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峰铁骨

发布者: 戴镜兵 | 发布时间: 2019-5-4 17:20| 查看数: 9524|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微信图片_20190504171751.jpg

梅峰铁骨
戴镜兵

梅峰脚下的广袤平原,散落着几十个大小不一的村庄,自古以来,从这里走出的英雄豪杰、文人墨客不计其数。特别是近代梅陇人,为了推翻万恶的旧社会,紧跟共产党,群情激荡,万众一心,不怕抛家离子,更不怕流血牺牲,在梅峰脚下的美丽平原上,演绎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话说辛亥革命时期,革命党人在社会上发起了剪辫运动,但是,被奴役了将近三百年的汉人,许多人都习惯了满人强加的留辫习俗,剪辫运动在梅陇平原一时难以推进。

微信图片_20190504171800.jpg

梅峰山下的东港尾村,有一青年姓陈名朝陛,出生于1885年,在兄弟中排行老三,六岁进村中私塾读书,十二岁辍学,开始在家放牛。随着岁月的推移,陈朝陛渐渐长大成人,他长得身强体健,为人聪明伶俐,刚正不阿,明辨是非,喜欢为弱者打抱不平。

剪辫运动的风声传到东港尾村后,陈朝陛毫不犹豫地拿起剪刀,把象征着汉人耻辱的辫子剪掉了,他的剪辫举动一传十,十传百,不出两天,许许多多血气方刚的有识之士纷纷剪掉辫子,陈朝陛的名声也随着剪辫运动的深入开展,响遍了梅陇地区。

民国初年,东港办起了养正国民学校,但是,学校却被少数的土豪劣绅把控,穷人家的孩子入学要交学费,学校的账目长期不对外公布,许多交不起学费的孩子被学校拒之门外,群众敢怒不敢言。就连号称区立的东斋高等小学,照样被梅陇墟的豪绅把持,农村孩子想进去就读难似上青天。面对社会的不公,陈朝陛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发表自己的看法,他甚至说,只要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定要跟这班恶根比个高低。然而,单枪匹马,毫无背景的陈朝陛面对强大的反动势力,只能发发牢骚,对社会现状只能默默地承受着。

微信图片_20190504171804.jpg

1921年,从日本学成归来的彭湃,被聘任为海丰县教育局长。彭湃想通过教育改造社会,上任后对教育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当彭湃了解到梅陇的教育现状后,全力支持梅陇正义之士提出的教育改革,彻底改变梅陇高等小学(原东斋学校)被豪绅把持的现状,为农家子弟打开了学校的大门。

陈朝陛的三儿子陈努,正值升学的年龄,他正为儿子无法进入梅陇高等小学而担心,没想到彭湃的教育改革让他看到了希望。第二年,陈努通过入学考试,以优异的成绩终于跨进了梅陇高等小学。

陈朝陛从此对彭湃产生了深刻的印象。

微信图片_20190504171806.jpg

1922年深冬,彭湃为了把农会推广到梅陇平原的各村庄,专程前往梅陇尚墩拜访叶子新。叶子新是梅陇地区的开明人士,对彭湃的农运大计十分赞赏,同时也给彭湃出谋献策,全力配合彭湃的工作。当陈朝陛知道了彭湃到尚墩找叶子新的消息后,连夜从东港尾村来到尚墩叶子新家。叶子新了解陈朝陛的为人,两人志向相投,经过长时间的交谈,在梅陇地区开展农运的计划在两位义士之间达成了共识。

陈朝陛回家后,马不停蹄,到东港四个村庄进行串连动员,由于他平时的为人,四个村子很快就建起了农会,然后,四个村庄的农会又联合成立东港乡农会,推举陈朝陛为会长,农会馆设在东港尾村原和英馆。

乡农会成立后,陈朝陛首先针对群众意见最大、跟群众有切身利益关系的养正学校,他亲自带领农会骨干,直接跟把持养正学校的族长交涉,清算学校列年的账目,收回被侵吞的款项退还给学生家长,降低学生的学费,从而减轻学生家长的负担。农会初战告捷,大大提高了群众对农会的信任。

