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市民网

搜索
查看: 14964|回复: 0

[品清湖 书画] 【品清湖第二期】栾承舟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6 15: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栾承舟_DxO吧.png
栾承舟,1963年出生,1981年开始创作并发表作品,小说、散文、散文诗、评论散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青年文学》、《诗刊》、《北京文学》、《作品》多家报刊,出版散文诗集《相约在春天》、《跨越》、《结合部》3部,散文集《为自己歌唱》等2部,小说集《舔刀子的羊》等,100余篇(章)作品入选《感动中学生的100个青春故事》、《高考备考资料散文名篇必读》、《中国散文诗90年》、《新中国60年文学大系·散文诗卷》、《中国散文诗12家》、《难忘的100篇散文诗》、《中外华文散文诗佳作精选》及多种年度选本。曾获中国当代优秀散文诗作品集奖,第7届中国散文诗大奖,首届天马散文诗奖,“天翼杯”全国散文诗大奖赛特等奖、全国第五届微型小说(小小说)年度三等奖,湖南省作协“见证60年巨变”网络原创大赛二等奖第一名。《大沽河》执行主编。
拜谒青铜时代遗址

  西周春秋的红尘,凝结在青铜质地的斧、铃和簪内心,生发一种——千年飞天的漫想。
  一段美丽的清愁,脚步沁凉,有铜质的寒素,和生养、祭祀、修造等民俗一起,逐渐明亮,都在赶往明天的途中。
  我屏住呼吸,任年代不详的短剑、矛和箭镞沿着时光爬上来,还原战争、献俘的场景。

  两千五百年的时光啊,青砖黑瓦的工场,面如紫铜,一脸沧桑的老者;铜汁沸腾,石范冷静的生活,将小小的火焰,无边的风月,做成了又一颗——期待说话的种子。
  庄周的蝴蝶,在说,心中的花瓣,落魄的古愁,可望而不可即。
  1984年4月的惊呼,一个终于见了天日的隐秘,拱破记忆,让痛化作一面镜子,耀出半天的肃穆与沉痛,永久反射:一种深入灵魂的青绿之色。

  秋天来临,穿越海啸的水稻,玉米,甘蔗,扑着丰收集束飞来,它们身上,挂满凄艳的落霞。
  尘土掩住了猎猎冒火的工场。心语啊野草啊,变成了青铜胸前的一缕细发,平静得没有一点痛苦与混乱。
  雨是宝山楼御霞而飞的精魂,而火,则是青铜时代,涅槃千秋的翅膀与闪电……


长沙夜雨

  (长沙,指广东汕尾市城区马宫镇长沙村。该村犹如半岛突伸海中,夜半时风卷微沙,令人误认为雨。)
  下着濛濛细雨的夜,走到这里已经很累了。它知道,越来越汹涌的天籁,将在夜半吹响集结号。
  爱情面前,民生面前,神踩着云的软梯,步入半岛一样的长沙村。一种新鲜的震惊与甜蜜,像叼着玫瑰花瓣的天堂鸟,正用红得很美的火焰,擦拭着翅膀,以及轻盈柔雅的回旋……
  如此巨大的隐秘啊,惊诧啊,如羲之兰亭,怀素狂草。

  有点儿邪恶的纯真,最高处的兴奋,记忆清晰的船与芭蕉,从隐身的夜色中一一幻出。
  三面临海的天空,身披花环的仙子步出神秘。万木生荣的风,像湖水一样,对每一个裸足行走的夜,都有一种娇纵的亲切。
  海滩拈花一笑的时候,雨,正自娇花照水之夜逶迤而来,将一个两千年的神话,轻轻下在了万物万事中间。

 踮着小脚,漂流中的秧歌;腊梅盛开,落地绵柔的雪;以及粤声软语,顺势站在芭蕉上的渔歌,神色庄重地透露了——
  一个尚未解密的秘密……


站在赫曦台前


  雪落下来,落在比山还高的地方。
  那鸟,放下了啾啾之音,它曾经飞过的天空,月魄一片清凉。

 土与青砖,兼收篆隶和唐宋烟雨,骨力遒劲,深藏天之玄机,地之隐秘。
  朱熹,您的阔袖与长衫,在台上也在台下,是锦绣也是彩霞。
  您的面前或脚下,是夜的沙洲,滔滔黑水和隔着纱笼的日暮闲愁;您的心中,是绿水涔涔的希望、沧桑民生和源源不绝的热流。
  太阳将从这里升起,您说。
  千年之下,这梦,终于,临水而开。

