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0355|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诗词] 暑气正深,诗吟不歇 《海陆风》庚子岁第八期(总90辑)汕尾市诗词学会庚子岁第八期...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楼主
发表于 2020-8-9 23:53:49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卢若希 于 2020-8-11 00:49 编辑
汕尾市诗词学会庚子岁第八期(总90辑)

原创 汕尾市诗词学会  娃鸣悠扬  
汕尾市诗词学会编委成员
主编:叶良方
责编:娃娃  黄木群  卢若希
顾问:梦欣





七绝

垂钓芦花洲
黄信远
碧波潋潋暮江流,钓水浮槎芦苇洲。
鱼渚斜阳吹白絮,凌风相约到船头。

可塘平原采风
叶良方
端阳如火照流金,千亩平畴穗喜人。
榕下欢谈皆得意,熏风吹野最情真。

室内观两孙作场
杨子怡
序:室内录制两小孙参与总决赛节目。
红装丱角共登台,小鼓频敲笑满腮。
品罢童歌心不服,当年也帅也多才。

登火山嶂
陈显赫
九月秋风过大千,满城心事向云边。
登高不独观沧海,无数丹青画上天。

谒内寮庵
雨中回眸
灵岩翘角佩云祥,未到先闻菡萏香。
到此凡心皆忘却,禅光窗外接斜阳。

牛图
吴雁程
耕牛最爱田生草,饱食何愁五谷荒。
莫叹精牲终一死,胜于朱紫犬鹰亡。

绝句
陆崇璧
妾住南山斜照里,柴门映水遍流霞。
前身只共桃源死,几世修来伴落花。

戏说西游
也力
历水经山寻大乘,菩提不独诵喧嚣。
修心寡欲皆成佛,何必西天万里遥。
(注:大乘...大乘佛教,乘...音读"胜")。

读邓正明、张汉松先生诗作有感
田子壬
不屑风花雪月光,歌吟现实表衷肠。
诗中自有英豪气,直教男儿血喷张。


庄成源
延年益寿慢爬行,习性冬眠处不惊。
背壳藏头身御敌,韬光养晦是龟精。

六月二十九日黄昏海滨惊现彩虹
柏舟 (逍遥羽毛)
雨过山青云向东,海空惊羡饮垂虹。
一时幻象迷痴梦,疑有飞天舞昊穹。

高考记忆
林木锋
大江歌罢叹残魂,独木桥头望日存。
一道彩虹千缕梦,穷鳞片片跃龙门

大暑回想
谢志超
遥想昔年人尽忠,孱孱学子变农工1。
虽逢酷暑当阳立,幸有田园四面风。
注1:此处专指务农劳作之人。

湖东前海摸蟹
詹燕国
斜阳一抹坠山迟,得手生擒小蟹儿。
石割如刀焉在意,蝉鸣奏凯好班师。

致漠舟老弟
一尘
偶遇诗坛应有缘,万千往事杳如烟。
于今虽是繁霜鬓,一任歌吟无挂牵。

荷日咏洛神一一读一尘绝句抒怀
漠舟
洛川古赋歌辞盛,雨雾曹王慕女真。
