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邮政储蓄银行
查看: 57438|回复: 0

[论汕尾] 密战英雄张福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13 18: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戴镜兵 于 2024-4-13 18:46 编辑

海丰县黄羌镇下寨(下虎噉)村红色故事系列之一
密战英雄张福喜
微信图片_20240413182834.jpg
张福喜,1910年10月出生于海丰县黄羌镇下寨(下虎噉)村一户贫穷家庭。张福喜兄弟六人,他排行老四。他的父亲为了维持一大家人的生活,使出浑身解数,农忙下田耕作,农闲挑着杂货走街串巷。为了孩子们的前途着想,小福喜的父亲勒紧裤腰带供孩子们上学,但是,除了小福喜,其他几位兄弟都不喜欢读书,只有小福喜聪明伶俐,灵活机智,学习成绩优异,经常受到老师的赞扬。
微信图片_20240413182838.jpg
1923年元旦,在共产党人彭湃同志的领导下,海丰县总农会宣告成立。不久,农运星火燎原,地处海丰西北部山区的黄羌各大村庄纷纷成立农会。
微信图片_20240413182844.jpg
下寨村(下虎噉)九个小村庄(分别是:坑背村、老楼村、上寨村、下寨村、下角村、下段村、车前村、塘角村和大园村)组建了坑背村农会、下寨村农会和车前村农会。涌现了一大批农运领军人物,比如坑背村的张金禄、张辉,老楼村的张文才、张炳文等。他们带领着下寨村的农会员开展减租减息斗争和农会员互助运动。
微信图片_20240413183149.jpg
张福喜经常帮助农会张贴宣传标语,倾听大人们谈论农会的事情。渐渐地,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革命的火种,明白了许多革命道理。特别是张文才尤其喜欢他,只要农会活动,人们总能看到他们这对“忘年交”的身影。
微信图片_20240413183153.jpg
1925年,广州国民革命军两次东征海陆丰取得胜利,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深得人心,黄羌各大村庄农会旗帜飘扬,地主劣绅再也不敢横行霸道,人民群众扬眉吐气,到处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微信图片_20240413183139.jpg
1926年,下寨村的进步青年黄炳、张炳文、张辉、张金禄、张文才等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们在下寨村组建农民自卫军,承担起维护家乡治安和打击土匪的重任。张福喜虽然年纪轻轻,却成了张文才的得力助手,他文采斐然,写得一手好字,每当布置会场,就是他展现才华的好机会。
微信图片_20240413182855.jpg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7月15日,汪精卫公开反共,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宣告失败。中华大地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下,千千万万共产党人倒在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屠刀下。
为了反击国民党反动派的白色恐怖,敢为人先的海陆丰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毅然发动了三次武装起义。11月21日,在彭湃同志的领导下,海陆丰建立了中国第一个苏维埃政权。同时,各地开展分田运动,农民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土地。为了保卫既得利益,农民们坚决拥护党的领导,把农民自卫军改称为赤卫队,他们加强训练,随时随地准备与海陆丰四周虎视眈眈的国民党反动派作斗争。
微信图片_20240413182859.jpg
同年冬,张文才担任西路办事处主任,他高瞻远瞩,眼光独到,身处危险境地却不忘为党未雨绸缪。他交代张福喜暂时不要参加革命活动,在家好好读书,以后的斗争会更加激烈,保护好自己,潜伏下来,为长期的斗争做好准备。
从此以后,张福喜好像一点都不关心政治,除了帮父亲耕田就是读书写字。在公开的革命活动场所,人们再也不见他的身影。
1928年2月下旬,国民党反动军队四路围攻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红二、四师官兵在海陆丰赤卫队的配合下,跟敌人进行了大小几十场的战斗,他们不畏强敌,不怕牺牲,英勇战斗。但是,敌我力量悬殊,红二、四师损失惨重,许多赤卫队员惨遭杀戮,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充斥着血雨腥风。
微信图片_20240413182904.jpg
“五三兵暴”(指1928年5月3日,红二、四师在海丰全县赤卫队的配合下,发起的反攻海丰县城的战斗。)失败后,国民党反动派更加嚣张跋扈,他们纠集主地劣绅组建反动民团,围剿红色村庄,捕杀革命同志和革命群众,放火焚烧革命村庄。
