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市民网

搜索
查看: 90417|回复: 0

[诗词] 汕尾市诗词学会壬寅岁第二期(总103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17 01: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卢若希 于 2022-6-17 22:56 编辑


       汕尾市诗词学会
壬寅岁第二期(总103辑)
           原创 汕尾市诗词学会 娃鸣悠扬

汕尾市诗词学会编委成员
主编:叶良方
责编:娃娃 黄木群 卢若希

           庄梓红 陈艳芳
评诗:梦欣



微信图片_20220616161036.jpg

                 词




梅弄影  访齐白石百梅书屋
骆天祥
       曲阑芳径。岂畏春寒劲。堤树参天掩映。白鹭青山,看梅花未醒。
       野云窗静。犹见当年影。渐老难成离行。一枕乡愁,寒塘烟浪冷。
       注:百梅书屋:在湖南湘潭南行百里莲花砦下,原名“梅公祠”,齐白石买下后因其周围皆是梅花,便将其改名“百梅祠”。后改为“百梅书屋”。並题写匾额,刻有“百梅书屋”印章。齐白石56岁因战乱不得己离湘去京定居。齐白石晚年曾写诗回忆“今日见君三尺画,此心难舍百梅祠”。

浣溪沙
娃娃
       芳草萋萋满上林。秋蝉识趣止鸣音。且将红豆作红心。
       残梦哪堪宵雨急。薄衣不耐晓风侵。愁将孤月水中寻。

满江红   纪念施琅将军诞辰400周年   敬步蔡英挺上将
施性山
       史册翻新,光闪处、声威霹雳。颱飓息、涨潮三尺,旌旗蔽日。天讨堂堂敦一统,专征为国输心力。据上流、舟楫发铜山,摧其壁。
       开海禁,民感泣。安九有,销锋镝。及时兴科甲,盎然佳夕。风月双清同习俗,闽台合治飞渔笛。方言美、岛内正流行,尤殊绩。

蝶恋花   记一位军嫂
田子壬
      忆昔卿如花一朵。雪项霞腮,玉手弹琴坐。浅笑低眉身婀娜,姑娘小子争围裹。
      夫婿疆场头受挫。镇日疯癫,关照多烦瑣!冬去春来成老伙,人生最美相陪过!

如梦令
牟建新
       题咏鹅城春闹,西去东江窈杳。子句嵌诗坛,七步追吟祈巧。姐肇,姐肇,妹拥词林涵妙。


微信图片_20220616161102.jpg

               七绝




与外侄孙垣垣弈棋
叶良方
跃马驰驱犹认真,岁月迢遥忆旧尘。
葡萄架下春分日,忘我稀龄过去人。

过白沙县橡胶林
吴振义
胶林梳野复排排,尽是当年众俊栽。
休向群山问前事,知青岁月怯重来。

柳怨
谢志超
陌上阳和草木蕤,长桥亭下柳丝丝。
独叹因疫少人折,空负柔情千万枝。

春 分
王奕儒
长天日月各东西,春晓清风读柳堤。
若是千条关细雨,何方有计洗云梯。

春分
黎锦坤
三春至夕过其中,红瘦绿肥共暖风。
赤日多情对零纬,环球南北不相同。

壬寅春分感雨
李纯良
雨入春分渐沛洳,催耕布谷戏新泥。
遥知塞北归鸿老,岭海红云弄翠磎。

桃花汛
药理琴音
游春挂绿一分田,往事如风花眼前。
四小君门成竹舍,于今墓草谱香笺。

出差英德
姚燕飞
今到英州旅旧途,桃红柳绿几时图。
冲天顽石披新蔓,仰叹春风只老吾。

二月二
陆文甫
转瞬光阴二月来,千家万户喜门开。
东风又送祥云至,共与神龙把首抬。

惊蛰
莫佛素
和风骀荡别冬寒,乍响春雷启蛰眠。
九尽蛙鸣花绽艳,青龙露角碧云天。

清明
张琼娣/寫人
新雨声声绕远村,关防两岸似无门。
不如溪老乘风去,借得归云祭亲恩。


微信图片_20220616161122.jpg

              七律




赴同年玉水兄生日宴口号一律为兄寿亦自寿也
杨子怡
飞飞脊令恨无缘,结义匪他借句牵。
兄弟何须分异姓,粤湘有幸识同年。
借花祝尔终成佛,举酒祈吾也作仙。
共约馀生书雁字,闲吟倚石醉花眠。