  风,走过时光与传说的彩霞,梅朵旺盛而不动声色,融在雪中。
  太阳,终于在斯时斯地,冉冉升起……


白鹤泉


  雾,像飓风一样铺天盖地的来了。
  一片又一片美好的羽毛,负载着天籁之音。

  鹤,一个神仙附体的天使,一直用歌声、舞蹈呈露春光烂漫,婉转古典。
  它的质朴,清白,有意的蕴含和象的外延。

  而峡谷里檐角斜伸,万木向雪。时光面前,秋之素女泪盈于睫。
  茶香袅娜。鹤之姿,清雅出尘;它心中的祈愿啊,像火苗,风卷云舒。
  洁净,执着,无可更改。

  云看见了,
  无数飞鸟,用时光、热血或智慧给泉水写出了羽毛,以及翅膀。



禹碑


  鸟篆,染上了一层苍茫,站在壁上歇息。
  翼、渚、鸟、兽,从五千年的时光中走出,千转百回,
  像古典故事。
  像混沌初开。

  一粒梦,一种春秋大义,像奇古的水木、河流、凰鸟,有巨大的善意。
  自由啊,安宁啊,如雪,是不是也会,稍纵即逝?
  这个秋天,我在岳麓山见到了大禹,和他那有如龙蛇,恰似蝌蚪一般的文字。
  还有,他的梦。

  他的目光充满悲悯,始终保持着洪荒时代正午时分的本色,干净,锋利。
 用心,瞭望着苦难大地,不说一个字……


吊脚楼


  踩高跷的女子,被岁月,热热地宠着,在河边,千年万年的清风里,濯洗:
  惊世的美,妙世的容光……

  洗着,洗着,漫不经意。那水声,仿佛世俗的红尘,将你围困。
  洗瘦了岁月。将自己的欢笑,也洗老了。
  清流,真的瘦了,瘦成了一片月光,一粒清癯的
  虫鸣……

  湘西,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群,风情万种的女儿?让我们,看到她们的笑,和美,就心跳不已?
  心头,凉凉的惊讶,无法说出?



范公亭

  握着一个个山野的邀请,我们,把春天拉到了青州面前;风,把我们拉到了黄昏面前,范公面前,约会我们,共同进入夕阳。
  此时的我们,如同看客,在历史老人的厅堂中坐着,眼睛,很绿;脑中,如竹。
  一朵朵,千年寂寞的野花,有着范公文章的语香,诙谐而有趣,指点我们,看壁上泥做的故事,庙堂之远的故事。
  红红的静中,苍蝇的盘旋都是一种乐曲。

  门,在我们身后,不动声色。范公,以大师的目光审视我们,一脸慈祥。
  确实是,并非所有的目光,都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

  看看夕阳,你说,种植马群,谷物,诗歌和水吧!然后,我们紧紧握住红尘,永不迷茫;永远不被自己丢失,永远被文章千古的疼,并爱着……
  我们把自己珍惜下来,留给历史,留给风……



拜谒魏碑


  魏碑,位于山东平度市大泽山镇,系北魏光州刺史郑道昭所刻,昭示书法艺术由隶向楷的转变,成就极高。

  从那端凝神秘的碑子里,一下子跳出了艺术。
  如一只天地造化的不老鸟儿,越过春风之门。
  与我们,又一次,不期而遇。

  骨中的隐秘,心中的期盼,刻成天之一柱。暮鼓晨钟,风月韭露,黄昏黎明,人间血泪,也就随之刻成了艺术,刻成了冷静,温软的时间。
  砍不去的激烈,与内痛,留在了天柱山,与我们,时时相遇。

  提着春天、月色、星星走上山来的,声音,还像昨天一样,满是风霜的憔悴吗?
  我看到他们,抬起头来,壁垒间仰视;他们,同样看到头顶,永远不落的星辰,照耀着满山葡萄,牵藤结籽,结珠,结玉……
  千年不绝!


夜宿青州


  一个城市,坐在古九州临海的风口。
  青铜之夜,就这样袅袅而来,他的梦,保持平静。
  而雨来了,在漆黑的时间里伸出双手,一些宁静,斟满今夜的杯。
  青州,端着一杯激情,站成思念的水中,壮美的光亮。
  从大海的蔚蓝中跋涉而来,我是一片小小的水花,伏在枝上,倾听雨声。

  身披风衣的月,黑面孔的月,在午夜,抵达八喜阁。
  柔情似水的雨呀,永远属于春天。
  我们,听得见云门山清澈见底的佛号么?听得见龙兴寺废墟悄然拔节的惊雷吗?
  青草的声音,丰富今天的生活。

