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市民网

搜索

傲雪凌霜不老松 一一记四十九团二营营长陈伯虎

发布者: 戴镜兵 | 发布时间: 2022-8-5 14:53| 查看数: 14725|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微信图片_20220805150321.jpg

傲雪凌霜不老松
一一记四十九团二营营长陈伯虎

文/戴镜兵

梅峰脚下,星罗棋布般散落着大大小小几十个村庄。古往今来,从这些村庄中走出了多少英雄豪杰?又留下了多少荡气回肠的故事?时至今日,可能谁都没有办法准确地描述了。

陈伯虎的故事,只是梅峰脚下众多故事中的一个。他的故事催人奋进,又让人扼腕叹息。

微信图片_20220805150304.jpg

危难之际,少年挺身救老师
1902初春时节,海丰县梅陇东港中村,前清秀才陈蓬喜添一男婴。男婴长得虎头虎脑,非常可爱。陈蓬为男婴取名为“伯虎”。

陈伯虎从小聪明伶俐,6岁开始跟随父亲在村中念私塾。

1921年,陈伯虎以优异的成绩考进梅陇东斋高等小学,寄读于梅陇圩亲戚家。

当时的梅陇东斋高等小学的办学权,完全被土豪劣绅所把持。许多渴望进入学校接受教育的农家子弟被拒之校门之外。

1922年初,一场反对封建豪绅包办学校教育的改革运动在梅陇展开。入学不久的陈伯虎与许多进步青年积极参与,态度明确、坚决。后来,在梅陇开明人士和海丰教育局(局长彭湃)的大力支持下,斗争取得了胜利。梅陇高等小学校址由东斋迁到了梅峰庵,同时,在学校内修建了师生宿舍。从此以后,陈伯虎在梅峰庵校内寄读。

迁移新校址不久,不甘示弱的封建豪绅们,到处煽风点火,制造事端,教唆一些不思进取的落后学生在校园内无事生非,然后把矛盾指向思想进步、深得广大师生、群众拥护的校长马以慈和教师彭元章的身上,进而公开要求驱逐他们。

微信图片_20220805150314.jpg

因马以慈校长和彭元章老师一直以来,对教育教学工作兢兢业业,无论在学校内还是在社会上都有极好的声誉。封建豪绅的阴谋蒙蔽不了群众雪亮的眼光。当封建豪绅公开要求驱逐马校长和彭老师时,绝大部分师生站也出来,与封建豪绅展开了激烈的对抗。因力量对比过于悬殊,封建豪绅的阴谋破产。但是,封建豪绅们依然不死心。当他们探知马校长和彭老师夜里要到梅陇圩办事时,竟然唆使一群二流子,身藏武装,埋伏在半道上,准备伺机袭击马以慈校长和彭元章老师。

当陈伯虎和陈鹃魂发觉此事后,马上召集寄读在学校的进步学生前往保护马校长、彭老师。

陈伯虎、陈鹃魂等同学年轻体健,快步如飞,很快就赶上了他们。

二流子们也刚与马校长和彭老师照面,正想动手之际。身后出现了陈伯虎等人。

二流子们手握武装,气势汹汹地冲下山来,看到马校长和彭老师已经被赶来的学生保护了起来,把怒火向陈伯虎等人冲来。陈伯虎镇定自若,毫不示弱,赤手空拳对付手持器械的二流子。陈伯虎在与二流子们的对抗过程中,身负数伤,鲜血直流,但他依然双目怒视着二流子们,一步也不退却。不久,闻讯赶来的群众越来越多,二流子们才不得不退去。

微信图片_20220805150308.jpg

接受新思想,走上革命道路
陈伯虎、陈鹃魂等同学在马以慈校长和彭元章老师危难之际,及时出手救援,给两位恩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别是陈伯虎得到了彭元章老师的赏识。彭老师经常找他谈心,与他一起谈论社会热点,明辨是非曲直,同时向他传授革命道理,输灌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后来,彭湃把农民运动发展到梅陇后,彭元章老师不但大力支持,同时鼓励学生们积极参与。因受彭元章老师的影响,陈伯虎对梅陇农民运动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他主动结识叶子新,关注梅陇农运的发展情况。回到家乡时,他积极帮助农会搞宣传工作,还协助陈朝陛、叶子新、彭元岳等农运领导人开展减租斗争。