观荷咏诗芙渌水,人神情恋爱更纯。

祝贺市诗联、小作家协会创作基地于思辰教育机构挂牌
蔡楚标
艺苑花繁次第开,思辰苗圃占春台。
诗文创作双基地,培育新人创品牌。

螺河夜色
东山塘
螺河两岸美颜收,溢彩灯光逐水流。
频见鸳鸯相吻景,嫦娥羡慕闭云羞。

题湿地公园
李小星
鸥鹭翱翔胜境开,葳蕤芳草覆春苔。
碧波荡漾渔舟晚,化作诗章入眼来。

当代艺术名家李春华老梅颂
李纯良
斑驳虬枝吐锐新,雪椎香骨聚梅神。
身家百万逍遥主,笔底催开一树春。

题荷塘佳人图
唐谭錄
佳人荷韵水粼粼,梦入仙源好避秦。
摇橹塘中谁想起,渌波芙上洛川神。

庚子五月中旬登青阳山望梯田有感
王长河
层层叠叠挂坡沟,片片青禾翠欲流。
伫立峰巅回首望,乡愁滚滚闹心头。

题白鹭晚归
吴锦双   
凤河月色境朦胧,白鹭翔飞戏水中。
欢语喧天宁静夜,归巢相聚乐融融。

凤凰花开
药理琴音
凤凰七月夏花开,多少英雄长草埋。
执笔诗人神鬼泣,竹林深处抚琴台。



七律

贺达州诗词学会成立并寄李方明先生
杨子怡
水酿清醇峰酿奇,风流一脉继微之。
邑多拥鼻吟如洛,愤每书空咄有词。
瞻马首才高配德,执牛耳气足匡时。
巴山别后人趋老,何日西园再饮诗。
注:1、元稹,字微之。曾贬达州。2、丁酉年中镇诗社受邀采风达州,得与方明君初晤。

有感山东高考冒名顶替事
吴振义
又闻网海愤难平,万众齐腔悲苟晶。
自古师魂誉齐鲁,此间録牒冒他名。
阳光道供朱轮骋,独木桥归胄子行。
谁为庶门留一隙,从今不再负寒生。

写在七一前夕
娃娃
酷日当空暑未消,春天渐远众花凋。
镰刀锤子高高挂,魂梦初心渺渺飘。
自古岂能无恶吏,于今何处觅唐尧。
百年之后沙三捧,散尽乌烟瑞气饶。

赞歌
金牙九
饱嗝喷将赞改开,屌丝一梦小康来。
帝王享受桑拿浴,幸福时光麻将台。
先富移民美加去,土豪扫货日韩回。
捋须更羡邻家子,新沐党恩生二胎。

庚子五月十五夜晚海边逸兴
黄帝孙
逸兴何妨浴晚风,辽天满月复明东。
潮声暗逐苍茫意,野棹偏摇矍铄翁。
喜见时椰凝玉液,闲听海浪谴愚衷。
駸駸爽气惟长啸,独对悠然乐未穷。

酷暑
吴雁程
小暑初交呈大暑,昼长通夜同蒸煮。
汗流漉漉透纱罗,日酷炎炎绝鸟语。
偶遇雨来仇冒烟,难逃风烫赋哀楚。
谁怜贫困苦蜗居,临望感怀多触绪。

村居书怀
熊永信
屠龙缚虎愿难酬,且伴山林鹿鹤游。
觅食但耕三亩地,怡神也买五湖舟。
因逃肺疫潜居屋,未脱家贫抱隐忧。
多少天灾人祸剧,老翁何日可舒眸。

信念
陈景元
静修蓄锐待天时,骏马平川任傲驰。
灵鸟离笼飞野去,蛟龙出海卷云披。
黎明别夜晨来早, 冰雪辉梅暮至迟。
谨守心中鸿鹄志,自然万物有生期。

《放牛娃诗草》读后
余昭民
赏读华篇夜已深,清新韵味惹吾吟。
行行厚意歌佳句,字字深情播雅音。
学海青年勤探索,书山暮岁勇登临。
传家墨宝呈风采,一卷诗词一片心。