  今夜,我是诗歌的一个意象,象征的意味密不透风,超过所有想象的重量。



梨树王


  梨树王,位于山东省莱阳市五龙河畔,没主干,侧分五枝,树龄已达四百余年,为目前世界上年龄最长之梨树。

  在自己的子孙里面活着,清瘦的月光,普照你的沧桑。
  风热了,热血如沸。
  春天,鲜花一样盛开,甜香遍地。
  五条记忆迎着七色阳光。过眼烟云,印成了盛世之美。
  许多的爱,贮存心中;许多的痛,忘在路上。

  站在地里的思念,仰着他们的青春。一野星斗,比蜜更甜。
  会思念的树啊,永远的王,滋生出世界上最为矜持的娇美。
  梨花生香。

  被歌濡湿,精神的辉光更加明亮。
  豁达,迷恋,宽容,幸福,智慧,梨树之王,家族之王,用父亲的目光看着我们,塞满种种念头的身体,在地上走,在春天走……



沽河春早


  风吟小令,草摇慢词。一片诗之杨柳,泡着散淡月光。
  篝火在飘摇,一次次深潜入水,使浅底遨游的鱼儿倍感温暖。天之皓月,寒不浸衣。
  大片大片休耕的老林,一种空阔无染。
  嫣然有千里延展的碧蓝。

  一个内心卑怯的村落,一群大河之滨的儿孙,
  他们内敛,持久,信仰自由,春种秋收,宛若草木似的,始终绿着,
  今生前世,以及,岁月转身远行的飘然之姿……

  冰裂之声中,风与鸟雀,握住了春之素手。
  有时,天像风筝,像某种心念中的大鸟,翅翼阔达,有一明一暗的闪烁。

  一种化蛹为蝶的梦想,翩然临世……



万卷书


  万卷书,位于阿掖山卧佛院东南,此处数百条石森然而立,罗列如书,故名。

  谁的手笔?谁的生命写成?
  万卷图书,并列期间?

  多少歌子在唱?多少凤鸟在哭?
  多少隐秘,蕴含其中?
  万卷书,能否告诉你我,留城何以消失?陈僧何以破壁?水帘洞中,藏着什么玄机?
  远古森林之美,黄土高原之美,人性之真,之善,是怎样一点点流失了的?

  我是一个书痴,酷爱阿掖山,天造地设,万卷巨著。
  可为什么,隐于雾中的许多奥妙,我竟无法读出?


虎跑泉


  位于传说最高处,眼睛最高处,滴翠崖上,青苔的绿液滴下,虎的绿色的嘶吼滴下,永不老去的时间滴下。
  一泓清泉展开……

  空中流着,群山环绕,未被污染的,最后一泓
  清泉,是这个秋天,惟一幸存的
  民间歌手……

观莲亭


  那枝条,夕阳西下或细雨潇潇之时,袅娜温软,陡增一种温吞旖旎。
  一路净水,香泽可人。阑珊秋雨中的水乡,有一种温情弥漫。
  莲在摇曳,像化开的墨,节奏舒缓,悠远。一抹远山,叶间浮现。

  雨下得小心,亭中亭外透着宁净。一种迹近于无的啾啾之音,舒展着鸟之悠闲。
  天籁迫近:草虫的叮咛,白鹅、青鸭的吟哦,水的律动,大多素淡微青。
  是回忆,或是展望。

  忽然就看见曹雪芹了。他的深刻,贫穷,莲一般的高洁啊,眉睫上挂满水珠,额头上开出莲花。
  他的心中,有雷的光亮;他的思想,有闪的异香,电的清醒。



清风榻


  天如织锦。水中或岸,有诗吟哦。
  是夜,细月在天,月光如泻。苍茫的水气息,烟气息,水在上升。
  评弹小调,爱情诗情,如箫歌四起。

  风自八月来。生态林中驳杂的深绿浅翠,将让给秋色。尔后,湖岸草碧,花若云锦。
  老树岿然而立。他的身侧,岁月正在静思。
  一条长榻从大地上消失了,风啊,你这浪子,今夜,将要驻跸何处?