1924年夏天,陈伯虎从梅陇高等小学毕业,因升学无望,选择在家乡小学从教,同时参加贫民党。

1925年春,广州国民革命军东征,不久克复海陆丰,农民运动得到了恢复,同时组建了农民自卫军。为了培养更多农民自卫军军事骨干,海丰举办了“农民自卫军训练所”。陈伯虎经梅陇农会的推荐,报考“农民自卫军训练所”,因成绩优秀而被录取。

陈伯虎体格魁梧,学习认真,操练刻苦,很快就练就了一身好本领。他不但动作敏捷,而且射击技术特别好,得到了训练所教员的赞赏。陈伯虎不但训练成绩优异,思想也非常进步,后经彭元岳的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其后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从此走上了为党奋斗的革命道路。

同年夏天,广州国民革命军回师广州讨伐刘、杨叛乱。陈炯明残部伺机反扑。陈伯虎按照党组织的安排,随海丰农民自卫军撤往广州。

10月,广州国民革命军举行第二次东征。陈伯虎与海丰农民自卫军配合东征军打回海丰,取得了第二次东征的伟大胜利。

东征军取得第二次东征胜利后,中共海陆丰地委在海城举办农军教练班。陈伯虎任教练班小队长,带领新学员进行各种军事科目的训练。教练班结业后,陈伯虎奉命到梅陇训练各乡村农民自卫军。陈伯虎在下乡训练乡村农民自卫军期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林碧华。林碧华是梅陇大族林家闺秀。她思想进步,向往自由。林碧华自从认识陈伯虎以后,深深地被陈伯虎的言行举止所吸引。但是,碧华的家人却坚决反对她与陈伯虎交往。林碧华却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决然地与陈伯虎结为夫妻,同时,参与革命活动,成了陈伯虎革命道路上的好伴侣。

陈伯虎与林碧华婚后不久育有一子,名森明。

微信图片_20220805150316.jpg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反革命政变。15日,广州国民党政府步蒋后尘,准备屠杀海陆丰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

敢为人先的海陆丰人民,在中共海陆丰地委的领导下,举行了第一次武装起义。

陈伯虎按党的指示,在梅陇和王怀兆、黄悦成、陈努等人组成领导机构,带领梅陇农民自卫军响应起义,夺取了梅陇区政权。

5月9日,国民党刘秉粹团攻陷海丰县城。陈伯虎跟随梅陇区党组织,和农军退守埔仔峒、平安峒一带坚持斗争。


6月,陈伯虎为了执行海陆丰地委的指示精神,带领着梅陇农军深入乡村,发动群众开展抗租斗争。陈伯虎根据斗争形势的发展,在抗租斗争过程中,扩大农民武装,进而袭击敌人分散在各乡村的据点,迫使敌人退出乡村,龟缩在梅陇圩内。

8月14日(农历七月十四日),在海陆丰地委的领导下,梅陇农军开展了攻占梅陇圩的战斗。陈伯虎和陈努率领平洋农军100多人,加入了全区农军反攻梅陇圩的战斗中。农军首先攻击埔头敌人外围哨所,然后直插敌人的兵营。一时间,农军的号声、爆竹声、枪声齐发。蒙在鼓里的敌军突然间面对潮水般的农军,措手不及,胆战心惊。他们不敢抵抗,慌忙逃出营地,向石塘山岭方向撤退。

微信图片_20220805150312.jpg

冲锋陷阵,不畏强敌
1927年9月初,为了迎接南昌起义军南下,海陆丰地委按上级的指示精神,决定在海陆丰地区举行第二次武装起义。

为了配合海陆丰第二次起义,陈伯虎和陈努等人在梅陇频繁地向敌人发起进攻。

9日,梅陇农军一举攻占了梅陇圩。

10日,陈伯虎、陈努等率领农军乘胜进迫海丰县城。

15日夜,在海陆丰地委的统一领导下,陈伯虎、陈努等领导梅陇农军配合全县农军武装围攻海丰县城敌军。战斗中,陈伯虎身先士卒,率先冲进城内,与敌人直接交火,毙敌2名,缴枪2支。