讀蘇曼殊 斷鴻零雁記
林峰
落泊天涯去路遙,雪梅魂斷海門潮。
絳雲化作櫻花淚,寒寺驚聽夜雨簫。
缽破空餘情未了,僧孤何奈影無聊。
殘紅不忍芒鞋踏,一抹斜陽過謝橋。

雨水时节
曾向阳
日暖风和小径斜,几双鸟雀舞芳华。
桃林那处迷诗客,杏树枝头聚晚霞。
一水平分青草色,满城皆绽木棉花。
佳期如梦君须记,赏罢春光再品茶。

春意
踏雪
咋暖东风意绪消,绿杨晴水漫西桥。
谁吟平仄入春韵,桃绾芳菲对客娆。
燕子啼声舒万蕊,柳条走袖展千娇。
何须佳会瑶池处,正是人间胜玉霄。

篷庐
彭昌善
家山嶂下建篷庐,室敞窗明好读书。
屋后三分栽绿竹,门前半亩养鳙鱼。
清风朗月邀为伴,嫩笋甜瓜选作蔬。
梦寄林泉诸事备,犹差果老一头驴。

游博鳌亚洲论坛会址戏题
吴振义
小镇垂名映日高,林湖沙石领风骚。
万泉水捲云雷势,十里滩分江海涛。
岛每交游匿寒鄙,坛凭阔论聚贤豪。
老夫今学清狂客,放胆临津踏巨鳌。

二月回乡 三江口
谢志超
安行春陌畅怀兮,乡土风光入眼迷。
塔耸高峰文运续1,江环湿地鸟禽栖2。
烟村旧壁生苔锦,祠宇新樑添燕泥。
每每归来心倍切,流连不觉日偏西。
注1:塔指谢道山宝塔,清康熙二十七年(1688)县令姚德基建成,为海丰文笔塔,亦称文峰塔;
注2:江指三江,即县内黄江,丽江,大液河汇合处。

春回江村
吴雁程
江村雾起桃源暖,可赏武陵妆润嫣。
归去来兮尘隔水,曾逃浩劫我耕田。
劬劳倦乏缺衣食,苦读冥蒙几变迁。
一瞬春华迟暮矣,花间往事岂如烟。

和建楚君 壬寅偶书 三
甲秀
且将世事等闲看,春复秋兮惯暑寒。
眠稳皆因梦魇少,口馋缘是肚皮宽。
谋生欠借鼠心窍,交友幸无驴肺肝。
今早潇潇囚斗室,几分寂寞上眉端。

湖山春色
骆伟
物候春光彩蝶飞,满山桃李染霞霏。
枝头结果梅花弄,沙鹭翔天柳絮依。
细雨爽风滋植树,晓阳野色蓄生机。
斑斓湖景尽朝气,待见金蝉换薄衣。

酬答玄武湖免费游
林汉民
玄武湖通绕径游,城围岛屿水悠悠。
艳花翠树鸟鸣度,画阁雕桥艇逐流。
六代风流藏景点,一湖澎湃露歌喉。
与君对话沧桑事,是否多情为世酬。

步孙先生 象贤书房著书图 韵自题诗
杨建东
八秩人生不受虚,东君相约到菴庐。
书田种植精神爽,乐得几编写实书。
拙荆从未问琪琚,只拿稿酬去购鱼。
退职不愁瓮缺米,写诗回味喜开初。

附孙淑彦先生原玉:
自题象贤书房著书图
文字生涯语不虚,春风最喜到吾庐。
砚池常说故乡好,赢得白头百卷书。
老妻说我有琼琚,乘兴写联可换鱼。
往事回头七十载,读书有癖总如初。

古巷炊烟愁
耕耘
花开布谷鸣堤柳,雾罩山村白鹭归。
斜月星宸追汐浪,平潭倒影涌潮微。
稍寒乍暖蒹葭瘦,和煦南风鲤鳜肥。
古巷炊烟绵袅娜,桃红带雨染春晖。

寻芳

三月初春气象新,星湖柳岸遇佳人。
绵绵细雨相彰美,淡淡馨香互动氤。
婀娜身姿添丽景,斑斓服饰醒清晨。
赏心悦目自陶醉,畅享凡间大写真。

三九开心聚
陈湘传
三九开心群聚会,天晴明媚喜洋洋。
健康八老齐齐到,美酒三杯口口香。
忆昔说今成故事,谈天论地慨而慷。
平衡心态为人善,益寿延年第一方。
注:三九为三月九日

