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市民网

搜索

大液河畔英雄魂(25.26)

发布者: 戴镜兵 | 发布时间: 2022-8-4 16:16| 查看数: 10753|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微信图片_20220804150641.jpg

大液河畔英雄魂(25)
转战山区,狱中救友

1928年2月23日前,粤桂两派军阀混战结束。战胜的桂系李济琛、陈铭枢迅即部署兵力进攻海陆丰革命根据地。
敌兵力部署四路:第一路是陈济棠的十一师经揭阳河婆进攻陆丰西北部;第二路是第五军副军长兼师长邓彦华的十六师经惠阳进攻海丰;第三路是黄旭初的第六师经五华、紫金进攻海、陆、紫边界地区;第四路是海军所部中山、民主、广庚、飞鹰四艘军舰在汕尾、捷胜、碣石一带海域巡逻助战。此外,有潜伏上砂乡的陈耀寰海陆丰保安队所属的戴可雄、杨作梅、陈子和等部350余人枪;还有在惠阳的蔡延辉海陆丰守备队,被整编成补充团,他们时刻准备增援进攻海陆丰的敌人。

微信图片_20220804150644.jpg

敌人“围剿”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战斗打响后,留守海陆丰的红二、四师官兵和工农革命军团队、赤卫队纷纷参战。他们不畏强敌,敢于斗争,一村一镇与敌人反复争夺。但是,由于敌我力量过于悬殊,海陆丰苏维埃政府最终被迫撤出两县城。其中,海丰苏维埃政府撤退到梅陇、莲花一带山区。马佛耀和陈伯虎、彭桂、黄悦成战斗在海丰西部山区。他们利用熟悉的地形和坚实的群众基础,与敌人进行周旋。
4月10日,广东省委依然认为广东尚处在全面暴动的局面,海陆丰的失败只是党的退却,不是敌人的强大。为了加强党的领导,省委常委张善铭和省委委员赵自选临危受命,被派往海陆丰领导反攻县城的重任。

微信图片_20220804150646.jpg

张善铭、赵自选一行8人于4月10日乘小船至沿海的埔町乡,登岸后分两批行进,被敌人发觉追捕,张善铭等三位同志先后被捕牺牲。赵自选等同志突围后与海丰县委成员会合后同上埔仔峒,埔仔峒是当时海丰县委和红四师驻地。
4月30日,红二、四师负责人和中共海丰县委在赵自选的主持下召开联席会议,决定成立海陆丰总指挥部,赵自选任总指挥。
5月2日晚上,海陆丰总指挥部部署了反攻海城的计划。决定分两路进攻,红二师两个连和公平、附城千余农民武装进攻五坡岭;红四师一个营、红二师一个营及梅陇、赤石五百农民武装进攻城内。马佛耀再一次承担起敢死队队长。
5月3日早晨三时,反攻海丰县城的战斗打响。

微信图片_20220804150648.jpg

马佛耀在红四师战士的掩护下,带领敢死队员从西门冲入城内,与敌交火,分两路冲锋。马佛耀率领一路敢死队冲进监狱,放出被押的一百多名革命干部群众;另一路敢死队员冲进师部,毙敌十余人,缴获机枪两挺。此时,敌军组织反击,红四师和农军敢死队以巷战转移退出。总攻开始后,红二师和公平农军未能按时到达,城郊五坡岭的敌军听到城内枪声后,争得时间准备。当红二师和公平农军到达时,被敌军猛烈炮火击退。四师在城内战斗近一小时,由于二师配合不好,只得撤退。
总指挥赵自选同志亲临前线指挥作战,不幸中弹牺牲。紧随其身边的黄羌农军,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把中弹牺牲的赵自选烈士的遗体从战场上抢了回来,运回黄羌安葬。“五三兵暴”随之结束。

微信图片_20220804150651.jpg

大液河畔英雄魂(26)
艰难岁月,坚持斗争

文/戴镜兵

1928年6、7月,海陆丰的革命斗争进入最困难时期。
反动派在红军和工农武装屡次反攻不得胜利之后,反动气焰日益嚣张,竭力推行他们的“围剿”政策,制造白色恐怖,各方面打击革命势力。
敌军配合地方反动政府编练民团,实行保甲制的同时,反复进行清乡。敌人清乡,每次都动用众多兵力,分兵四、五路,把数十乡包围起来,使乡民走投无路,所以,敌人每次清乡都有众多农民被掳或被毒打。敌人清乡时除了烧屋、抢猪、掠牛及搬运粮食杂物之外,还大施奸淫,农妇老者60,少者年12,都常闻被轮奸。据史料记载:“海丰之敌人入境以来被奸淫妇女成千累万之多,他们的士兵所以不厌围乡者就是因为得以奸淫。”

微信图片_20220804150650.jpg

敌人搜山亦不遗余力,海陆丰所有山岭都被敌人搜了不止一次二次。然而,敌人疲于奔命,而红军战士和工农武装却极少被搜或被杀。
经过敌人近4个月的“围剿”,海陆丰革命基础较好的乡村与革命人员都遭到了严重的摧残。
在艰难岁月里,马佛耀和他的战友们不但没有退却,而且坚持战斗。他们依然群众,游击在海陆丰的各大深山老林间。每当敌人搜山,他们总能提前获得信息。敌人撤退后,他们又再回来。最困难的时候,他们三天都吃不上一顿饭,只能靠挖野菜或采野果充饥。

微信图片_20220804150653.jpg

7月的一天夜里,马佛耀和几位战友从莲花山上下来找食物。当他们进入一小村庄时,听到一间破烂的农舍里传来女子急呼“救命”的声音。马佛耀和他的战友们马上循声找到传出呼叫声的农舍。他们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农舍四周有保安队员在警戒。然而,农舍中女子的叫声他们置之不顾。马佛耀猜到了发生什么事。他招手叫战友们上前,俯着他们的耳旁交代了几句。然后,他们分成四组,静静向警戒的保安队员靠近。
警戒的保安队员们一边听着屋里传来的女子呼救声,一边还在胡思乱想,却没想到,惩罚会如此突如其来。

微信图片_20220804150657.jpg

马佛耀和他的战友们解决了农舍外警戒的保安队员后,一脚揣开农舍大门。一位恶魔似的保安队长正赤身裸体,正想对农妇实旋强暴,看到马佛耀等人突然闯进屋来,慌忙放开农妇,正想从床上爬起来。马佛耀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箭步冲上去,手起刀落,送色鬼上了黄泉路。农妇衣衫不整,连忙藏到床后。马佛耀和战友为了不让农妇受连累,快速地处理了敌人的尸体后,从农民的地里挖了一袋番薯,消失在茫茫的大山中。
敌人的暴行让越来越多的群众无法忍受。7月下旬开始,海陆丰、紫金各地掀起了规模大小不一的夏收暴动。农村中革命基础较好的党支部恢复活动,掩藏的枪支又取了出来,重新组织农民武装暴动队伍,到处出击,使敌人穷于应付。马佛耀和他的战友们在党组织的安排下,走下高山,进入农村,领导农民武装与进村收租的敌人进行斗争。
一时间,海陆丰无论山区还是平原,许多乡村都掀起了抗租的浪潮。
(未完待续)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0)
资讯推荐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