17日,农军再次克复海丰县城,取得了第二次武装起义的胜利。

9月25日,敌陈学顺团进攻海丰县城。

为了保存实力,新成立的东江特委和海丰县委决定,放弃县城,主动撤退到黄羌朝面山,做好与敌人打持久战的准备。

由于海丰大部分乡村都成立了农军,敌人虽然占据了海丰县城和梅陇等重点圩集,但是,他们举步维艰,一旦离开县城或圩集,就会受到农军的攻击。敌人只好龟缩在县城或圩集中。敌人不敢出县城或圩集,陈伯虎却不让他们安逸,他经常带领着梅陇农军,袭击敌人驻地,打得敌人整天神经兮兮,不得安宁。

10月9日,南昌起义余部一千多人,在团长董朗的带领下,来到了东江特委驻黄羌地朝面山。

25日,海陆丰县委按省委的暴动计划,部署第三次武装攻打县城,作战步骤先区乡,后县城。第三次武装起义的命令由彭湃亲自下达,一时间,海陆丰各地群众摩拳擦掌,准备与敌人再次较量。

陈伯虎、黄悦成、胡汉南、高勤、陈努等人接到第三次武装起义的命令后,立即率领本部农军,展开了对梅陇敌军的攻击。

30日,农军攻陷梅陇圩,进驻圩内。

微信图片_20220805150318.jpg

第三次武装起义胜利后,陈伯虎任工农革命军海丰团队梅陇、赤石大队副大队长。

1928年1月下旬,驻惠阳的国民党海陆丰警备司令蔡腾辉率部入侵鹅埠、赤石。东江特委获悉敌情后,火速命令红四师留守海丰部队和工农革命军团队及梅陇、赤石赤卫军共同进剿。陈伯虎接到命令后,马上率领梅陇地区的工农革命军和赤卫军一千多人赶赴战场,与兄弟部队协同作战。蔡腾辉部腹背受敌,被打得丢盔弃甲,狼狈不堪,慌忙撤回。红四师部分官兵在工农革命军和梅陇、赤石赤卫军的协同下,取得了进入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后的第次一胜仗。

3月,国民党军队四路围攻海陆丰革命根据地,海丰、陆丰县城县相继失陷。海陆丰苏维埃政府被迫撤退到山区,工农革命军和赤卫队配合红二、四师与敌作战,进行艰难的反围剿战争。陈伯虎和彭桂、黄悦成受命在海丰西线作战,利用熟悉的地形,与敌人进行周旋。

10月,中共海陆紫特委成立,翌年扩大为海陆惠紫特委,组建军事委员会,统一指挥4县的武装斗争。陈伯虎和彭桂所部成为特委的直属部队。在极其困难的战斗环境下,陈、彭克服了种种困难,一边打击敌人;一边做好保卫特委的工作。

1929年夏天,国民党桂系军阀与蒋介石之间的矛盾激化。驻守海陆丰等地的多数国民党部队被调往了前线。海陆惠紫特委毅然决定,重新组织、扩大武装,重振雄风,再战东江。

海陆惠紫特委决定,把打击敌人的中心区域放在海丰二区(公平区),其他地区配合牵制敌人兵力。陈伯虎和彭桂受命率领三、四区赤卫军支队,紧密配合二区开展的军事行动,在梅陇、后门、赤石等地频频袭击集市上的反动民团。

微信图片_20220805150310.jpg

南征北战,勇猛杀敌
1929年10月初,海陆惠紫特委根据省委的指示精神,在海丰黄羌朝面山蔡背窝召开军事会议。会上,特委宣布成立工农红军第六军第十七师第四十九团的决定。陈伯虎被任命为第二营营长。

红军四十九团成立大会一结束,陈伯虎率部回到三、四区,驻扎在赤石明热峒。为了扩大队伍,加强力量,陈伯虎亲自深入三、四区农村,发动赤卫队员参军。当陈伯虎回到久别的老家时,才知道身为梅陇赤卫队庶务长的长兄陈伯继,在敌人的围剿中,与敌人作战中英勇牺牲(解放后,被人民政府评定为“革命烈士)。而二兄出走南洋。往日热闹的家,如今显得冷冷清清。四弟陈伯群见到陈伯虎后,强烈要求参军,为牺牲的大哥报仇。陈伯虎妻子林碧华(林伯华)也要求随夫入伍。陈伯虎同意了弟弟和碧华的要求,把年幼的儿子寄养在碧华妹妹家。