  伫立相湖之滨的芦苇明月,有超然的感触。


同里春梦


  远在江南丝竹起源之前,就有伟大的思想者登桥望月。
  一朵水粉画的小花,在蕾丝花边的云朵后面,心生暖意。
  东溪望月,梦总是在飞。

  骨头越来越响。一河安详之鸟,使天空更低。
  不知何时,枕屋与水,土地歌谣,叩绿了同里的木门。
  野卉,一种缓慢的黑色调,在单拱小桥上遽然一闪,便看到了许多鲜嫩的想法,像春一样,一点点走绿。

  柳,我可爱的妹妹,肩上落满了太多的风尘,心中不住奔走的十万动词,眉睫上风流妩媚……


走在河姆渡

  五千年静静的时光,立在黄昏深处。
  秋天,一个个瘦了。漫山漫水的秋声,银子样清癯,洁白,引导你,深入微风,深入七千年的骨髓。
  仿佛是,等了万年,还是与你有约?
  如果无情,你的心,怎会开出花朵?思想的马蹄,怎能信马由缰,惊醒楼台的歌,和梦?惊醒:七千年的旅行?一杯的凉,宁波的凉,凉秋,端在手中,还有,阳光种种的滋味,岁月,种种的滋味……
  不知何时,阳光的金屑开始降落;肥美的雨,簌簌地降落,挽着鸟声,潜入十月……

  一地的秋声,在响,一地的阳光在响。



狼牙山五壮士


  时常被阳光惊醒,朴素的芦苇啊,睁着警惕。
  羊在流泪。
  无数飞鸟,在狼牙山,五百条沟壑的心中,跳跃,展翅,飞翔。
  一群马刀,使与悬崖相爱的松柏,小心翼翼的摸着额角,悄悄滚动的惊悸。

  头上缠布的狰狞来了,危险,就在开放的鲜花身边。
  一口口把苦难嚼碎,把强横消化,绝世而惊人的美,在五个战士的鬓边聆听,乡亲们熄灭了凶险的转移。
  他们手中的枪,在滹沱河的啸吼声中,连续发言。

  有多少热爱,就有多少仇恨。
  奔跑在战士体内的精神、智慧、意志、使命,如一只只大鸟,羽毛洁白,
  像是一群展翅翱翔的
  和平鸽……

  此时,比铁冷静十倍的历史啊,看到了笑容满面的胜利,头簪花环的胜利,兴冲冲地现身华北……


鹿回头


  其实,根本就不必回头,也不应回头。
  那一刻,你的心中纠结着什么?
  既能化作一方巨石,冷冷的愤怒,千年万年不说一句,当初,为何不化作一匹白云,
  跨海而去?

  读着你眼中的火花,我才明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威武不屈……



黄果树瀑布

  一个虎啸龙吟的节日,使劲洒落,所有深入骨髓的火焰。
  喷薄而出的歌,在蜜蜂、鹰隼的翼翅上,氤氲:龙的威仪,虎的威仪。
  走了两千年的路了,今日,终于抵达,装满月光、倾倒东海的,
  黔中福地……

  站得很高,与云比肩的摆夷女,什么时候,织出了一个云气离合、岚光变幻的地理名词?
  手抚古筝的剑仙,以一种近乎入定的姿势,将时光、阴凉、岑寂、彻悟,一一弹落在柔嫩的曙色之中。
  摩肩接踵的拜谒,终日不息的探访,喧嚣,此时,全部化作:飞翔的绿,起伏的绿,柔柔旋转的——
  神性的升腾!

  从容审视神的语言,彻悟一切的山中岁月,穿越空谷,走到铁树、虫草的背上去了。
  盛开民歌的野藤,与文史站在一起的古木,擎接云朵的茶树,滋生神话的药材,都是黄果树上,清脆悦耳的金刚铃声;都是历史深处,千年万年的星星月亮。

  一只,两只,无数只微笑的孔雀,让整个世界露出——
  花香弥漫,充满血性的惊讶……


六月六


  云贵高原,最后一朵民俗的花,民间戏曲的花,开了。
  阳光温暖。然后,是尘封中醒来的锣鼓,返回原初的自由,走过历史的雄狮和跳着狐步舞的秃鹫。
  所有的树,都像威武的散兵,肩上都有暗自长啸的星星,是他们,提前深入禾丰。
  六月六,越发显得水灵。

  一滴露珠喊醒的苗歌,一腔激情点亮的舞蹈,在自由、诗性的生活面前,洗濯阳光,发出银子的清凉之声。
  手执农具的土司后人,捏着经典的乡村音乐,苦乐相济,把先祖的歌,唱绿了;神仙的舞蹈,跳美了。
  蝴蝶的火焰,傩戏的陌生、神秘,在万事万物的中心,通过闪电、马蹄、明月、清风和神,传达着一草一木,古老的呼声;然后,率性演绎号角、谶语及人性的浪漫……

  周身燃烧的节日,装满月光的灵魂,长成庄稼、牧草的歌声,千年古树和红军标语,伸手拦着你的好奇。
  大片大片的果林、云雀、花灯,缅桂花一样俊美的苗女,如火如荼,情怀不变,合力酝酿着云贵高原,沿海一样,全方位开放的——
  第二个新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