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市人民医院
查看: 17027|回复: 0

[奇闻] 聚阅风云录|楔子 俏彭婷红衣渡海 洪秀才凤山遇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6 15: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      俏彭婷红衣渡海   洪秀才凤山遇仙
        公元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六日,狂风如刀,怒涛排空。在汕尾凤山绝顶的凤仪台上,有一白衣书生,生得广额方腮,剑眉星眼,负手而立。遥望天际压城欲摧的乌云,脸色凝重。四周狂风怒号,而此人头顶一道淡淡紫气笼罩,方圆十丈之内却并无一丝风息。
        良久,书生转身,向矗立在凤仪台的妈祖石像深深一揖,合掌道:“妈祖娘娘,弟子洪一辉,生于斯长于斯,执教于汕尾,今日眼见大劫在即,五内如焚心肝无安无落,汕尾百姓自古赖您庇佑,尚祈娘娘垂悯,保此合境平安。”只见石像霞光万丈,说:“众生共业,可化不可免,我自当保此合境百姓平安,只是你既发此善念,是你的福缘也是劫数,便由你来化解汕尾这一场劫难吧。
”洪秀才一脸懵然,说:“我只会打字,不会打妖怪!”妈祖微笑,说:“自古邪不能胜正,你身有浩然之气,正可伏魔。更何况,你可知道插在你衣袋上那支笔是什么来历吗?”洪秀才老脸一红,说:“娘娘,那是我三年前在二马路捡来的破钢笔,不是偷的,真是捡来的。”妈祖说:“那是太白星君当年留下的生花伏魔笔,今后且记多行善事,必能证果!切记:婷婷生花,和合四象,攒簇五行,聚阅成道!”说完这句话,霞光尽散,只留下洪秀才憨哥傻憨哥傻,手拿一只破钢笔,翻来覆去的看,咋看还是三块钱的货色,失望的说:“一定是昨天品啡客的黄馆主调的鸡尾酒够力,不然咋出现幻觉呢?”
        话音刚落,却见天边一道红光从南急射而来,刹那之间已到眼前,停在如山的碧涛上,随波起伏,原来是一个妙龄少女,年方二八,生的绰约娇俏,身穿一袭红裙,手拿一把细长的宝剑。
回头看见洪秀才正在发呆,嫣然一笑,说“秀才,你傻乎乎的在干嘛,这里危险,赶紧回家吃饭”。洪秀才正发完钢笔的呆,听见有人说话,猛抬头却见艳丽少女笑靥如花,不由得痴了,正所谓方由呆中来,又入痴中去。一时呆上加呆,老憨鸽然然,说不出话来。少女见他如此,只觉好玩,说:“秀才,跟你说话呢。”洪秀才痴痴的说:“在下洪一辉,今年二十三,尚未婚配,姑娘怎么称呼呢”。少女又好气又好笑,微嗔薄怒,说:“谁问你这些,好吧,我叫彭婷,刚从步冷宫归来,见此地妖气冲天,特过来看看。你这秀才,还呆着干嘛,快快离去,别伤着了你!”
        却见洪秀才瞠目结舌,手指着她,不由大笑:“原来不但傻,还是哑个……”话未说完,猛觉不对,一阵令人心悸的妖气已近在咫尺。好个彭婷,虽然年轻,却是名门之后,使出一招凤嘴飞飞,人已凌空,转身看时,骇浪如山,风中显出一只硕大无比的本山乌猪,足有数十丈之高。
彭婷大怒,柳眉轻扬,喝道:“原来是只猪哥精!哼,大个大个衰,小个小个赢,有本姑娘在此,红三鱼剑下,拍科你吐血!”剑随声至,正是师门所传的十丈软红剑法中的红粉飞撩气,只见剑身泛出无数红光,分射猪妖周身。猪妖使出一招猪母暖屎,恰恰挡住剑势。只听一声嚎叫,伴随着狂风呼啸,瘆耳动魄。原来这猪妖修得一样以声音侵人元神之法,对阵之时,听得这声音便可令人心神不定,浑身无力。却不料彭婷师门极擅音律并将其融入本门功法,只见彭婷不为所动,剑势未老,合千万点为一点朱红,身剑同发,使出一招红歌赤齿,隐隐有凤吟声声,压住嚎叫之声,直取猪妖头壳神。
        猪妖头壳神涌出一股黑气,抵住红三鱼剑。浑身一抖,满身猪毛激射而来,却原来妖物修炼中能将原身之物炼成本命法器,端的厉害无比。彭婷虽然招数精微,无奈年岁尚小,纵是聪明伶俐,也只发挥了剑法中一二成功力。见猪毛针漫天飞至,只能回剑自保,只见剑光如银红衣飘扬,一招凤尾红藤牌使得行云流水。可惜猪毛针虽细小,却有万钧之力,彭婷身如飞箭,往后跌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楼主热帖
[看大杂烩] 聚阅风云录|楔子 俏彭婷红衣渡海 洪秀才凤山
[城事报料] 城区政府斜对面城苑综合楼常年丢摩托车
[休闲生活] 为何城区政府对面小区垃圾总是不收
[便民信息] 汕尾聚阅书吧樊登读书招募书童
[城事报料] 城区政府对面城苑综合楼的垃圾为何一而再堆积
[文化天地] 走进陆丰潭西文学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