是月下旬,红军四十九团二营在赤石明月峒宣布成立。接着,陈伯虎率部攻击驻扎在后门、赤石、鹅埠的敌人,并取得了节节胜利。三、四区除了个别圩集处,广大的农村地区又成为了苏维埃政府区域。

12月3日,海陆惠紫特委在报纸上获悉朱、毛红军将进军东江的消息后,决定主动作为,积极配合,争取把海陆惠紫与东江联成一片。于是,特委组织进攻海丰县城的战斗。战斗打响后,陈伯虎率领二营全体官兵负责攻打城西之敌,配合进攻五坡岭的主力连队作战。上午10时,陈伯虎调集四、五十名勇士,猛冲至西门,同守敌展开激战。战斗正酣之际,敌人外援到来,红军腹背受敌。在此危急关头,陈伯虎镇定自若,马上分兵应战。但是,红军因弹药缺乏,不利久战,只能主动撤出战斗。是役,共毙敌14人,伤敌80余人。

进攻海丰县城战役后不久,海陆惠紫特委决定四十九团集中作战,同时,特委军委随团作战,成立以黄强为书记的前委,领导四十九团的全面工作。接着,红军四十九开始向敌人薄弱地区发展。

1930年春,红军四十九团由陆丰西北向东南进军。陈伯虎率领的第二营多次为前锋。年底,进攻距陆丰县城30多公里的博美警察所,一举将该所拿下,缴枪10多枝。

1930年四月下旬,红军四十九团发展至一千多人。为了贯彻执行海陆惠紫特委关于海陆惠紫与东江联成一片的方针,红军四十九团直上大南山,准备帮助潮阳、普宁、惠来等县民众暴动,建立苏维埃政权。

4月28日,驻惠来的国民党毛维寿部戴戟团纠集地方反动武装二千多人,发起了对大南山的进犯。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四十九团毫不畏惧,主动承担起正面阻击敌人的任务,让四十七团负责后援。陈伯虎率领二营全体官兵担任前锋。面对数量和装备都优于红军的敌人,陈伯虎没有退却,他和各连连长战斗在一起。当战斗打响后,陈伯虎身先士卒,勇猛杀敌。在二营全体官兵的浴血奋战下,敌人被打得落花流水。二营在此战中也付出了惨疼的代价,陈伯虎夫人林碧华在冲锋杀敌过程中中弹牺牲,解放后被人民政府评定为“革命烈士”。

同年10月,中央军委南方办事处主任李富春亲自临大南山,着手解决红军编制问题。李富春主任通过实地考察,决定成立第六军第二师,四十九团编为第一团,原十六师各团编为第二团。

当时间进入1931年后,东江红军屡次受挫。红一团团长林军杰在陆丰北溪(现属陆河县)作战中身受重伤,英勇牺牲。以古大存为团长的二团在八乡山也遭到了敌人的强攻,损失惨重,被迫退入大南山。为了重振二团雄风,师政委黄强亲自主持二团的学习整顿,同时带领二团官兵参加大南山土改。经过一系列的措施,笼罩在二团官兵头上的阴影终于散去。

4月,陈伯虎任红二团团长,5月,东江特委派陈开芹任红二团政委。

不久,陈伯虎因东江肃反扩大运动被诬错杀。

1991年11月,海丰县人民政府公开为陈伯虎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陈伯虎四弟陈伯群坚持战斗至1933年东江红军失败后,才被迫逃亡香港。

陈伯虎和林碧华烈士夫妇唯一的儿子陈森明解放后长大成人,娶妻生子,儿女一共七人,分别是:陈丽君,陈惠玲,陈庆模,陈巧玲,陈倩玲,陈丽玲,陈响芹。

陈伯虎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光荣的一生。他品格高尚,英勇善战。他宁可舍小家,顾大家,无所谓惧,勇往直前。他犹如傲雪凌霜之松,永远值得尊敬、缅怀。

(陈述人:陈庆谋,文字处理:戴镜兵)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0)
资讯推荐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