历来是发展之要。一百多年前英国人花那么大代价、搞那么大动静不也就是借香港那点弹丸之地发展吗?当然深汕合作与它性质不可比,但形式也差不离。能拖累深圳什么?财政负担?人口压力?烂尾后果?产业流失?不!不!不!恰恰相反,深汕合作给深圳带来的是发展后劲新腹地、创新试验新田地、转型升级新空间、产值税源新增长点,这四条就足够让人心动了。当然,究竟给深圳带来多大好处,最终还得由深圳人自己评判。

  晶报:汕尾会选派什么样的干部到合作区工作?是如何选派的?

  郑雁雄:汕尾是在全市全体干部中选最合适的人担任合作区“董事长”(记者注:即合作区党工委书记)的,通过全委扩大会的规格进行海选,当然最后是由省委定。至于其他干部,要等双方选派当家人确定后,两个“家长”商量后定。

  晶报:深汕特别合作区内的干部,工资是否统一标准?执行的是深圳标准,还是汕尾标准?

  郑雁雄:最终应该是统一的工资,深圳的标准。但在这之前应该有一个三五年的过渡期,过渡期内汕尾派去的干部渐按汕尾标准加补贴解决。当然深圳来的同志由深圳定。

  晶报:在对合作区的日常管理中,一旦出现与深圳方意见严重相左的问题,汕尾这边会如何处理?

  郑雁雄:我判断,今后的事主要交由合作区管理机构高度自主去解决,要两个市委、市政府干预的应该很少。当然合作过程有分歧在所难免,我相信我们双方会像其他正常合作关系那样去处理问题,不会有什么特殊。而且,合作已经进入省级发展战略,进入省的“十二五”规划,省的协调机制也已经形成,总的感觉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商量起来应该不会出现“针尖对麦芒”的窘境。

  晶报:30年合作期限结束之后,“深汕特别合作区”将何去何从?

  郑雁雄:我乐观地畅想,30年后肯定是比现在更为紧密的关系。谢谢!

  作者:注:鲘门 小漠 赤石 鹅埠来源地铁开通出行改)
(责任编辑:Newshoo)



楼主热帖
[休闲生活] 热烈祝贺海丰彭氏宗亲会公众号开通
[城事报料] 先辈参加革命后踪迹全无,其公妈双亲等13具骨
[三唯论点] 汕尾新市长将花落谁家呢?又将什么时候到任呢
[三唯论点] 海陆丰:拒绝潮汕化,从你我做起
[三唯论点] 海陆丰老区老百姓喜迎物价上涨,称日子将越过
[三唯论点] 史为鉴 启迪后人——《海丰文史》出版三十年

发表于 2011-6-9 12:37:15 | 显示全部楼层
点击进入微信
希望汕尾以后发展一日千里:lol
发表于 2011-6-9 13: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浪官方微博
希望越来越好
发表于 2011-6-9 14: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担心,就怕深圳不来真的。
发表于 2011-6-9 17: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越来越好。
发表于 2012-2-8 20:47:40 | 显示全部楼层
:lo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