陪老伴游春
曹珠
朝恋晨曦暮爱晖,并肩携手慢徘徊。
青山隐隐春潮涌,大地微微暖气吹。
喜看公园花烂漫,静观绿草蝶翩飞。
浮云世事由它去,拥抱霞光带笑归。

悼东航空难
蔡楚标
空难传来惊万众,高天坠毁究何因。
梧山饮恨追亡魄,藤水含悲悼故人。
迅速调查须合力,认真搜救不分神。
周全善后多关爱,告慰英灵泪满巾。

题一物堂庆祝“三八妇女节”朗诵分享会
黄木群
晴春古镇正和祥,诵会欢邀一物堂。
得遇高朋辉满处,遍游雅馆乐无疆。
欣听佳诵三方动,叹赏陶壶两誉扬。
来众齐声称妇女,诚祈朗协永流芳。
注:1、三方动,即诵者、现场听众、网络听众皆感动。
2、两誉扬,即一物堂、李水泉先生的名气荣誉传播更广。
3、称,即称颂。

观乌克兰之战争不息有感
刘存善
战火纷飞乌克兰,无边杀戳尽摧残。
甘伦小国居前哨,祸起萧墙血满滩。
沃土不毛民失所,春耕无望食先难。
列强肃穆观风向,疆界陈兵壁上观。