黄羌地区是海丰县的特别区,这里不但是红二师师部驻地,而且是海陆丰第三次武装起义的指挥部。国民党反动派视黄羌地区为洪水猛兽,许多村庄被摧毁,群众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下寨村的革命群众也在所难免,他们的房屋被敌人焚烧,家人四处逃亡。许多革命同志惨遭杀害,比如共产党人张辉就是此段时间倒在敌人屠刀下的革命英烈。
微信图片_20240413182826.jpg
张福喜眼看着一个个亲朋好友倒下,他痛心疾首,发誓要让敌人血债血还。
1929年夏天,蒋桂战争爆发,驻剿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敌人大部分被调离。海陆惠紫特委根据上级的指示,在海陆丰地区组建了红军四十九团。为了狠狠地打击敌人,恢复苏维埃政权,红军四十九团战士主动出击,不断打击敌人,收复失地。
1930春,红军四十九团发起了围攻高潭圩的战斗。日理万机的西路办事处主任张文才见到红军四十九团团长彭桂时,不忘向他推荐张福喜。彭桂团长跟张福喜交谈后,嘱咐张福喜不要暴露身份,潜伏下来,战斗在我党的秘密战线上。
从此以后,张福喜成为我党秘密战线上的勇士。他的公开身份只是乡村的一位读书人。他白天在田野上劳作,晚上独自一人挑灯夜读。有谁知道,多少个漆黑的夜晚,他为了将秘密文件及时传递出去,独自一人行走在茫茫的大山中。无论遇到多么恶劣的天气,只要党组织需要,他会毫不犹豫地动身。就算前面是龙潭虎穴,他也会一往无前,直到任务完成为止。
1931年4月下旬,党组织安排张福喜传递一份绝密文件到兴梅地区交给红二团团长古大存。张福喜接受任务后,把绝密文件藏好,向家人简单交代了一下,马上向目的地前进。从黄羌至兴梅地区沿途都是崇山峻岭,而且人烟稀少,一到夜晚,经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野兽。张福喜没有把危险放在心上,他一心只想着尽快完成党组织交代的任务。一路上,他顾不上休息,累了,找间破庙和衣而卧,饿了,随身携带的红薯当干粮,渴了,捧几口山溪水喝下。历经三天三夜的长途跋涉,张福喜终于见到了古大存团长。当他把秘密文件交到古大存团长的手上后,才发觉自己真的累了。他倒在红二团团部传达室,沉沉入睡,一天一夜后才从睡梦中醒来。
古大存团长接到绝密文件后不久,率团离开兴梅地区前往海陆紫,开往大南山。
1932年9月的一个晚上,正在孤灯下读书的张福喜听到有人敲门。他马上把灯光吹灭,沉声发问:“谁?”
“我是张娘桂,快开门。”门外传来了同乡好友的声音。
张福喜重新点亮了灯,然后打开大门。
门外,漆黑一片。张福喜轻声对张娘桂说:“快进屋里来。”
张娘桂进屋后,连忙附在张福喜的耳边,轻声说出了地下联络员的接头暗号。然后,对张福喜说:“想办法进入苦竹园(富足园),把敌人将向海陆紫县增兵三个团的消息传递给林覃吉主席。”
“保证完成任务”张福喜坚决地说。
当夜,张福喜在夜幕的掩护下,悄悄地进入了海陆紫县苏维埃政府所在地苦竹园,及时将情报传递给了苏维埃政府主席林覃吉同志。
1933年春,苏区反“围剿”斗争形势更加严峻,海丰的石山、朝面山、黄塘角、吊贡,惠东的中峒都驻有大量的敌人。海陆紫县苏维埃政府所在地苦竹园在敌人的严密包围之中。
2月,红一团在向紫金转移途中,遭到了敌人三个团的跟踪追击。红军浴血奋战,屡遭失败,伤亡过半,部队仅剩下一百余人,最后决定分兵转移。一路由东江军委主席朱炎带领,在紫金打游击,一路由彭桂带回海丰山区,被迫分散活动。
4月15日,海陆紫县苏维埃政府主席、东江特委委员林覃吉在苦竹园塘背村被叛徒杀害。不久,朱炎、彭桂相继牺牲,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再次彻底沦陷,烈士的鲜血染红了海陆丰大地。
面对严峻的革命形势,张福喜按照党组织的指示,绝对不允许暴露身份,潜伏下来,等待时机,东山再起。
面对残酷的现实,许多信仰不坚定者叛变革命,他们为了给敌人递“投名状”,甚至出卖同志,换取敌人许下的高官厚禄。
1936年夏天,劳累了一天的张福喜依然挑灯夜读,他不忘初心,时刻关注着时局的变化,随时等待着党组织的召唤。
伏案勤读的张福喜却不知道,窗外潜伏着几位黑衣人。当夜深人静时,敌人将乌黑的枪口对准张福喜的后背。敌人扣动了扳机,罪恶的子弹穿过张福喜的背部,鲜血从胸口奔涌而出,我党一位秘密战线上的优秀战士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下。
闻讯赶来的家人在邻居的帮助下,连忙将张福喜送往县城医院抢救,但是,由于他的伤势过于严重,失血过多,还没有到达医院就牺牲了。
解放后,张福喜被人民政府评定为革命烈士,他的光辉事迹永留史册,愿烈士永垂不朽!
口述人:张马清   文字整理:戴镜兵  图片:张玉库 许绿花






微信图片_20240413182850.jpg

楼主热帖
[三唯论点] 烽火岁月显英豪
[三唯论点] 善举绵绵意更坚 ——记汕尾市“善美好
[三唯论点] 黄羌红军医院讲解词
[三唯论点] 七百勇士出征处遗址讲解词
[三唯论点] 浩然正气与日月同辉
[三唯论点] 从军旅到乡村,用一生诠释使命与担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