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519|回复: 1

[文史] 毁家为农运 星火终燎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2 17: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图片_20211202171256.jpg


毁家为农运 星火终燎原
作者: 黄振雄
2021年11 月20日

1922 年10 月25 日,赤山约农会成立。同年11 月18 日,彭湃在给他的同学李春涛的信中写道:“湃的生活,终是苦罢了!”“湃的生活路,通通为湃自己塞尽了 ”。“但是可以慰藉湃的,还是赤山的农民”。

自幼锦衣玉食的彭湃此时生活为何面临窘迫?这与赤山农民有什么关系?我们且先从彭湃在龙舌埔烧田契的事情说起。

微信图片_20211202171258.jpg

海城龙舌埔位于龙津溪畔,紧邻彭湃祖宅和赤山约农会会址灵雨庵。1922 年11 月初的一天,彭湃在这里请人搭台唱戏。刚刚成立的赤山约农会会员及四乡八里的乡亲们都闻讯前来。

戏末开场,彭湃就搬来大梱田契,当众宣读契证内容及佃户姓名,然后将其烧毁。彭湃此举,众皆惊诧,台上台下顿时寂静无哗。原来在此之前,彭湃已将部分田契分别送到佃户家里。佃户们不相信有这等好事,生怕日后惹来事端,纷纷连夜将契证送还彭家。如今彭湃自己烧毁田契,大家感觉实在不可思议。过了片刻才恍然明白,彭湃这是将自家田地无偿赠给佃户。于是全场骤然沸腾,欢声雷动。

微信图片_20211202171252.jpg

佃农租耕地主土地,按例每年须交纳五成稻谷作为地租。如此终年辛苦,难得温饱。一遇灾年,只能举家逃荒。从彭家获得土地的佃农,知道往后不用納租,再无颠沛流离之苦,心情自然喜悦万分。赤山约九成农民都是佃农,其中不乏彭家佃户。此刻他们喜极而泣,感激之情尤如江海潮涨。看着张张田契付之一炬,看着火光前彭湃那张被烈日晒黑了的脸庞,不禁百感交集,想起彭湃到赤山后发生的点点滴滴。

1922年6 月下旬,彭湃来到赤山约,发动农民组织农会闹农运。赤山约几个月来的变化,让士绅财主们目瞪口呆。赤山农民对封建势力的抗争,颠覆了人们的传统思维。

微信图片_20211202171250.jpg

过去地主强行加租不成,往往收回佃户田地,改租他人续耕。可如今地主一旦收回土地,农会便出面干预,“同盟非耕”,没有其他农民续租。地主无法另行寻租,再不能任意加租吊田;

农会为农民调解诉讼纠纷,介入乡村政治。被调解双方燃放鞭炮一掛,为农会扬威,无需交纳费用。一时间赤山的约正门可罗雀,区警察及司法衙门生意冷淡。昔日诉诸官府,“赢了官司输了钱”,以至破家荡产。如今再免遭恶绅的欺凌盘剝;

微信图片_20211202171255.jpg

赤山农民过去驶船到县城缷货装粪肥,船靠岸边须向土覇交费,否则缴去船桨,罚款数倍。农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向往来赤山地界的豪绅车船收取过路费,逼使城里恶霸取消龙津溪边无理的码头收费;

彭湃在赤山约开办了农民教育学校。学费以学生家长替学校帮耕租地的方式交付,教材按农民的实用知识开设;

彭湃开设了农民门诊,会员看病不收诊金,药费仅收一半;

微信图片_20211202171254.jpg

赤山约境内没有一座山叫赤山。为何叫“赤山”?因这里的山头过去寸草不生,农民赤贫困苦。彭湃率领赤山农民做了这么多他们历代从未见过,也不敢奢望的大事,走上一条改变命运的革命道路。从此,这个位于县城东郊的穷乡僻壤成为醒目的地标,进入世人的视野。“赤山”两字也有了新的涵义。

但是,此时赤山约仍有不少农民对参加农会心存疑虑。虽然他们目睹彭湃数月来早出晚归,为农会呕心沥血,可他们仍然不敢相信出身大地主的彭家少爷真能长久为穷人谋取利益。所以报名入会的人数并不多。成立赤山约农会时,报名入会者只有五百多人。成立约农会初期,每天报名参加的亦只十人左右。

彭湃在他的《海丰农民运动》中记载着这样一件事:1922 年7 月下旬的一天,彭湃正在灵雨庵前的榕树下,发动农民团结起来闹减租,突然有位40 多岁的农民对彭湃厉声质疑:“车大炮!说减租!请你们名合不要来迫我们旧租,我才相信你是真的(名合是彭湃家里一个店号)。”三个多月后,彭湃在龙舌埔用一把火回答了这位质疑的农民。不知道那天这位农民有没有到场,但持有此类想法的,一定大有人在。烧契发出的光线虽然微弱,却穿透人心。

赤山约农民没有辜负彭湃。次日起赤山农民每天都有上百至几百人参加农会。并主动到外乡动员亲戚友人组织农会。不多时日,至1922 年11 月底,赤山约与守望约农会的会员就达到3500 多人。正如彭湃这封给李春涛的信中所说,“他们(农民)实在不乏聪明的人。他们对于农会的组织,都具有很热烈的情感。他们现已渐有了阶级的觉悟。他们现已渐能巩固自阶级的营垒。他们还能向别约宣传,教导别約快起。”此时附城十二个约的农民都行动起来了,争先成立农会。

又一个月后,即1923 年元月一日成立海丰县总农会时,会员达到16590 人,其中赤山约农会会员最多,计3600多人。进入同年3 月,总农会在龙舌埔召集六千多农民到县衙门请愿示威,冲入法院解救被恶霸诬告入獄的六位农民。赤山约农会是这场斗争的主力军,对取得胜利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海丰农民运动就此声势远播粤东,影响巨大。彭湃不忘赤山人民的贡献,他在《海丰农民运动》中用大量的篇幅讲述了赤山约农民的故事。彭湃是赤山人民的骄傲,当年他来赤山时仅26 岁,留日归国的学生;半年后离开,他是农民运动大王。

历史告诉我们,1922 年11 月至12 月底,海丰县贫苦农民参加农会的积极性高涨,海陆丰农民运动蓬勃发展,与彭湃在同年11 月烧毁田契有着直接的关系。彭湃用烧毁自家田契的行动向世人表达了他与封建地主阶级彻底决裂的决心,从而获得了广大劳苦大众的真心拥护。他在龙舌埔烧毁田契的壮举感天动地,如浩荡东风将赤山约农运的星星之火迅速蔓延,终成燎原之势。于是,赤山约成为海陆丰农民运动的发源地。



楼主热帖
[城事报料] 新春送温暖 情系老区人
[文化天地] 十五个具有重大影响的历史事件(三)
[文化天地] 十五个具有影响力的历史事件(二)
[文化天地] 十五个具有影响力的历史事件(一)
[文化天地] 民主阵线中的海陆丰人
[文化天地] 放寒假了!让我们一起结伴到红色景点打卡去!

发表于 2021-12-2 19:06:57 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点击进入微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