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丰县苏维埃政府裁判委员 黄添的故事(二)

发布者: 戴镜兵 | 发布时间: 2018-8-9 15:16| 查看数: 8005| 评论数: 2|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蓝馨梦 于 2018-8-9 15:44 编辑

海丰县苏维埃政府裁判委员

黄添的故事(二)

四、建农会组农军,初上战场救友军
1925年2月27日,东征军占领海丰县城。3月16日,海丰农民自卫军成立。20日,林道文受命来到黄羌,指导各地重新启动农会活动或组建农会。蓄势待发的黄添,在戴永良、黄临文的帮助下,在伍狮埔村组建了农会和农军,他被乡亲们推举为农会长和农民自卫军队长。黄添担任了农军自卫队长后,深感责任重大,日夜带领队员操练。他把自小练成的武艺手把手传授给队员,他自己也勤练枪法。

海丰县苏维埃政府裁判委员 黄添的故事(二)

海丰县苏维埃政府裁判委员 黄添的故事(二)


经过几个月的训练,一支由50名农民组成的队伍虽然没有先进的武器,但是,练过中华武术的队伍,手上就是一把刀,也有相当的战斗力。
第二区(包括公平、平东、黄羌、高沙、西坑等地区)西坑乡农会执行委员曾瑞南,原是黄羌麻竹人,入赘西坑东布寨,他是黄添的挚友。曾瑞南不但肩负麻竹的农会长,同时承担着帮助组建各地农会的任务,他先后帮助组建过双圳楼下农会、东陇官田农会、西坑下洞农会。由于农运触碰到了地主劣绅的既得利益,曾瑞南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海丰县苏维埃政府裁判委员 黄添的故事(二)

海丰县苏维埃政府裁判委员 黄添的故事(二)


1925年9月30日,一支逆军300多人,自公平开往西坑各乡村,准备对各乡村农会进行封杀。曾瑞南获得这一消息后,组织了西坑、黄羌、高沙等乡村的农民自卫军,埋伏在双层石山上,阻击敌人的入侵。

黄添带着他的队员们投入了第一次实战,伏在山岗上,许多战友怕得汗湿衣背。黄添手握双枪,逐个为战友们讲授作战要领、为战友们壮胆。时间在等待中总是难熬的,时过中午,还不见敌人的影子。

海丰县苏维埃政府裁判委员 黄添的故事(二)

海丰县苏维埃政府裁判委员 黄添的故事(二)


下午二点多,终于传来了前方哨位的消息,敌人过了白石凹。所有参加战斗的农军纷纷枪上膛或把铁尺、红樱枪紧握手中,等待着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

永远都不要怀疑敌人的智慧,否则,吃亏的就是你。当敌军行军至双圳三岔路口时,敌军指挥官突然改变了行军路线。敌军不走双层石山下的道路,改走双圳至下寨,再过东布寨这条路径。曾瑞南毕竟第一次组织联军作战,经验不足,考虑不周全。敌变,自己没有相应的对策。几个乡的农军听说敌人改道,一下子就散了,只有黄添还带着战友们坚守在阵地上等待着曾瑞南的命令。但是,战场形势瞬息万变,那由得你犹豫不决。曾瑞南还没有制定好下一步应变之策,东布寨村已经被敌人占领了。熊熊的大火从村子里升起,凄厉的哭喊声撕裂了平静乡村的天空。曾瑞南不愧是铁血男儿,他带着下洞村的农军向烈焰燃烧的地方赶去,他想尽力救出乡亲们。然而,武装到牙齿的敌人早已经把进村的路口扼守住了。曾瑞南一行只有四十多人,武器装备远远落后于敌人。曾瑞南并不怕死,但他不能带着战友们去送死。当他准备撤退的时候,敌人发觉了他的行踪,如雨点一般的子弹向他们射来。曾瑞南果断命令战友们撒退,他殿后掩护。

海丰县苏维埃政府裁判委员 黄添的故事(二)

海丰县苏维埃政府裁判委员 黄添的故事(二)


黄添在山上听到密集的枪声,带领战友们下了山,远远看见一群农军向他这边奔来,他马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情况。黄添命令战友们迎上农军,掩护战友撤退。
敌军很快就对曾瑞南形成了包围,曾瑞南看到战友撤回去了,他看看四周的敌人,用枪对准自己的脑袋,准备以死相抗。就在他扣动板机的瞬间,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手臂。一群如狼似虎的敌人向他扑来,曾瑞南被敌人被捕了。

海丰县苏维埃政府裁判委员 黄添的故事(二)

海丰县苏维埃政府裁判委员 黄添的故事(二)


敌人把曾瑞南百般折磨,这位铁血男儿就是一字不吐,凶残的敌人举起了屠刀,杀害了这位峥峥铁骨的英雄。
(曾瑞南的牺牲在民间有多个版本,本文参考了《中共海丰县党史大事记》)

海丰县苏维埃政府裁判委员 黄添的故事(二)

海丰县苏维埃政府裁判委员 黄添的故事(二)


曾瑞南的牺牲让黄添对敌人更加恨之入骨,同时也让他清楚地认识到,没有强大的军队,革命就是一句空话。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2)
回复 青丝断情 发表于 2018-8-9 15:30:14
回复 葡萄美酒夜光杯 发表于 2018-8-10 17:37:34
请问一下,图1-2-3是哪里?谢谢。
资讯推荐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