汕尾逢春
也力
傍海长堤一望赊,山楼隐约有人家。
潮随节令往而复,网逐波涛叱又咤。
放荡船歌弥水岸,参差帆影满魚虾。
新承雨露野初绿,草木欣欣正嫩芽。

忆旧偶题
唐谭錄
回望家山梦一场,何曾美枕遇黄粱。
独怜严父谋生苦,每仰囊萤凿壁光。
憔悴灯前忘拂晓,寂寥窗下觅吟章。
风尘未掩陈年事,遥忆艰难寄慨长。

读秦钦先生照片有感1
甲秀
霜雪如刀几皱纹2,人生一梦已斜曛。
梨园漂泊江湖老,蜗室吟讴膏烛焚。
最忆崚嶒存傲骨3,那堪偃蹇负斯文4。
菊残梅谢多零落,欲振正音尤盼君5。
1,秦钦先生,正字戏资深作曲家。
2,先生寄来少年像头和近照,并附文:“岁月如刀,世情似斧,人生越坎坷人貌面相沟渠多!”
3,2013年2月,陆丰正字戏剧团接通知要上央视戏曲春晚“跑布马”,嘱我作词。因某传承人将拙稿乱改一通,用行政命令命先生谱曲。先生看后觉改稿既文理不通,又不押韵不适合谱曲而拒不谱写。剧团领导迫于无奈才同意将原稿谱写。后来剧团晋京回陆庆功颁奖,皆大欢喜,唯词、曲作者并未分羹,也甚荒唐矣!
4,先生年老多病,正字戏仅存的作曲家并未得到特殊关照而处境堪虞。
5,正字戏也叫正音戏。

酷暑
林木锋
毒阳长在半空悬,低压招来热气旋。
霞落山林呼冒火,云飞池水望生烟。
空调乏力烧风烤,冰饮无功炙浪煎。
心雨欲将灵雨唤,惊雷炸出小凉天。

壮志寄彩虹
漠   舟
一一步韵和景元君               
远望峻嶺似峰驼, 绿翠披衣水入河。
百秀嫣红花韵笑,万卷虹彩竹笙歌。
田园绿嫩农夫醉,阡陌纵横铁塔峨。
莫叹此番飞不过,壁凌栈道跨云波。

读《信念》抒怀
一一和景元君诗
骆  伟
河山谐处共相同,四季明分地仰空。
寒雪千层披白絮,春花万羽跃苍穹。
勤心撑印为桑梓,业府遵岗献仆工。
远望稻花新熟谷,殷殷汗血愿心衷。

纪念七·七卢沟桥事变
贺君
丁丑卢沟乱世愁,日倭导战罪千秋。
生灵涂炭成家恨,百姓遭殃举国仇。
拒侮战争争不已,扬威抗敌敌方休。
难忘国耻评功过,又见豺狼共一丘。

遥望西天
田子壬
遥望西天心浩茫,一场瘟疫正猖狂。
五洲家国抗魔急,四海人民度日慌。
独有蛟龙兴恶浪,更无英杰怕凶狼。
寰球同握青霜剑,斩尽妖魑见曙光。

高考感怀
庄成源
一跃龙门身价增,寒窗苦读望高升。
审题参试专心考,答卷填图尽力争。
此日青春怀壮志,他年业绩赶群英。
莘莘学子扬师德,美好声名金榜登。

題葉良方著作《汕尾市風情紀錄》 (古體)         
林春華
風情紀錄露峥嶸,筆下風光美景呈。
綠水青山擁海角,粤東區域一名城。
迴腸曲藝融萬家,民俗豐姿古雅盛。
文海舉㠶多漁獲,鄉親嘉讚愛鄉情。
〖註〗葉良方佳作《汕尾市風情紀錄》全書反映了海陸豐的文化風情,追溯畲疍民俗、汕尾漁歌、古代城寨建築,以及媽祖文化信仰等各方面的歷史源流。同時通過調查系統地填補了汕尾市民俗的空白,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可喜可賀!