微信图片_20220616161138.jpg

               五绝



沈厝公园桃花岛  2首
林木锋
其一
岛客一般同,何须会武功。
桃花红欲滴,人面笑春风。
其二
似有神雕迹,寻无侠侣踪。
风中思一曲,我不是黄蓉。

惊蛰闲吟
曾向阳
亭边湖水绿,坡上木棉红。
莫道春情少,鹏城起惠风。

春翠莲花山
骆伟
春翠叠村庄,青山绕四方。
龙津溪渺渺,红邑照霞光。

有感
古木群英
连日深宵醒,开灯记感思。
能通因应变,悟我谢书师。

疫情肆虐
陈招鑫
城区妖雾罩,疫虐几时清。
蔽日连天暗,游人盼宇明。

制裁俄罗斯猫猫有感
冇牙的狼
猫猫受制裁,好戏扎成堆。
古代东方塑,今朝转世来。


春茶
王奕儒
明前问采茶,老树挂金芽。
叶着阳春色,芳香入万家。

题朋友圈桃花图   秋水伊伊
林裕民
和煦春阳暖,桃花映日红。
娇姿怜旮里,哪得妙人逢。


微信图片_20220616161151.jpg

                 五律




春燕
吴振义
飞传锦春讯,万里渺天涯。
浦上寻清梦,尘间老岁华。
缁衣经雨湿,玉剪入风斜。
为践前年约,衔泥向故家。

山居
彭昌善
曰久惯山楹,尤钟谷壑清。
晴云时厚顾,山籁偶轻鸣。
已践梅兰约,思寻鸥鹭盟。
今呼松下叟,石上对棋枰。

春分
三悟居士
昼夜均分色,山川翡翠幽。
知时蝶展翅,寻趣鴨浮游。
郊野春花放,农家小女羞。
风和观暖景,墨绿染田畴。

遣怀
陆崇璧
风尘聊自尔,处变不湮沉。
世浊多荆棘,囊空少白金。
诗书参悟浅,日月遣怀深。
格物穷天理,光明在我心。

雾中行吟
吴雁程
大烟腾锦海,雾里作蓬莱。
舟楫云天隐,鹭鸶仙境陪。
缘潮知水阔,梦岭应轩恢。
游在遐幽里,独将唐句裁。

时临春分回乡偶饮
黄帝孙
酒熟待来宾,乡情倍更亲。
风传灵鹊语,月笑白头人。
社日无穷鼓,山川一半春。
疏狂醒复醉,执盏乱儒巾。

南海明珠汕尾
葉仁傑
南海明珠閃, 粵東汕尾姸。
千峰奇峻翠, 四港闊深連。
蟹鱉魚蝦美, 農林花果鮮。
人文河洛雅, 古越武風延。

雨后桥边独钓
林杞权
桥边春雨后,两眼望标浮。
头上晴云动,河中暗水流。
划船惊白鸟,收网入渔舟。
活跳鱼悬线,垂竿独自攸。

踏 春
林佛平
春暖百花开,芬芳引蝶来。
湖山同衬映,云海共连台。
景色留清赏,风光作胜陪。
游人多恋慕,日落已忘回。

悼念东航空难
叶秀嫦
折羽梧州地,惊闻噩耗悲。
扯云裁挽幛,望野作哀词。
四海情牵动,万民头下垂。
八方援手至,应慰旅魂知。

野睡莲
陈景元
晨曦映碧池,绿叶衬花姿。
暮夜枝单寝,白天莲并眉。
浮萍相叠翠,芳草亦葳蕤。
闲步田间里,痴心诗赋时。


微信图片_20220616161204.jpg             

              梦欣评诗




       易工难学非捷径,易学难工是正途
       -----读汕尾诗人骆天祥先生词作《梅弄影 ·  访齐
              
              白石百梅书屋》

       本期读诗,主持人娃娃女史选送的是骆天祥先生词作《梅弄影 ·  访齐白石百梅书屋》。赏读几遍之后,觉得作品似乎不太成功。其中的不足之处,可能还是一些词作爱好者的通病,那么,剖析这一个作品,也许可以触发更多的思考与讨论。这对于提高诗词爱好者的欣赏水平和创作能力,或许会有一定的帮助。这也是余接受这一任务的一点美好愿望,希望如此。先录其作品
《梅弄影 ·  访齐白石百梅书屋》于下:

       曲阑芳径。岂畏春寒劲。堤树参天掩映。白鹭青山,看梅花未醒。
       野云窗静。犹见当年影。渐老难成离行。一枕乡愁,寒塘烟浪冷。

       作者自注:百梅书屋:在湖南湘潭南行百里莲花砦下,原名“梅公祠”,齐白石买下后因其周围皆是梅花,便将其改名“百梅祠”。后改为“百梅书屋”。並题写匾额,刻有“百梅书屋”印章。齐白石56岁因战乱不得己离湘去京定居。齐白石晚年曾写诗回忆“今日见君三尺画,此心难舍百梅祠”。
梦欣评诗,向来都还是恭维褒奖者多。毕竟创作不容易,成就更难,还是多给点鼓励为是。所以,在批评敲打之先,应该认真挖掘出本作品的一些值得肯定的优点。
       优点之一,对应“百梅书屋”而选用“梅弄影”这一词牌,以扣住梅花主题意象,颇有眼力。因为这词牌极少人知道,包括笔者先前就不知道有这词牌(实际上古今诗人有使用“梅弄影”这词牌创作作品的也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从这一点上看,作者在古今词作的通读数量与范围上涉猎更广。
       优点之二,整个作品格律方面符合规范,平仄安排没有不妥之处,行文节奏与诵读效果均佳,显示作者有较深的文学修养和文字功力。
       优点之三,通篇扣住一个“访”字构思下笔,上片状景,下片述情,主题突出,没有太多的枝蔓,也表现出较高的想象力,比如下片后面四句,纯属是作者主观想象出来的情景,也给了读者较多的想象与思考的空间。
       肯定这些优点,会让作者觉得自己的创作灵感以及意象组织和文字锤炼的一切努力都得到了应有的认可。在这基础上来谈创作方面的一些不足,可能会容易接受一些。
       最主要的缺陷是“访”名迹表达错感情。一般来说,游览某处景点或某个名迹,抒发的感情应该是游历者自己的感受,这样方能通过心灵的相通去感动读者。但本作却是在游览观察齐白石的旧居之后着意去渲染齐白石的“一枕乡愁”,这就很成问题。当然也不是说不能在游历访问作品中去挖掘“受访者”的情感,如果挖掘出来的东西极有价值、想象得非常合理合乎事实,那么也是可以的。但问题是,抒发自己的游览感受,读者容易接受,替别人想象其感情就不一定能拿捏得准。拿捏不准,读者凭什么认可你的表达。读者不认可,你这作品就缺乏共鸣的效果,也就是说白写了。实际上,齐白石离开“百梅书屋”到北京之后,无论在艺术发展和个人生活方面均得到意想不到的改善,即用“辉煌腾达”一语来形容也不为过。而“百梅书屋”的那几年,是齐白石在艺术方面下过苦功夫度过的岁月,齐白石当然也会有眷恋的时候,比如当晚年齐白石在《题画芙蓉忆百梅祠》一诗中写道:“芙蓉花发咏新诗,故园清平忆旧时。今日见君三尺画,此心难舍百梅祠。”确是表达他对百梅祠生活一往情深的感受,但这与“一枕乡愁”(他毕竟没有像于右任、余光中等人想回而回不去的境况)便相去太远,更不会有“寒塘烟浪冷”的感受。所以,作者把这些不符合齐白石个人境况的思想情感强加到他身上,就不能让读者信服。
       其次,无论是上片的状景,还是下片的述情,都有用错词语的问题。比如,上片结句“看梅花未醒”,“醒”字便有凑韵之嫌。作者到“访”的时间点是“春寒”,而梅花是“凌寒独自开”的“报春”花,哪来“未醒”?即从拟人的角度来说(梅花夜里睡了)也不成立,你不可能是凌晨大清早到访的吧。再说,此处描绘“梅花未醒”,而下片却有“犹见当年影”,不是自相矛盾吗?“当年影”,最主要的一是人(齐白石),二是物(书屋、梅花)。所以,“梅花未醒”,与下文“犹见当年影”有无法衔接的困难。再比如,下片“渐老难成离行”一句,动词一般都可以平仄两用,通常是作动词用则读平声,作名词用则读仄声。但也不是绝对,历来就有不少人作动词用仍读为仄声。但问题是,用为名词也好,用为动词也好,这“渐老难成离行”都读不通。如果用为名词,则历来常见的有“学行”、“操行”、“品行”、“孝行”,但未见有人说“离行”,‘离行’有点生造的意味。如果用为动词,意思便很难理会,难道老了就不能出行?老了就不乐意回归故居,或者老了就不乐意短暂离开自己的生活圈子?无论你从哪一个角度解读,这一句都说不通。所以,如果以此来作为“一枕乡愁”的铺垫,则相当地苍白无力。
       许多对诗词艺术缺乏深刻了解的诗词爱好者,通常会有走捷径的想法,比如以为填词比写诗更容易上手,一者有词谱可以依声择词,二者词的声律较宽,有多个韵部可以通用,三者多数词牌押仄韵,而仄韵的字源有更多的选择,无须花太大的功夫便可凑成一篇,是以更乐意于填词而疏于吟诗。其实这是很错误的一个误区。在下不知道本作品作者在诗词艺术的创作道路上浸染的时光有多长,是否也有此种想法,但不妨也顺便说一下。
       词为“诗余”。所谓诗余者:首先得承认词也是诗。其次要明白词是诗的延拓,扩展,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词是诗之余绪。所谓余,就是延拓;所谓绪,就是脉络、继承。因此,如果诗的功底不深,这延拓、扩展便无从说起。所以,历代那些成功词作的作者,多为大诗人,诗是写得非常好的。人们常说,诗易学难工,词易工难学。但如果你从“易学难工”入手,则走的是正道,功夫不误人。如果你选择“易工难学”,则是低水平创作,容易出现凑句凑韵凑篇的基础性毛病,作品糊弄自己可以,要得到人们的认可就很难。
       实际上,“梅弄影”这个词牌之所以没有太多的人跟随使用,与创作这个词牌的作者丘崇诗学功底浅而独乐意专攻词作但最终也没有任何影响力作品问世有关。但要扯下去这篇幅就太长了,就此打住吧。





                                    2022-5-4
                                                        
微信图片_20220321231217.png














楼主热帖
[文化天地] 汕尾市诗词学会壬寅岁第四期(总105辑)
[文化天地] 古绝 题徐悲鸿《奔马图》
[文化天地] 墨海泛舟
[文化天地] 汕尾市诗词学会 壬寅岁第四期(总105辑)
[文化天地] 陆丰市碣石镇文体志愿者协会揭牌
[文化天地] 陆丰市碣石镇文体志愿者协会揭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