微信图片_20190504171809.jpg

1923年7月26日和8月5日,海陆丰遭遇两次强台风的袭击,农民失损惨重,为了让农民度过荒年,海丰总农会召开农民代表大会,讨论早造交租的问题,通过了"至多三成交租"的决议。陈朝陛领导东港农会坚决执行海丰总农会的决议,号召全体会员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对地主的田租一两都不多交。由于陈朝陛领导有方,东港的减租斗争最终取得完胜。东港群众称赞说:"东港有了陈朝陛,农民减租都顺利"。

1924年,叶子新和彭元岳、黄悦成、胡汉南等根据彭湃的指示,在梅陇地区秘密组建贫民党,陈朝陛受命在东港组织贫民党。不久,为准备东征,彭湃指示梅陇贫民党建立一条从广州经香港至海丰的秘密交通情报线。由于东港地处沿海,陈朝陛又有亲人在宾兴号渡船上工作,建立秘密交通情报站的工作任务自然就落在了他的身上。陈朝陛不负大家的期望,他充分利用宾兴号渡船来往于香港与内地的便利,不断把收集到的情报传递给彭湃,让彭湃及时掌握着海陆丰大地的动向。此条秘密交通情报线一直使用到第二次东征胜利后才告结束。

1926年陈朝陛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7年初任东港支部书记。蒋介石4·12反革命政变后,中共海丰地委领导人民进行武装起义,为了解决枪支弹药短缺的问题,把汕尾坎下城未被国民党拆除的制弹厂机件运到东港,然后由陈朝陛组织农会员转运至金岗围村,此批制弹厂机件后来被运到高潭中洞。

微信图片_20190504171812.jpg

陈朝陛在斗争中非常注意培养年轻干部,他的儿子陈努和陈鹃魂、陈伯虎、陈协卢、陈英贤等年轻才俊,在陈朝陛的影响下,纷纷加入了革命队伍,第二次东征胜利后,他们中的许多人参加了海丰农民运动讲习所或农民自卫军,后来,这些年轻人都成了革命的骨干力量。

1927年5月1日凌晨,海丰人民举行第一次武装起义,陈朝陛参加了起义,起义胜利后,他在东港召开农会员大会,大会后举行了示威游行,庆祝胜利。本月9日,,驻惠州胡谦部刘炳粹团进攻海丰,吴振民率海丰农工救党军四百五十人在分水垭(惠州到海丰的要道)阻击,坚持了八九个小时,后因子弹缺乏,加上雨天,土炮打不响,下午三时农军撤退。敌军进入县城,农军转移到山区,重新集结力量,开展抗租斗,陈朝陛并没有离开家乡,他依然在东港一带活动。8月,农军反攻梅陇墟失利后,敌人对梅峰平原上的各处农村严密关注,当他们获知东港的秘密据点后,马上对东港进行突然袭击。陈朝陛当时正在船路密室,对敌人的突然袭击毫无准备,不幸落入敌人的魔掌。

敌人对陈朝陛进了百般折磨,除了拷打还用炮烙,但是,这位梅峰脚下的铮铮铁汉,无论是敌人让他供出组织的情况,还是让他叫身为农军中队长的儿子陈努投降,他一概不理。残暴的敌人在坚贞不屈的战士面前一筹莫展。1927年8月23日,敌人把遍体鳞伤的陈朝陛押往海城老车头施于极刑。陈朝陛临刑前依然大义凛然,高呼农会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

陈朝陛烈士牺牲后,他的遗体被梅陇地下党员秘密运回家乡,海陆丰第三次武装起义胜利后,苏维埃政府为烈士在莲花埔仔峒石狮垭重新安葬,并树碑留念,碑文为:陈朝陛烈士之墓。时至今日,青山依旧,墓碑长存,梅峰铁骨,昭告后人,为党为国,舍生取义,永垂不朽!

注:图片由陈朝陛烈士后人提供

留言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评论:(0)
热点推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