庚子大暑
叶秀嫦
三伏难熬府宅藏,空调值夜觅幽凉。
农夫暑日心难静,竹席银床梦可翔。
雨顺风清田地乐,花香鸟语庶黎康。
乡间稻谷腾金浪,饶裕情萦盛世昌。

广积粮
陈汝妹
农民自古靠蔬粱,土地而今常弃荒。
河套高原乔麦熟,江南田野稻花香。
新修道路连丝网,彩绘亭楼映彩装。
作物价低赔本种,为钱谁积半年粮。



五绝

闻海南雨夹雪
吴雁程
琼州雨夹雪,六月窦娥天。
多少离人泪,芸芸庚子年。
注:光绪年间(1893年),海口市琼山区有降雪。

庚子夏日,应天马兄之邀南庄雅聚。以李商隐句"欲逐风波千万里,未知何路到龙津。拈得“未”字韵。隔日却闻叔叔逝去数日不为人知,境况堪怜,遂以此诗寄托哀思,虽不应景,但确无法写出欢喜之情。
娃娃
人穷何足贵,独醉谁相慰。
抱怨赴黄泉,魂兮归也未。

逸志
漠舟
清芳入静幽,闹世不同流。
夏气香无尽,红蜓叶上留。

喜耕
吴锦双
拓地老牛飞,犹如骏马威。
耕耘身手好,喜待谷丰归。




五律

居闲谴怀·其三
黄帝孙
晨风鸣百鸟,蝉噪艳阳天。
岭上榴花吐,波中野鹤翩。
幽人潜古意,雅舍证禅缘。
门掩疏尘客,耽书抵榻眠。

烟萝
陆崇璧
步入烟萝侧,《松风》澹澹兮。
苔痕滋白石,藻荇落青溪。
水净孤云卧,山空野鸟栖。
悠悠天与地,坐忘待灵犀。
注:烟萝:幽居或修真之处,唐戴叔伦“陋巷无车辙,烟萝总是春"。
《松风》:古琴琴曲。
藻荇:东坡居士《记承天寺夜游》:“……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余以为甚美!

未来佛
吴雁程
袈裟藏布袋,日日笑坤乾。
那个偷元宝,何人负大千。
冠高思买寿,行恶却求仙。
自作聪明相,无知因果玄。

访丰湖书院
奕林
荔浦初经雨,风微夏始清。
长廊痴客闹,高树急蝉鸣。
物象虚中易,舆情实里明。
远郊空院落,时有故人倾。

盛夏晨雨
林裕民
晨起降甘霖,清凉濯沁心。
沙沙浇卯火,沥沥淖辰荫。
路道消尘垢,街花藏鸟音。
青天开惠眼,体恤世人吟。

房奴
也力
何物最牵愁,婷婷远近楼。
无端千百万,动辄嘴牙喉。
按揭如山重,工薪似水流。
风光徒有表,浑欲说还休。

夏景荔香
方展庚
夏景佳观处,园中荔稔红。
繁枝丰盛果,风醉竞香逢。
采撷欢情喜,尝甜沁润丰。
勤劳收有効,贸易济源通。





蝶恋花   夏夜乘凉
莫凡
仰望银河星火坠。坐对无言,月皎天如水。蛙鼓蝉鸣浑不睡。花前人与清风醉。
手里诗词随阅喜。眼底炎凉,一笑随烟逝。半盏茶香轻品味。缠绵夜曲催成寐。

江城子
娃娃
昨宵月影下西墙。水芸香,柳丝长。蛙隐池荷,一曲韵悠扬。犹记当年明月夜,烧瓦塔,映池塘。      
仍然半夜挹清凉。水无光,雾茫茫。物是人非,池畔独彷徨。往事随风终不返,杨柳岸,已成殇。

莺啼序
恰香港回归二十三周年,录旧作,原题赋香港回归庆典兼怀邓小平
潘国雄     
        层楼倚江浸影,幻豪华万户。缈城廓、银座千寻,丽都声色歌舞。波光外、神州更近,漫天春意浓如雾。怅罗湖隔断,一桥潦乱烟雨。
        咫尺天涯,思念眼底,叹曾经孤负。恨乃是、鸦片战争,硝烟涩尽尘土。更难堪、丧权辱国,到头也、由人刀俎。痛难抛,历历从前,泪襟犹注。
        百年期待,沧海遗珠,香江重认取。当此际、登坛领袖,威仪天下;艨舰渡江,王师旗鼓。庙堂之上,如今告慰,空悲遗恨终成古。笑西风、谁是乾坤主。人间正道,轮回多少沧桑,还看江山如故。
        归来何幸,此老须尊,甚万般怀绪。念当日、主权必达,帷幄运筹;青史应书,邓公勋著。一国两制,凭谁寄与,英雄亊业都如愿,紫荆花、熠熠黄金铸。试看华夏未来,无限思量,赋莺啼序。

江城子  悼念陈进堂兄
陈景元
堂兄自小性温怡。貌端宜,未书诗。举止清明,处事适时仪。历尽沧桑勤正业,从未过,誉为师。
风悽雨急岁高离。丢门匙,苦伤悲。撒手人间,仅有善言遗。思忆万千心腹痛,星陨泪,族怀伊。

渔家傲  千帆奋进
漠舟
妈祖阁中烟袅绕,香民进拜庙宫俏。祈祷捕捞风顺照,旌旗号。霞辉绿地春光到。
碧水蓝天红海貌。银堤玉笺湖湾岛,莫等鹭鸥追潮早。渔汛好。千帆奋进丰年报。

满江红  看红场阅兵有感
田子壬
铁马金戈,雄赳赳,旌扬歌热。依旧是,五星红耀,四隅丹列。应记琼楼倾刻倒,岂忘大树轰然折?千秋罪,耻辱柱中人,戈和叶。
前车鉴,须晓彻。途漫漫,该明哲。赞英豪打虎,理当坚决。赢得国家根本固,換来政党肌肤洁。百代功,无论几高评,终难越。

定风波  夏日情怀
田子壬
夏日朝阳似火生,林阴路上伴妻行。早起市场沽菜去,防暑,道边花卉笑欢迎。
风雨同舟凡半世,相济,酸甜苦辣也曾经。左舍右邻和睦处,宽恕,心如天地自安宁。

漁家傲  讨海
也力
擅驭波涛长赶汛,嗣承禀赋如金印。索向汪洋无止艮。随远近,千帆竞发碧空尽。
掇鸟拖船齐上阵,举纲张目各方镇。得报丰盈谁羡缙。何自信,浮家泛宅鱼虾衬。
注:1、讨海...方言,意为出海捕鱼。
    2、掇鸟、拖船...方言,意指漁船类别。
    3、浮家泛宅...意指船居。

醉花阴-乘凉
庄成源
伴侣闲来愁昼伏,风薄轻衣拂。节候炎阳天,日晒楼台,夏夜初昏暮。
龙津河畔三榕树,有老人童妇。随意好乘凉,阵阵南风,消暑人舒服。





拾言续语
古木群英
繁星亿万,不及你眉眼半分;
弱水三千,唯同尔瑟琴今世。

中山诗联学会十周年衍庆以贺
吴雁程
中和万物、十载吟旌标岭表;
山毓逸仙、八方骚客颂兰章。



梦欣评诗


      独享江波垂钓乐,闲观飞絮几清幽
             ----
读黄信远七绝《垂钓芦花洲》
      古今诗人爱写“垂钓”诗,那缘由,大抵有三:一借“垂钓”述志,如宋人苏舜钦《西轩垂钓偶作》的“致君事业堆胸臆,却伴溪童学钓鱼”;二借“垂钓”抒情,如元人张起岩《南溪垂钓》的“是非拨置纶竿外,閒看沙头白鹭飞”;三借“垂钓”言事,如明人区大相《垂钓》的“终日烟波里,持竿欲待谁”。白居易一生写过多首垂钓诗,这三者几乎全包揽了。如《家园三绝其一》之“何似家池通小院,卧房阶下插鱼竿”,述归隐之志;《渭上偶钓》之“况我垂钓意,人鱼又兼忘”,表达闲适情怀;《垂钓》之“今来伴江叟,沙头坐钓鱼”,排遣胸头苦闷。但这三者之中,最常见的就是第二种,因为钓鱼本身就是一种休闲活动。像姜太公和严子陵那种别有计谋的垂钓,毕竟是极个别而少之又少的。近日读到黄信远先生一首七绝《垂钓芦花洲》,感觉也属于表达闲适情怀的这一类。
      但表达闲适情怀,通常也有直白和婉约两种。上述张起岩的《南溪垂钓》,结句已着一“闲”字,是为直白。从诗的韵味来说,婉约要比直白深厚一些。黄信远先生的这首垂钓诗,情感的表达比较隐晦,属于婉约一类,所以比较可读,特在此介绍一下。先看其诗:
       碧波潋潋暮江流,钓水浮槎芦苇洲。
       鱼渚斜阳吹白絮,凌风相约到船头。

      七绝,一般都走起承转合的路子。其要求可用四句话慨括:起要突兀,承要平稳,转要宕开,合要出彩。突兀是要抢占地盘,吸引眼球。平稳是要承接住首句起兴的话题,就话题补充交代一些相关事项。第三句的转必须离开正在说着的话题,跳出去。但跳出去也有一个限制,必须为结句蓄势。结句的出彩是全诗的亮点,但亮点又必须迂回到首联的话题上。古人把转结的内在联系比喻为拉弓放箭,蓄势是拉弓,出彩是箭发而中靶心。显然,黄诗的布局符合这一框架。首句描绘垂钓处的水波景象,下笔有陆游“方池潋潋碧波平”的影子。次句补充说明垂钓的地点和方式,是在“芦苇洲”的一条小船上。第三句宕开,不说钓鱼而说飞絮,这是另一种景象。钓鱼就钓鱼,转说飞絮干啥?不是节外生枝么。结句出来后,读者这才明白,原来飞絮有一个特殊的任务,当它飞到船头让诗人以柔情相待之时,诗人的那种愉悦之情、闲适之情就间接的表露出来了。“凌风相约”这几个字,足够让你品味出作者当时的快乐心境。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古诗中“白絮”的意象,一般指的是雪花或柳絮。但此诗次句有“芦苇”出现,那么江风吹走的“白絮”应当是指芦苇花。白茫茫的芦苇花飘上船头,而诗人说是“相约”而来,这就有诗意了。垂钓的诗人不去观察鱼儿上钩了没有,却兴趣浓郁地欣赏起芦苇花飘荡在船头的景象,这正隐约地衬托出作者轻松闲逸的心态。这比直白和浅露要显得深婉一些。
      再从全诗的脉络来看,次句的“浮槎”由首句“江流”引出,结句的“船头”倒扣住“浮槎”及垂钓话题,第三句的“斜阳”呼应首句的“暮”字,结句的“凌风”呼应第三句的“吹”字,这些勾搭牵连,使得全诗浑然一体、气脉通畅,十分可读。
      有趣的是,作者还提供了另一个版本,结句变成“清风送我到船头”。这却无意中暴露了作者创作经验之薄弱。显然,这个结句是个大恶手。一是句太熟,太熟便有油味(诗要避熟而就生)。二是破坏了三四句的联系,拉弓放箭的结构没有了,“吹白絮”孤零零地派发不上用场。三是“清风”的出现过于主观,毫无依托的内在联系。如果作者无法分辨这二个结句的优劣,那么还应当多读读古人的作品,以提高自己的品鉴能力。








楼主热帖
[文化天地] 陈德望书法
[文化天地] 若希 艺海拾贝(一)
[文化天地] 刘金洲楷书
[文化天地] 一年好景秋又至,漫品诗书心许闲 《海陆风》
[文化天地] 书画家刘栋裕
[文化天地] 宋廷 《宋词》第一期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顶-加分顶-加分 踩-减分踩-减分 转发到微博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